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3、扛把子

    所以,能得李览重视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态度上,有多低调就多低调就对了。

    李览转而又指着对何舟道,“潘少均你也认识的,他和潘少均一样,同为京城四少之一,那场面,那气势,锣鼓喧天....”

    “得,可别磕碜我了,我要找地缝钻了。”庞宇赶忙打断,这些华而不实的名头在外人面前还能卖弄一下,但是在李览等人面前得瑟,那绝对是笑话了。

    何舟道,“我好像有看过你微博。”

    庞宇不好意思的道,“我那是满足自我虚荣心,兄弟,你可千万别笑话我。”

    柏悦婷站在不远处,惊讶不已,她自己也是个微博控,身为京城四少之一的庞宇的名字,自然是如雷贯耳,在微博上是出了名的口无遮拦,狂妄不羁的富二代。

    她决然想不到,这样的人会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

    她发现,庞宇在看向她。

    何舟指着她介绍道,“我朋友,柏悦婷,喊小柏就行。”

    “你好。”庞宇眼睛一亮,但是随即收敛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没有多余的想法后,对于这种充门面的花瓶,他也就懒得再多搭理一句了。

    随即转过头张开双手,要给佘子羚一个拥抱。

    佘子羚嫌弃的摆手道,“一边去。”

    庞宇笑着道,“太伤人心了,我这心里每天可都是你,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真的好吗?”

    佘子羚道,“你还是用你这句话去哄你的那些小女朋友吧,少来糊弄我。”

    平措一直拉着桑春玲的手说着悄悄话,此刻忍不住回头道,“庞宇,谁不知道你是花花大少,可千万别装纯情。”

    桑春玲道,“大厨,你来了,我们就不用下馆子了吧?家里什么菜都齐全,你给我们露一手?我们给你们打一手。”

    庞宇瞅瞅门口的大灶,得意的道,“南菜北菜,你们随便说,做不出来算我输。”

    他自小成绩不好,在冀北农村读完小学后,随着父母亲投奔姥爷寿山了,在城里读了初中,后来因为学籍问题,又转回老家最好的学校读高中。

    他姥爷对他的学习问题很重视,亲自回老家陪读。

    奈何他没读书天分,考了一个农专学校。

    再到后来,他父母离婚,他老娘怕影响到他,把他兄妹俩都送出国了。

    在国外,不怕苦不怕累,与洋妹子打成一片,英语水平突飞猛进,至于真本事有多少,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反正,一镀完金回来,就进了老娘执掌的四海餐饮酒店,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李览老子,李老二许可的前提下。

    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有一样本事他是拿手的,他擅长厨艺。

    姥爷寿山是外姓,可是庞宇在餐饮界还是以宫廷菜传人自居的,姥爷也是爷爷。

    想当年,寿山这个饭店跑堂出身的厨子,为了给自己打招牌,给自己批了一层宫廷菜的皮。

    后来,他做的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名气约拉越大,甚至国外领导人都慕名而来。

    这个时候,骑虎难下,他总不能跟人说,所谓的宫廷菜是瞎扯的吧?

    在解放前,他压根连紫禁城都没进过。

    谢天谢地,他活着的那会没有考据党,也少有杠精出来和他较真,他说什么,人家也就信什么!

    那会大家多单纯啊!

    真是值得怀念的时代!

    久而久之,他自己都信了。

    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宫廷菜传人,甚至连自己的闺女和外孙都骗了。

    所以,从小到大,庞宇最自豪的莫过于他姥爷编造的家族传奇历史,跟姥爷学起做菜也是格外认真。

    在国外的时候,他最喜欢去的场所,除了宾馆,自然还有饭店,对西餐的多有理解,愿意取长补短。

    论掌勺水平,完全在他老娘之上。

    他这个圈子里的朋友,不少人都是吃过他做过的饭的。

    李览道,“行,你赶紧干活吧,缺什么调料、什么用具,赶紧跟我说,现在还来得及去买。”

    庞宇先进厨房上下看一遍后,又打开柜门瞅了瞅,然后开冰箱里里外外扒拉一番,最后从外面的大灶台进屋道,“有啥我做啥,你们别挑剔就行。”

    脱了外套,撸起袖子,开始忙活。

    桑春玲和柏悦婷等人进去给她帮忙。

    何舟的水杯空了,平措拿起来到饮水机给他续满。

    何舟慌忙站起身道了声谢。

    平措道,“我们俩不用这么客气了吧?你不会对我没印象吧?”

    何舟摇摇头,平措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平措道,“我爸爸叫平松,你听过吗?”

    何舟道,“平叔我见过好几次,还去过我们家。”

    平家在省城的地产项目是他老娘帮着疏通关系的。

    平措笑着道,“那就对了,我跟着我爸爸去过一次,我记得那会你才这么高。”

    她说完还用手比量了一下。

    何舟不好意思的道,“抱歉,可能那会太小。”

    他记事倒是很早,但是他老娘关系网大,家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何况,那会平措和现在长的也不一样。

    平措道,“你在浦江发展了?”

    何舟道,“瞎混。”

    庞宇不负众人的期望,整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

    但是,一旦酒上桌,大家只顾着喝酒了,红酒、白酒、啤酒都有,反而很少有人吃菜了。

    喝到半途,桑春玲挑起昨夜在酒吧的事情,气愤的道,“要不是看陈发棋的面子上,真要那犊子好看。”

    庞宇眼轱辘一转,笑着道,“王想那犊子我认识啊,也是经常在微博上上蹿下跳的,反正他不知道我和你们的关系,要不我去治治他?

    信我的啊,我出面,一治一个准。”

    说完看看李览,见他没反对的意思,大腿一拍,举着杯子道,“就这么说妥当了。”

    佘子羚道,“你是搞餐饮的,他家是搞地产的,互不相干。”

    其实,她让她老娘出手才是最好的,毕竟她们家是地产界扛把子。

    在地产界,她们家可以轻易的给王家上眼药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