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3、土皇帝

    何舟的话能威胁得了她吗?

    不见得,只要她哥哥还在县里一天,何舟很难耐她何,无非是给她添一点麻烦。

    何家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她肯定是不愿意得罪何家的。

    简直没有一点好处。

    何家家大业大,在省内甚至是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侄女随便一说,让她来给何家帮忙,她之所以答应,就是想搭上何家的关系,何家的唯一继承人只有一个何舟,她有理由相信,她与何舟处好关系,将来是有出路的。

    何舟笑着道,“那么,刘姐,你要是不嫌弃,那就这么说定了?待遇方面,我想听听你的意思,你也知道,曲阳是刚开始做。”

    刘园园笑着道,“我想我还是够的上一个平均工资吧?”

    她没做过餐饮,可有一点很自信,她好歹是读过书的,不算笨人,只要肯学,肯定做得不会太差。

    何舟道,“你当经理,自然要够的上经理的工资,这样,先五千一个月吧,我替胖子做主,给你留20的期权,不过这个是有条件的,年营业额达到100万,你看这样行不行?”

    刘园园笑着道,“400多平的饭店,随便接一场宴席也有几万块,我觉得合情合理。这么一算,还是我占便宜了?”

    石玲玲插话道,“这叫双赢吧?”

    几个人相视一笑。

    何舟道,“明天我们再碰头,既然刘姐已经答应加入我们,装修和开业的事情我们就一起参详。”

    刘园园笑着道,“没有问题。”

    “走吧,进去喝酒,估计他们在上面等的也不耐烦了。”何舟一挥手,几个人上楼。

    大家热热闹闹的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

    何舟喝的醉醺醺的,把刘园园姑侄俩送走,才带着胖子回家。

    胖子是何家的常客,甚至有自己专属的铺盖,到家后,不需要何舟多说什么,拿出铺盖,往沙发上一趟,按照往常,倒着就能睡着,特别是喝了酒的情况下。

    但是,现在闭着眼睛,他都睡不着。

    往常情况下,他是从来不想事情的,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想,吃饱了睡,睡好了吃。

    翻来覆去的,身子把沙发压的吱呀吱呀的响。

    何舟睡到半晌,又起来跑了趟厕所,见状打开灯,笑着问,“喝多了难受?我给你倒杯水吧。”

    他压根就没见过胖子有失眠的时候,所以根本不枉那方面想。

    胖子一骨碌坐起来道,“我不喝水。”

    何舟转身回屋拿了烟,点着后,站在他跟前问,“你这是什么情况?有点不对头啊。”

    “没事。”胖子说着说着带有一点哭腔。

    “喂,你毛病吧?”何舟看到他眼泪水下来,有点莫名其妙。

    胖子擦擦眼泪,嘟囔道,“我睡觉了。”

    身子一趟,蒙上被子,不再搭理何舟。

    何舟挠挠头,默默的抽着烟,搞不清胖子是哪根筋搭错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胖子的影子了,他刚刷好牙,胖子却又重新出现了,手里拎着豆浆、油条。

    何舟问,“你自己吃了没有?”

    胖子道,“吃了。”

    何舟捏一根油条,喝着豆浆道,“你跟你家老头子说了没有,你要开饭店?”

    胖子摇摇头道,“没有呢。”

    何舟道,“那也不着急,等咱把事情做成了,再带他来看看。”

    吃好早饭,戴银亭弟弟戴银海的电话打了进来,直接约定在机械厂门口碰头。

    他一边招呼胖子锁门走人,一边给刘园园打电话,驱车往机械厂去。

    戴银海个子不高,胖嘟嘟的,与戴银亭站在***着倒是不像兄弟俩,哥哥戴银亭同何舟寒暄,他也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拍着胸脯道,“何总,你放心,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你看看,设计图都做好了,昨晚上加班加点做的。”

    他从身后的女孩子手里接过已经开机的笔记本电脑,笑着道,“何总,你看看,这是我们做的效果图,在餐厅设计和装修上,精致与实用兼具,最重要的是传达出一种对生活的重视和对怀旧的留念。

    你有什么意见,我们立马就能修改。”

    何总对着矢量效果图看了半天,看不出东南西北,只感觉漂亮,转过身问胖子,“你看看,这种装修做饭店行不行?”

    胖子看了半天,最后才道,“厨房小了,不好传菜。通道也太窄,过俩人就挤,客人肯定不愿意进。门口不能放收银,有结账的,也会把门口堵住。还有窗帘不要,我上班地方就没有窗帘。吊顶是什么做的?”

    他的眼睛还是在厨房的位置。

    戴银海道,“用PVC,吊上去好看的很。”

    胖子低声道,“温度一高变形,用铝扣板。地面用大理石,不用仿古砖。”

    戴银海讪笑道,“都听你的。”

    何舟挺得意,胖子在饭店做了这么多年,还真不是白做的。

    刘园园道,“装饰太繁琐了,而且灯光的饱和度不合适,可以再稍微调整下。”

    没吃过猪肉,也能见过猪跑,去过的饭店多,大致的风格她都有了解。

    戴银海收回电脑,交给身后的女孩子。

    女孩子抱着电脑,坐在花坛上便要开始修改。

    何舟对女孩子道,“找个地方吧,这里你不太方便吧。”

    戴银亭立马接话道,“走吧,那去我办公室吧,大家再喝点茶。”

    何舟应好,跟着戴银亭进了厂区。

    厂区很大,一眼望不到头,作为县里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县里对于机械厂格外关照,地皮不值钱,东南西北,机械厂愿意朝哪个方向扩张,打个报告就可以,没有不应允的。

    总经理办公室在一栋二层老旧小楼,七十年代的老建筑,风吹雨打,从外面看来,寒酸的很,但是一走进戴银亭的办公室,与外面立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何舟随便估算一下,成套的红木家具,估计都要百十万。

    他见怪不怪,做生意的,总归需要点门面,以后也是公司资产,有增值的可能,没有贬值的道理。

    他坐下后,对着那个作图的女孩子道,“你自己找个地方坐吧。”

    办公室里只有沙发和办公桌,沙发上是何舟等人坐着,办公桌她不好去,女孩子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戴银亭指着办公桌道,“就坐我的位置,没事。”

    女孩子望了望一眼自己的老板戴银海。

    戴银海道,“赶紧的,就坐那吧。”

    戴银亭是他亲哥,他自然也不是很客气。

    戴银亭亲自给大家泡茶,一人面前放了一杯。

    何舟端着茶杯,陪着说了一些话,等着女孩子把效果图修改好的时候,他又往跟前凑着看了一眼,还是让胖子和刘园园提意见,然后女孩子再修改。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女孩子已经修改了三遍。

    定稿的时候,何舟能听见女孩子长出气声。

    何舟道,“你做个报价表吧。”

    戴银亭笑着道,“你稍微等一下。”

    从甩在腰上的腰包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和笔,趴在桌子上开始写写算算。

    他还没等何舟一杯茶没喝完,便快速的算好了,把本子平铺在何舟的面前道,“何总,我是按照成本价给你算的,我们大批量采购的,很便宜的,你先看看底腻和油漆。。。。”

    何舟瞅都没瞅,摆摆手道,“直接告诉我总价就可以了,除了厨房设备用品,桌椅板凳、柜台、材料,你全给我算进报价单里。”

    “这。。。”何舟不按照套路来,戴银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笑着道,“何总,你看一看,起码心里有个数,是不是?”

    何舟道,“你不是外人,大家没必要搞那么多虚头,这样,你报个总价,给自己留利润,不能让你白忙活,不然我都不好意思让你弄,你的时间也是钱,再说,你底下那么多人,出来都是奔着钱的,谁都不容易。”

    戴银海听见他这样说,一咬牙一跺脚道,“何总,你这么通情达理,我倒是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了,你给72万,所有的装修不算,这个桌椅板凳、门框、窗户、包厢隔断,我全包了,保证一个月完工,你看行不行?”

    真没赚钱。

    有冤大头不宰,原本不是他的风格。

    奈何,何舟太特殊了,他亲哥顶头上司家的公子,在本县不说横着走,起码不是他能招惹的。

    何况,他哥哥还郑重警告过他,不要出乱子,让何家的公子爷满意了,以后在县里就不能差吃的!

    何舟道,“给你八十万整。”

    “啊。。。”戴银海倒是诧异了,现在有钱人都是这调调?

    不但不还价,怎么还主动给涨价了?

    何舟道,“我是有要求的,15天完工,不需要做消防申请,15天应该够了吧?”

    戴银亭踌躇道,“现场预处理要两三天,开槽、铺线。。。”

    何舟不等他说话,便道,“每提前一天,奖励一万,问工人师傅干不干吧。”

    “干了!”这一次戴银海不再犹豫。

    给足工人加班费,工人还不得玩命!

    正如何舟所说,谁出来不是为了钱?

    何舟笑着道,“你也不用费劲打合同了,给我个账号,我现在给你转账。”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银行卡,直接手机网银给转了帐。

    戴银海的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他打开手机一看:你尾号8422的储蓄卡账户2月3日09时23分到账人民币元,活期余额。。。”

    这是他看一眼便爱上的句子。

    “何总,你太客气了。”他立马眉开眼笑,他以为何舟只会给个定金,想不到会给全款!

    何舟道,“要又好又快,做坏了,我才叫不客气,咱兄弟才得好好说道。”

    他不签合同,而且还给对方全款,只是因为很笃定对方不敢骗他。

    除非对方以后不在县里或者市里混了,特别是在县里,到处是他何家的关系。

    他相信,只要对方不傻,就不会做因小失大的事情。

    戴银海道,“何总,我现在就招呼人开工,你瞧好了。”

    对着带过来的设计师道,“别傻站着了,你赶紧给他们打电话,看也采购什么东西,赶紧送过来。”

    “哦,哦。”女孩子赶忙一手提着电脑包,一手打电话往外面走。

    戴银海道,“何总,你在这坐着,我先走一步。”

    何舟望着他那急匆匆的背影,笑着对戴银亭道,“你兄弟是个急性子的人啊。”

    戴银亭把他的茶杯再次续满,笑着道,“他就这样,你多包含一点。哦,对了,你妈回来了?”

    何舟道,“回来了,估计这两天在乡下。”

    戴银亭道,“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我们老咯,我去年也就想着退休了,但是去了一趟法兰克福的机械展会之后,我原本以为随着我们这些年的发展,国内国外的这个差距在逐渐缩小,结果一看,好家伙,人家已经在搞工业4。0。

    我就觉得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啊,担子还得挑,任重道远。

    机械厂正是转型的关键时刻,一步也不能松懈啊。”

    何舟仔细的琢磨下他的话,没品出意思,只得笑着道,“能者多劳,戴总,你辛苦了。”

    戴银亭丢给何舟一根烟,然后自己也掂出来一根烟,点着后道,“到我们这个年龄,钱不钱的已经不重要,主要还是在乎自我价值的实现,人活一世,没点东西留下来,跟阿猫阿狗有什么区别,是不是?

    想当年,我接手这个厂子的时候,百十号人,两年没发上工资了,工人们拖家带口堵县委门口,现在想想都心酸啊。

    后面也是我们遇到了好机会,改革开放,经济腾飞,做饮料的,做保健品的,开食品厂的,都需要用到咱们的机器,咱们的工人可敬可爱,加班加点,没人有怨言。

    第二年,报纸上就报道我们,说我们创造了‘江淮奇迹’,没有偏安一隅,没人能想到我们这样一个小地方的产品可以行销全国、甚至在国外也能打出名声,带动本地上下游百十家企业发展,间接的促进五六万人的就业。

    所以。。。。”

    “所以,这就是你做土皇帝的理由?”何舟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不显,淡淡的抽着烟,也没有心思听他多说什么,反正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随他说了。

    戴银亭继续道,“我还不能服老,希望在有生之年带领厂子更上一个台阶。”

    “撸不撸你,看哥心情。”何舟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想继续当一把手,还没个态度?

    拿他这个太子爷不能回事!

    他能惯着这臭毛病?

    人家柳橙做的贡献更大呢,对着他还不是低眉顺眼?

    电话响了,是褚东坡打过来的。

    他接通后道,“你们在门口等我吧,我马上出去。”

    他挂断电话后,站起身道,“戴总,我先走了,跟褚东坡他们约好的。”

    “哦,褚阳家那小子?”戴银亭对褚家也不陌生。

    何舟点点头道,“是他。”

    戴银亭道,“那你们忙。”

    亲自把何舟送出了办公室。

    褚东坡同大门牙、老葵蹲在厂门口抽烟,看到何舟出来,招招手。

    褚东坡道,“你跟那老菜帮子有啥好说的,要我看,还是何姨太纵容他了,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我要是你,将来肯定给撤掉,离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

    何舟笑着道,“就你多事。”

    褚东坡往展厅方向努了努道,“你说的饭店就是那个?”

    何舟抱着胳膊道,“怎么样?开饭店没问题吧?”

    王栋道,“太没问题了,位置好,面积也不小,除非胖子自己作死,要不然咱们兄弟再捧捧场,就没有不火的道理。”

    向葵朝着胖子道,“胖子,你老没话呢,自己就没一点儿想法?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哥几个拼了命都要帮你,你明白没有?”

    胖子道,“我只会烧菜。”

    答非所问。

    向葵哭笑不得。

    何舟摆摆手道,“你们别为难他了,他什么性格你们还能不清楚,人家回答的也明白,只会做菜,开饭店最重要的就是菜,会做菜就行了。

    剩下的经营管理,全交给刘姐,没有需要他操心的。”

    褚东坡道,“等开业了,周边的人我都会打好招呼,敢不给面子的,我就让他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刘园园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还怕有压力呢。”

    褚东坡道,“得,我把你给忘了,有你在还真没有人敢不开眼。”

    展厅门口一下子停过来三辆车子,一辆皮卡,一辆面包车,打头的是一辆小轿车,从轿车上下来的是戴银海,他招呼从面包车上下来的工人开始从皮卡上搬运东西。

    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厂门口的何舟等人,正要迎过去,何舟等人已经朝他这边过来,他止住步,从口袋掏烟。

    先递给褚东坡,褚东坡没接。

    褚东坡道,“老戴,你麻溜丢的,可千万别磨洋工。”

    戴银海道,“你这话说的,给自己家里人干活,我还能不上心。”

    展厅大门打开,众人一起进去。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