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2、一回生二回熟

    当初他很看中这套房子,安静,跟他的性子也挺契合。

    后来,他每天早上遛狗,偶尔烧大灶,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虽然小区只住了几户,但是他也不好意思,干脆让售楼部的王影出面,全部买过来了。

    至于售楼部未售出的房子,毫无疑问,也被他打包买过来了。

    房产公司出于感激,连售楼部都送给了李览。

    李览把售楼部上下两层改成了棋牌室。他的真心想法是想以棋类培训为主,可惜没人呼应,周边太偏僻了。

    何况,双休日的时间多宝贵,还是多给孩子报两门课划算,学什么围棋、象棋?

    这玩意还用得着学?

    因此免费都没人来。

    慢慢的,他预想中的棋室,变成了牌室。

    因为周围环境优雅,停车方便,再加上王影这个小姑娘善于经营,在周边的影响力逐渐增大。

    售楼部解散了,王影失业了,李览便聘请他做棋牌室经理。

    她不了解李览对围棋的喜欢,她是一心着眼于经济效益,从棋牌室装修到布局,全是按照同行业最高标准来的。

    每个月都有几十万进账,她以为李览会开心,会认可她的能力。

    可惜,李览的眉头越皱越深。

    何舟叹口气道,“土豪无人性。”

    桑春玲道,“得了吧,你们,可千万都别哭穷,好意思嘛,现在谁比谁差了。”

    佘子羚笑着道,“是的。”

    李览道,“上次从机场回来,路过空港物流区,那一片都是你家的,潘松老叔都羡慕不得了,东风快递发展的很快,可没有像你妈胆子那么大,收购一个普洛斯动用百亿欧元,大魄力。

    所以啊,你小子啊,真别得便宜卖乖。”

    众人有说有笑。

    柏悦婷默默的帮着佘子羚和桑春玲等人忙来忙去,在旁边默默听着众人谈话。

    她接触过很多圈子,认识不少所谓的有钱人,但是这些有钱人对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给她估值定价。

    然后挥挥手中的钞票,只等她宽衣解带。

    但是,自从和何舟认识以后,她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有钱人。

    那些需要通过一掷千金、服装、名表来装饰自己的,通常可能是穷人。

    她的微信朋友圈很有很多这类人,今天是‘恭喜赵总喜提法利蒂’,明天是‘庆祝刘总喜提和谐号’。

    甚至稍微进个有档次的饭店吃饭都要拍个照。

    她接着听到何舟道,“潘少均他老子不是刚买了希腊和葡萄牙的港口吗?财大气粗的,我们家可比不了。”

    这点自知之明他是有的。

    桑春玲从外面的大灶里捞出一只鸭子,端到众人面前问,“要不要切了?”

    何舟用筷子在鸭子上面捣了捣,一下子戳了空出来,鸭肉陷进了胸腔里,他笑着道,“炖的太烂了,不用切了。”

    他端着碗刚要起身,却被佘子羚接过来道,“要盛饭是吧?”

    何舟道,“我自己盛。”

    佘子羚道,“你坐好吧。”

    坚持给何舟盛了一满碗的饭。

    何舟接过饭碗,直接用筷子从盆里夹撕一块鸭肉,塞进碗里,一边吃一边道,“拌饭吃香,下次我回来带咸鹅来,在饭里蒸着吃更好吃,饭都冒油。”

    他姥姥不养鹅,但是他二姥姥养,他要几只,他二姥姥肯定给他几只,不缺吃的。

    佘子羚和柏悦婷看大家吃的满嘴流油,好奇心趋势下,各自忍不住夹了一块,吃进嘴后,都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强行咽进了肚子。

    两个人对视一眼,读懂了对方的意思,这个鸭子真咸。

    这么咸的菜,他们都是怎么吃的下去的?

    李览笑着道,“我们都是重口味,你们可能没吃习惯,不喜欢吃这个,就吃其它菜。”

    他们家,他老娘和妹妹对咸肉深恶痛绝,但是他和老子喜欢吃,西山房子的后面有一口大灶,主要就是用来炖咸肉吃的,他老娘不愿意做的时候,全靠他爷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柏悦婷不好意思的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偏清淡一点的,肉我也不怎么吃。”

    桑春玲吃完两块不再吃了,笑着道,“我喜欢吃,但是不能多吃,男孩子皮厚,没关系,女孩子嘴皮薄,摄盐一多,嘴唇就开裂,特别是冬天。”

    何舟道,“没口服就直说呗。”

    桑春玲指指他面前的啤酒,“喝不喝了?”

    何舟摇摇头道,“饭吃饭再喝,别再给我开酒了,我不喝了,已经喝完三瓶了,喝多了找不到东南西北,回不去家。”

    李览道,“晚上也没准备放你走,晚上我还有几个朋友过来,大家一起再聚一聚。”

    何舟等人欣然接受。

    吃好喝足,他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抱着茶壶,不时的啜一口,看到柏悦婷在旁边欲言又止,便笑着问,“有事?”

    柏悦婷道,“要不我先回去了,我都不认识,挺不好意思的。”

    何舟道,“都是我们一个庄里的,从小玩大的朋友,没有人会介意的。你要是困了,上楼上随便找个房间休息一会。”

    柏悦婷道,“不用了。”

    她哪里好意思趟人家的床上。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李览去买菜,桑春玲把他拦住,笑着道,“车钥匙给我,我跟子羚去,不用你们管了,你们都喝酒了,别再想碰车。”

    李览道,“那麻烦你们。”

    晚上的客人是从京城远道而来的平松之女平措和周萍的儿子庞宇,他们俩和何舟倒是第一次见面。

    何舟道,“我叫何舟,一回生二回熟。”

    李览对庞宇道,“何舟,我兄弟,一个庄的,从小就在一起玩。”

    “你好,我叫庞宇。”庞宇谦和的很,盖因他老娘和他说过,凡是从李庄出来的,一个都不要小瞧,随便摸摸身板,也比他老周家挺。

    所以,哪怕何舟的自我介绍很简单,他也知道,能让李览称呼为‘兄弟’的,一个朋友。

    他从李览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李览了,甚至还抱过他,可李览也没称呼他为兄弟。

    这就是差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