4 296、大功告成

    他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一下胖子,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问心无愧便好。

    曲阜昂着头道,“你不信任我?”

    何舟摇摇头道,“这跟信任有什么关系?”

    她的自尊心有点敏感。

    何舟很理解。

    曲阜道,“好吧,我不多说了,如果我哥哥真做赔钱了,我将来肯定会还你。”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纸递给何舟。

    何舟好奇,接过后,打开一看,居然也是一张借条。

    他在她不解的目光中撕了借条,从办公室的抽屉里的一本书里翻出来一张纸,丢给曲阜,看着她皱着的眉头,笑着道,“你老哥给我打过的,你别这眼神看着我,不是我逼着他写的,很意外,他主动写给我的。”

    曲阜认真看了一遍,她看的笔迹她很熟悉,不是因为丑的特别,而是好的出众,线条放任自流,迅疾的直、斜、折线给人以刚劲雄强的感受。

    光看哥哥的笔迹,会误以为他是一个外向性格的。

    实际上,他哥哥是个内心的不得了。

    她暗自叹口气,把欠条叠好,塞进何舟的手里,笑着道,“那你收着吧,总之,一定,这个钱我将来会给你。”

    何舟犹豫了一下,把欠条装进了裤口袋,笑着道,“那对你不公正。”

    “公正?这个社会什么时候有过公正?”曲阜奚笑一声。

    何舟心下一凛,他不曾见过她这一面。

    在他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乐观,积极向上的,对生活从来没有过抱怨。

    她洒脱,灿烂的阳光,可以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他道,“像你这么说法律就没有用处了。”

    曲阜吐吐舌头道,“你读书读傻了的,法的本质是什么?”

    “统治阶级的意志体现?”何舟说的不是太确定,虽然想当年背的很熟溜,但是时刻多年,该忘的也忘记的差不多了。

    “法律最终的作用是什么?”曲阜接着问。

    何舟苦笑道,“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呗?”

    理科生何必为难理科生。

    哪怕学过马列、思政,也从来没进过脑子啊!

    曲阜道,“课本上有的,你自己不看,看了也不记,将来要被人骗的。姐跟你说一遍,记住了,不管是规范作用,还是社会作用、教育作用,还是怎么样,他最终作用呢,就是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群众的人身安全与利益。

    首要就是维护社会次序和社会稳定。

    公正在哪里?公正只是为了保障稳定而衍生出来的附属品而已。”

    一时间,何舟的脑子有点不够用,说不出来反驳的话来,只是笑着道,“你怎么不去学文科,背的这么溜。”

    曲阜道,“谁没事去背这些玩意,只是记得比较清楚罢了,行了,欠条收好吧,姐要走了。”

    何舟道,“那我把借条留着,给你一点压力。”

    曲阜瘪瘪道,“熬不出头我还能熬出二两油吧,有什么好怕的。”

    她转身要走,何舟喊住她,“你要去学校?”

    “是啊。”她点点头。

    何舟道,“我开车送你吧。”

    她摆摆手道,“可拉倒吧,几步路的事情,就当运动了。”

    何舟跟在她身后笑着道,“我送你吧。”

    曲阜道,“歇着吧你,现在才几点,又不是深更半夜,拜拜。”

    一阵小跑,拐过一个路口,身影渐渐消失在昏暗的灯光中。

    夜色温柔。

    何舟在院门口站了一会,还是不放心,嫌弃回办公室取消失麻烦,走路径直追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

    她没发现他,他也没有打扰她,直看到她进到学校里面后,他才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回饭店。

    饭店的生意比他想象中的好,七点钟以后,上座率始终保持在八成。

    县城很小,节奏慢,忙完一天之后,三五亲朋好友好不容易聚一次,喝完白酒喝啤酒,一箱接一箱,有酒有故事,是没有那么容易散场的,是以翻台率也很低。

    何舟陪着熬到一点钟,还有最后一桌客人没有离场。

    牛老头安排完后厨的事情,只留下一名服务员,剩下的都让先走了,他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叼着烟道,“开饭店的,从来没有撵客人走的,他们喝到凌晨,咱们也要陪着。做服务行业,特别是开饭店的,客人来了是图乐呵的、爽快的,去跟人说,咱们也停业了,多扫兴。

    开馆子,名气不好立,但是容易毁。

    咱不是五星级大酒店,没那个底气,老老实实,稳扎稳打。”

    他怕何舟不耐烦。

    “是,慢慢来,不着急,”何舟看着刘园园在那边点数,刨除中午人家给的份子钱,今天到底有多少营收,他还是很好奇。

    胖子趴在收银台边上,刘园园五指翻飞,手里的一叠钱连续点了三遍,点钱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4275元。”她报出来一个总数。

    “四千,四千。”胖子重复了好几遍,然后跟祥林嫂似的,在牛老头和何舟面又分别念叨了一遍。

    何舟笑笑,把茶杯里的最后一口水喝完,出了饭店。

    他连续在饭店盯了三天,之后又连着几天不去,直到月底的时候,胖子打电话给他,说请他吃饭,他才来了一趟。

    刘园园高兴地告诉他,饭店的每日营业额稳定在六七千左右。

    何舟终于放下心了,他的任务完成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他收拾了点东西,也没和家里打招呼,驱车往浦江。

    到达住处,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困得不行,也懒得惯肚子饿不饿,躺床上便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去。

    揉揉眼睛,茶几上有一杯泡好的茶,再揉揉眼睛,转过头,柏悦婷端着一个果盘子过来。

    “我以为招贼了呢。”她递给何舟一个苹果,“干净的,吃吧。”

    “谢谢。何舟笑着道,“刚好肚子饿的要死。”

    一顿猛啃。

    柏悦婷问,“你在家里耽误的挺长啊?”

    何舟道,“你知道的,我来了也没什么事,还不如在家里多待一阶段。”

    至于老娘安排的工作,慢慢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