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5、不一样

    销售工作确实是青春饭,不论昨天取得什么成绩,在拿到佣金和提成之后,还得必须持续拼命开发新客户。

    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大多数人以为自己从事过业务工作,开拓了自己的视野,扩大了自己的交际圈,磨练了自己的菱角,就兴冲冲的走上了创业当老板的路,结果没走到一半就死翘翘了。

    不冒进的那部分,不愿意和刚毕业的孩子挣一个饭碗,也是黯然转行。

    在她看来,这是大多数底层业务员的命运。

    她不要在三十五六岁之后才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抓住机会,还在和一群半大孩子之间瞎混。

    蒋瑶瑶道,“努力努力还能做门店经理呢,有晋升渠道。”

    王悦不屑的道,“丽娜每个月才一万多工资。”

    丽娜四十来岁,是她们的门店经理,也是从业务员做起来的,虽然晋升了,但是工资反而还没做业务员的时候高。

    蒋瑶瑶不服气的道,“稳定啊,每天往办公室一坐,开开会就行,又没什么累人的。”

    王悦道,“哪里有什么稳定的?许多国际大公司裁员,裁撤的都是三十四十这个年龄段的,像诺基亚、摩托罗拉、雷曼倒闭的时候,中高层更是一锅端。

    有房贷,有车贷,有老有小,怎么活?

    美国的那个次贷危机,不就是因为购房贷款人直接放弃偿还贷款,导致金融机构坏账增加才产生的吗?”

    蒋瑶瑶道,“那你跟何舟后面,你还想当他领导?你不是照样跟着打工。”

    王悦道,“跟着舟哥,只有他不嫌弃我本钱少,我就入股,只要有股份,比例多少我都无所谓。

    舟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何舟笑着道,“你这是要搏命啊。”

    王悦道,“虽然我是女孩子但是我也懂的人生难得几回搏的道理。”

    蒋瑶瑶叹口气道,“疯了,疯了,你这丫头没治了。”

    王悦得意的道,“我乐意。”

    蒋瑶瑶接着道,“你以前不是计划回家相亲吗?找个医生、公务员、教师什么的,稳稳当当,回去过小日子多好。”

    王悦道,“那是我以前的想法,反正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要是我输了,我再回家嫁人。”

    蒋瑶瑶朝她翻个白眼道,“你的想法变得真快。”

    何舟朝着王悦举起杯子道,“谢谢信任。”

    一饮而尽。

    王悦也跟着要一口闷下,喝到半途,一嗓子呛了出来,辛亏出手捂住的早,要不然直奔何舟脸上了。

    何舟递上一张餐巾纸,笑着道,“慢着点。”

    蒋瑶瑶吃味的看着俩人,重重的咳嗽了一下,歪过头问何舟,“呐,我知道你是二代,有钱人,只要你肯创业,肯定有各种大把资源,你知道我的,来自农村的小贫民一个,又是垃圾二本学校,学的还是水务,做信贷呢,简直有点不务正业。

    如果呢,你要创业,像我这样的人,少一个不算少吧?我觉得就是我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

    何舟笑着道,“在一起工作呢,志同道合,互相对胃口很重要,我不想和我看着不顺眼的人在一起工作。”

    蒋瑶瑶道,“你财大气粗,赔个百八十万、上千万的无所谓,我们不一样,你看身上衣服、化妆品超过一千块的都没有。

    我挣得这点钱除了还助学贷款,给我父母一点,剩下一点钱,都是省吃俭用下来的,你不知道我攒的多辛苦。”

    何舟故意的道,“不管多少,我不嫌弃少,你尽管拿吧。”

    蒋瑶瑶道,“有良心没良心,我这点钱你也惦记。”

    何舟笑着道,“行了,不开玩笑了,我暂时只是个想法,过完年吧,年后看情况,到时候电话联系。”

    他老子的那几页凌乱的笔记他还在读,越读越觉得有趣味。

    “智能化的手机会越来越普及,人们黏在手机上的时间成倍增加,敢豪赌移动互联网的人有可能会成为最终赢家...”

    这句话中,他看到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豪赌”,一个是“赢家”。

    他理解为:有胆量,有雄心才能赢。

    他决定把创业方向定在移动互联网上。

    他是学通信的,方向上不算跑的太远。

    但是,主要做移动互联网的什么内容,他一直又琢磨不透,社交通讯、地图、购物,没有一个领域是他懂的。

    勉强对信贷有个一知半解,可是他这点本钱,在没有融到资之前,完全不够看,连搭个框架都困难。

    再说,这一行,他只愿意当做了解,不想牵涉太深。

    何况他老娘郑重的告诫过他,这行地雷太多,适可而止。

    在生意场上,他决定听老娘的。

    创业的事情想不明白,干脆不再去想,不管怎么样,先回家过年再说。

    回到家的当天下午,到地里给亲姥爷何老西和二姥爷何维保上坟。

    按照当地的规矩,女人不能上年坟,能上坟的只有他和他的两个舅舅,可惜两个舅舅何满军和何耀,一个都没回来。

    何满军一个老光棍,四海为家,找不见影子,也没消息。

    何耀有家有业,收入不错,愿意一家子在外面潇洒,不想回来看几个姐姐的脸色。

    所以,站在坟头上的只有何舟一个人。

    一个人堆坟头,一个人烧纸,一个人放鞭炮。

    “养儿子有个什么卵用。”

    他替姥爷和二姥爷委屈。

    今年的春节跟往年有很大不一样。

    家里的气氛变了,不单单只是因为饭桌上少了人,而是因为再也没有那种以往的仪式感了。

    从他记事起,他姥爷就对国年的礼节很讲究,虽然他姥姥不屑的称为“穷讲究”,但是,姥爷依然很坚持。

    在“接神”、“送神”的时候非常细致,朝喜神、财神的方向烧香、烧纸的方向都是不能错的。

    年三十的晚上,他老娘做了一桌子的菜。

    他姥姥坐上首,他老娘坐左边,他坐下首。

    他启开一瓶红酒,先给姥姥和老娘各自斟满一杯,然后打开白酒给自己倒满一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