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1、何舟的计划

    “哟,那胖子找对象了?”盼弟对何舟的好基友都不陌生,特别是胖子,是相当的熟悉,“跟你是一般大的吧?”

    何舟招呼三姨进屋,然后笑着道,“是一般大。”

    “对象是什么样的?”她很好奇,毕竟胖子和他家庭的情形与普通人不一样。

    何舟道,“城南旁边乡里的,女孩子长的还行,就是不会说话,不过能听得见,也会写字,好像还读到小学毕业。”

    盼弟道,“那真不容易,到时候那小子结婚可别忘记提醒我一声,我得给随份礼,那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何舟应了声好,进屋自己烧水泡茶。

    等她从厨房出来,看到三姨娘俩在那大眼瞪小眼。

    他能感觉到三姨在憋大招。

    他在犹豫要不要避开一点,看人家母女厮杀,挺不人道,正犹豫间,却听见三姨道,“皮痒了直接说,谁给你惯的毛病,一天天的。”

    何舟一下子精神了,跟着道,“三姨你别生气,孩子嘛,不要太为难她,打一顿就差不多了,给她一个完整的童年。”

    “怎么哪里都有你的事啊。”匡珊珊不敢跟老娘硬杠,但是不妨碍她跟哥哥较劲。

    盼弟板着脸道,“谁教你这个态度跟你哥说话的,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就是,就是,欠揍,熊孩子一般打一顿就好了。”门拐有个扫帚疙瘩,他害怕三姨一时间找不到顺手的东西,真心想亲手递给她。

    但是,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坏了?

    匡珊珊怒目而视。

    何舟假装没看见。

    盼弟道,“行了,别杵着了,咱回家去,马上天都黑了。”

    匡珊珊想说上两句反对的话来,但是瞧瞧老娘的脸色,最后决定还是识相点比较好,没再吭一声。

    何舟道,“你开车没有,我送你们吧。”

    盼弟道,“不用你送,我车子在前面巷口停着呢,你要不要晚上去我那里,给你露一手。”

    何舟道,“明天去吧,我今天也外面溜达一天了,不想再动。哦,对了,老妹学艺术,就让她学呗,路子也宽一点,艺术院校对文化课要求不高,她随便整个二三百分,便能冲进一本。”

    盼弟道,“你还能不了解她性子,怎么偷懒怎么来,你说她这样子能做什么明星,唱歌还不如我呢。”

    何舟道,“你让她试试吧,不管好坏,将来怨不上你。再说,咱这家庭,也不在乎那点开销,以后真考出来了,大家也能给她找找路子什么的。”

    盼弟道,“我对她本来没什么大指望,明星什么的,是那么好做的吗?没事给自己找事做,你都这么说了,那就随便她了。”

    “谢谢妈妈,你最好了。”匡珊珊高兴地差点跳起来。

    何舟把娘俩送走后,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钟。

    摸摸肚子,有点饿,自己做饭是不可能自己做的,锁门出去找了个馆子,一盘红烧肉,一大碗面条,差点吃撑住。

    回到家,洗个澡后,玩游戏一直玩到凌晨一点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老娘正坐在他对面。

    “你也太吓人了,能不能给个响,冷不丁的。”他不禁埋怨起来。

    招娣道,“行啊,你不想睡觉,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的本意是不打扰儿子,让他多睡一会。

    何舟一边叠被子,一边道,“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的?”

    初三以后,老娘一直在省城,他想不到老娘怎么会突然回来。

    招娣道,“听你姥说你在县里不回去,我不就来看看。客厅给你买了早餐,你赶紧刷牙洗脸吃点,年纪轻轻的,天天也不迟早饭,早晚把胃弄坏了。”

    何舟道,“我只有偶尔周六周日起来的晚才不会吃饭,平常都很准。”

    招娣把电脑桌底下的垃圾桶给提到外面,等进屋后,见何舟在泡茶,便道,“大早上的又喝茶,对身体一点好处没有,多喝一点白开水。”

    “知道了。”嘴上是这样说,手里的茶杯依然没放下,不停的吹拂着,“昨天珊珊来了,跟三姨闹矛盾了,她要去学艺术,三姨没让,最后还是我劝了一下,她才同意的。”

    招娣道,“那丫头就不能太让着,一点不省心,替你三姨多说说她,现在都这样了,以后指不定还会怎么样呢。”

    何舟放下茶杯,咬了一口大包子,汤包的汁水溢出来,赶忙纸巾擦擦手,笑着道,“她还算是好的,邱立才叫闹腾,我跟你说,我以后真要揍他了,你也不要太意外。”

    “打你二姨脸呢?你二姨白疼你了。”招娣冷着脸道,“眼里容不下人,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何舟辩解道,“谁容不下人了,关键这小王八蛋太气人,我已经忍他很久了。”

    招娣道,“你怎么不说我也忍你很久了?”

    何舟高唱道,“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颗草....”

    “闭嘴,鬼哭狼嚎的。”招娣赶忙打住,哭笑不得的道,“这么大了,还没个正经。我跟你商量个事情行不行?”

    “你确定是‘商量’?”

    最后两个字,何舟咬的很重。他老娘是霸道女强人,颐指气使习惯了。

    母子间,向来是母亲做指示,至于他做儿子的听从不听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俩人是不存在商量的。

    招娣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还把我怨恨上了?你说说我做什么不是为你好?”

    “是,是为我好。”何舟从小听到大,听的有点厌烦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亲妈,他不能太顶撞来。

    招娣道,“将来我腿一蹬,还不是什么都是你的,现在沉下心多学学,有了经验,我也放心了。”

    何舟道,“老太太,咱能不能聊点好的,什么蹬腿不蹬腿的,大过年的说这些晦气话,你儿子我是普通人吗?长江后浪推前浪,指不定你还不如我呢。”

    招娣笑着道,“妈有什么,什么都没有,识俩字都费老劲,你肯定比妈强,妈最大的骄傲就是你。”

    “你这么夸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何舟笑嘻嘻的揽着她肩膀道,“老太太,你今天没吃错药吧?听你说话,怎么感觉怪怪的呢。”

    招娣笑笑,她多么想说,我挨你爸爸批评了!

    被批评了,她也高兴,起码她知道他还是关心孩子的。

    “来公司上班吧,别去想着什么创业不创业的,在我们那会,按照现在的报纸的说法,叫野蛮生长,手里有百八十块钱就能做老板,随便摆个摊就能发财,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说白了,胆子稍微大一点,肯卖苦力,不缺暴富的机会,关键是因为那时候竞争少,市场供应不足,所以只要有产品,市场能全部消化。

    现在可不一样了,创业没有那么容易的,各行各业竞争多大,利润太薄,本钱少了,完全没法子做。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个不留神就得跳楼,这些年,我是亲眼看见很多企业倒闭的。

    你是光看见少数风光的,看不见更多倒霉的。”

    而且,还有不少的阴暗面,她没有和儿子说。

    做企业还有不少隐形成本,暴利时代可以覆盖这些成本,但是在微利时代,已经无法覆盖,企业生存越发艰难。

    何舟道,“现在是互联网信息时代,很多行业的门槛很低,怎么就不能创业了?”

    招娣摇摇头,“傻儿子,妈是不懂什么计算机,可是你说行业门槛低,我是不信的。你知道有多少人拿着方案来跟我要投资吗?

    方案天花乱坠,说什么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差一个程序员了。

    凡是这些人啊,没有一个能做实事的。

    资本为王,行业细分,这些词都不用我跟你解释,你也明白什么意思吧?

    我给你举个简单例子,像开旅馆、便利店这种小生意,以前大资本是不屑做的,但是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到处都是那种经济连锁酒店,连锁便利店?

    特别是许多商业区附近,全是品牌连锁,这以后啊,肯定遍布各个小区,那些个体户就没那么自在了。

    还有你去年做的那种小贷,叫什么普惠金融,实际上就是个人贷款,以前银行做的很少,贷款条件很严苛他,大资本也不做,只有一些民间资本在做,三分息,五分息,不愁放不出去没人借。

    你广才叔给人垫资,最高都做过一毛。

    这会呢,大资本参与进来了,部分银行也在跟着做,之前的那些做民间借贷的,哪里还有生意?

    放给人家三分,人家都嫌弃高。

    你说,门槛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

    本钱不大,很多行业根本玩不转。

    按我的想法,以后这卖菜的说不准都能开连锁。”

    何舟被老娘说的一愣一愣的,这是老娘第一次耐心的和他说这么多。

    他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老娘说的都是对的,他的许多想法还是太幼稚了。

    他讪笑道,“竞争无处不在,以后个人发挥的空间会越来越窄。”

    招娣道,“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不要跟我死抬杠,你老娘我不是一点见识没有的,乖乖的,过几天进公司上班,你不是喜欢浦江,那就去浦江,我已经跟柳橙说好了,她到时候会给你做安排。”

    “去做什么?”何舟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抵触了。

    招娣道,“随便你选吧,我也不太逼你,你对哪一块感兴趣就从哪一块开始,行不行?”

    何舟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去,是不是太不给面子?”

    招娣拍拍腿站起身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现在回家,跟我回去不?”

    现在家里只有赵春芳一个人,她不放心。

    虽然和老娘的关系并不好,但是她还是想尽做女儿的责任。

    何舟道,“我明天直接回浦江,在家待的也够够的了。”

    招娣道,“让老吴开车送你,你一个人开车走高速我不放心。”

    何舟摆摆手道,“忙你的去吧,我年轻身体好,七个多小时算什么事,到了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别管我了。”

    招娣见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正准备走,却被儿子拉住了胳膊,她问,“又干嘛?不能没钱了吧?”

    何舟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那不能,你给我的五百万,我还没动呢。”

    “哦,你不说我都忘记问了,跟史家那丫头处的怎么样,有时间多联系联系,出去吃吃完,逛逛街,钱不够我再给你转。”招娣说的非常大气。

    何舟道,“回头再说,她对我不感冒,我对她也没意思。我觉得吧,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老娘突然这么大方,他有点不习惯。

    招娣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到时候直接看结果,赶紧说吧,到底什么事。”

    何舟道,“曲阳你还记得吧?”

    “我看着像老年痴呆?”招娣反问。

    何舟笑着道,“他找了个对象,你也知道他家情况,找个合适的对象挺不容易,我跟他一直处的好,想帮帮他。”

    招娣道,“你给他十万八万,我不反对,这么点事也值当问我?”

    “不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话你听过没有,就是与其直接送鱼给他,不如教他捕鱼。”何舟把在腹腔里打过几遍的稿子说了出来,“我想帮他找个长久稳当点生意做。”

    招娣笑着道,“那不错,他不是在做厨师嘛,让他开饭店,”

    何舟打了个响指,赞道,“还是你老聪明,这个注意好,开饭店是个不错的生意,挺适合他。你是没吃他做过的菜,那口味,那色泽,绝对是一流的。饭店位置不差,生意也不会差。”

    招娣白了他一眼道,“少给我灌迷魂汤,你自己肯定是这个想法,说吧,是不是让我给找个开饭店的位置?”

    何舟竖起大拇指道,“你老英明。其实不用刻意找,机械厂对面不是有个产品展厅嘛,听说要建新的展厅,原来的就不用了?”

    招娣笑着道,“你这是早有预谋啊?”

    何舟道,“这不是赶巧嘛,老展厅空下来也浪费是不是。”

    县里的机械厂是八十年代的老国企,主要生产馒头机、蒸饭柜、饺子机、螺丝清洗去尾机、馓子搓条机等食品机械,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资不抵债,县里找上他老娘。

    然后是他老娘接手了县里的这个大包袱,发展到现如今,已经是本省数一数二的食品机械企业。

    招娣笑着道,“那点摊子我从来不管事的,我要问问才能知道情况。”

    何舟赶忙从老娘的包里替她掏出手提电话,递过去道,“帮帮忙咯。”

    招娣无奈的接过电话,拨通后,随意说了几句。

    何舟一直在旁边侧耳听着,听完后,笑着道,“谢谢妈。”

    招娣道,“以后都是你的,谢我做什么,行了,真没事了?我就走了?”

    何舟把她送到门口,跟司机吴师傅招呼了一下,亲自给拉开车门,躬身道,“太后,你慢走。”

    招娣笑着白了他一眼。

    回去的路上,吴师傅看她高兴,少有的多话道,“小舟是越来越懂事了。”

    招娣笑着道,“用到你的时候才懂事,用不到你的时候嫌你碍眼,小崽子势利着呢。”

    吴师傅笑着道,“孩子真不错,我家那小子还比他大两岁呢,狗屁不通,大学毕业两年了,没认真上过班,说要做生意,开KTV还是我拿的钱,就这也不认真做,气死人。”

    招娣笑着道,“老吴,你在我这有二十年了吧?”

    吴师傅笑着道,“你算算吧,我退伍那年是21岁,一回来就给你开货车,跟李辉那小子做搭档,我今年47岁到现在,你算算吧,二十年不止了,认真算起来,差102天天就满26年了。”

    招娣道,“怎么样,有没有考虑退休,或者我另外给你做安排。”

    吴师傅道,“何总你可别误会,我跟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给你开车我开心,你都没退休,我哪有脸说退休。”

    招娣道,“你跟李辉是同时跟着我的,他现在不得了,生意做的很大,你就没有其它想法?”

    吴师傅笑着道,“我是什么性子,你还能不了解?人啊,我是早看明白了,比不来,各有各命,我没他那本事,我安心过自己日子多好。

    再说了,不知道的以为我只是你司机的,但是你了解,你一直照顾我,我这条件也杠杠的,也不差钱,每年在家躺着也有几百万分红,我还能有什么不知足的。

    有时候吧,我也挺拽,好歹千万富豪啊,出门在外,谁也不能低看我一眼是不是。”

    他不在生意场上,但是生意场上人的看到他,也得跟他打声招呼。在县里,他是横着走的,谁瞧见他,也得喊他一声哥。

    宰相门前七品官就是这个道理。

    招娣听他说的俏皮,笑的乐呵,她接着道,“你年龄也大了,以后要是真吃不消,可一定跟我说,我现在跟以前感觉都不一样了,以前跑船,成宿成宿熬夜不说,百十斤的油桶、麻袋,一天下来,虽然累,第二天能缓过来,现在不行,办公室闲坐着都能做出毛病,整天困得不行。”

    吴师傅笑着道,“何总,你今年还没做全身检查吧,要不后天去省里,我给你提前预约一下?”

    招娣摆摆手道,“后面再说吧,没那个精力折腾。”

    吴师傅笑笑,见没有惹她烦的意思,便继续道,“何总,只要你在一天,我就给你开一天车,一直到驾照吊销。”

    招娣道,“你敢开,我还不敢坐呢。行了,我是认真的,你家大孙子刚出生,该多关心下家里,然后呢,你选好交班的人选,你选的师傅我肯定放心。”

    吴师傅道,“我明白了何总。”

    太阳缓缓升起,透过玻璃,他看见光洒在那张疲惫的脸上,她的眼睛已经合上。

    他不再打扰她。

    阳光笔直的落进院子。

    何总搬个马扎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惬意的抿口茶,给胖子发了条信息,让胖子来他家。

    胖子回复说,炒板栗没时间。

    何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重感冒。

    然后,手机关机。

    他的一壶茶还没喝完,胖子便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你怎么不去医院啊?”胖子没等何舟说话,一个下蹲,把何舟扒拉到自己宽阔的后背上。

    “我靠,放我下来。”何舟连反抗都做不到,毕竟对方的吨位在那放着,挣扎之中,差点闪着腰。

    “生病要上医院。”背着何舟要往外面跑。

    何舟可劲的捶了下胖子的肩膀,“死胖子,我没生病,哎呦喂,你勒死我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胖子赶忙撒手。

    噗通一声。

    何舟一屁股坐在地上,摔的龇牙咧嘴,胖子又着慌过来扶他,他赶忙挥手制止,“胖子,跟我保持距离!我真服了你了!”

    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两只手撑地,勉强站起身。

    胖子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何舟拍拍屁股的灰,回屋洗了手,拿了车钥匙出门,招呼胖子上车后道,“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胖子道,“你真不去医院啊?”

    何舟道,“跟你说了,我没病。”

    胖子好奇的问,“我不怕麻烦的,我有时间送你上医院。”

    何舟一时间无语,知道和他解释不清楚,也就不再多说。

    开了十分钟左右,车子在机械厂门口停下。

    机械厂在县城的东边,原本是郊区,但是随着县城的扩张,不远处已经建起了本县面积最大的购物中心。

    厂子的对面是一处二层钢结构的展厅,何舟站在门口,正要打老娘给自己的联系电话,却不想身后有人从里面推门出来。

    来人是个瘦高个,有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瞥了一眼停在门口的车,主动向何舟伸出手道,“你是何舟吧,你好,我是戴银亭。”

    何舟握手道,“你好,戴总。”

    戴银亭笑着道,“何总已经吩咐过了,走吧,跟我进来吧。”

    胖子跟在俩人的身后,一肚子的狐疑。

    “多大面积的?”何舟随着戴银亭楼上楼下看了一遍,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屋里什么除了垃圾,什么都没有。

    楼里面积很大,地面是水泥,一片狼藉,全部是丢弃的包装纸、泡沫板、沾着灰尘的胶带,墙面是三合板,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戴银亭笑着道,“楼上楼下全部是480平。”

    他信步走到中间的位置,推开一扇小门,指着外面道,“这个门口都是我们的,可以自己请人建搭一处厨房。”

    何舟伸头往外面一看,展厅的背面是一处荒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