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1、做人的差距

    “你好。”桑春玲朝着柏悦婷招呼了一声。

    “你好。”柏悦婷假装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几人,要不是看到停在门口的车,从外表看,完全不像有钱人。

    她不是没见识的,不会把豪车当成普通的皮卡车。

    何舟站在门口道,“进来坐,别客气。”

    他没穿外套,外面冷,他不敢出去。

    “你装个壁挂炉多好,空调吹的干。”李览没进屋前就注意到了门外墙壁上轰隆隆响的外机。

    何舟道,“明年再装吧,今年没时间了,马上春节了。反正鄂豫皖,江浙沪,不南不北,最尴尬了,屋里屋外,都能把你冻的鬼叫。”

    李览道,“哪里都没舒服地方,在东北,农村有炕,城里有集中供暖,都还不错,但是过冬成本也高,大棉袄大棉袄都是必备的,费钱的很,条件好一点的,可以安心猫冬,或者干脆飞海南,至于有些人,没这个条件的,该上班的照样上班。

    我妈那边有个亲戚,是在市场摆摊的,零下三十多度,照样在外面站一整天,那不是一般人能坚持的了的。”

    他把自己包成大粽子,一身进口鹅,在外面顶死也就待半天,还必须得运动,像那样站着撑一整天,他真没那个毅力。

    至于她老娘,穿个大花袄子,敞着怀,浑身冒热气。

    他和他老娘的差距很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佘子羚道,“其实我喜欢浦江的天气,四季分明,像香港夏天真的很闷热,雨水多,潮湿,我不是太喜欢。”

    何舟道,“不管什么地方,习惯了就好。”

    桑春玲眼神飘向柏悦婷,笑着道,“不给介绍一下?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不邀请我们来了。”

    柏悦婷不等何舟说话,便解释道,“我是何先生的租客,我叫柏悦婷。”

    何舟道,“日子艰难啊,为了捞点外快,我到处招租,本来这里住了七八个人,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了。”

    桑春玲道,“何老板,你缺钱一句话啊,要多少,尽管开口。我不怕你还不起。”

    何舟可能是她认识的人当中,最苦逼的二代了,简直是要啥没啥。

    何舟起身给她们泡茶,佘子羚帮忙洗涮茶具。

    李览晃晃自己的保温杯,示意自己有水,不需要添加。

    抱着保温杯,一边喝,一边把屋子楼上楼下溜达了一圈,下楼后笑着道,“这边面积比我那边大。”

    何舟道,“我一个人能住多大,大了没用。”

    李览道,“有时间去我那,水系多,钓鱼方便,我见天去钓鱼。”

    何舟道,“那我算明白你为什么住那么偏了。”

    他对李览了解不深,但是也大概知道李览的喜好,钓鱼、下棋,遛狗。

    佘子羚和桑春玲进了他的卧室,他心里一紧,亲眼见着佘子羚在上面坐了一个窝出来,被单褶下去了。

    他在那盼着,寄希望于佘子羚赶紧起身,能坐的地方那么多!

    没事坐他的床干嘛!

    桑春玲拉起来佘子羚,笑着道,“赶紧起来吧,不然人家真要哭给你看。”

    何舟有什么毛病,他们都是一清二楚。

    佘子羚不解,笑问,“什么情况?”

    李览道,“他是洁癖患者,你弄乱他的床,他没跟你拼命已经是对得起你了。”

    佘子羚道,“不能吧?”

    昨天晚上在一起喝酒,她发现何舟完全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喝酒喝懵的时候,随意找杯子用,一点儿也不介意杯子是别人用过的。

    中途,她还直接用手给何舟捏过西瓜,何舟也没有嫌弃的意思,张嘴便吃。

    何况,她从进屋开始,何舟住的地方也不干净啊,东西随处乱摆乱放,地面大理石也并不干净。

    哪里有什么洁癖?

    桑春玲道,“他的洁癖范围仅限于床上,为了保持床铺整洁,他可以一晚上不睡床。这种病是绝症,没得治。”

    何舟小心翼翼的抚平佘子羚做过的地方,然后才道,“没事,没事,你们饿不饿,我们去吃饭?”

    他不得不岔开话题。

    因为他这种毛病,实在是没法解释。

    佘子羚道,“我得向你道歉,真不是有意的。”

    看她这态度,何舟反而意思了,赶忙道,“你千万别较真,她们说的太夸张了,我呢只是在这方面稍微计较一点。”

    李览道,“要不去我那里吃?我门口支的大灶,我们晚上可以炖咸鸭吃。”

    偶尔他大姑或者老叔来浦江,总少不了要给他带一堆家里的咸货。

    “真有啊,早知道你带过来在我这炖啊。”何舟也好长时间没吃咸货了,拌饭吃真香。

    李览道,“走吧,到我那炖吧。”

    “中。”何舟毫不犹豫,进屋套上袄子,到门口时正听见桑春玲对柏悦婷说,“美女,我们一起去吧。”

    柏悦婷很犹豫,不时的看向何舟。

    何舟道,“一起。”

    又问李览,“我不开车了,车子坐的下吧。”

    他的车子也停在门口,估计是他睡着的时候司机送过来的。

    李览拉开车门,把他塞了进去,又对柏悦婷道,“美女,你坐后面。”

    何舟坐在副驾驶上,一会拍拍桌椅,一会瞅瞅中控台,笑着道,“你这车不错啊。”

    李览道,“喜欢?拿去开。”

    何舟道,“开不起,百公里三百多块钱,不是吃油,这是吃钱呢。”

    李览笑着道,“不到三百,二百五左右吧。”

    何舟道,“那我也不开。”

    他老娘给他的车百公里才一百六,加油加的他心都滴血。

    路面结冰,很多路面尚未清楚干净,车子开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到李览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

    何舟很喜欢李览住的地方。

    整个小区他从头至尾溜达完一遍,人影都见不着一个,远远望去,周围倒是有不少民房。

    但是距离也很远,可以放心的在门口搭帐篷烧大灶,完全不用担心影响到别人。

    炖鸭子很简单,鸭子塞锅里,底下加大柴,猛烧。

    冰箱里有蔬菜、肉,桑春玲做主厨,三两下就整了五个菜出来。

    大家先喝酒。

    何舟好奇的问,“你这小区虽然位置不好,但是不至于一户没有吧?”

    这是他肚子里的疑问。

    李览道,“有啊。”

    何舟道,“人呢?”

    李览道,“这里本来有几户的,后来我全部买过来,他们就搬走了。”

    “什么意思?”何舟不敢置信,做人的差距有这么大!

    桑春玲笑着道,“这不很明显嘛,他怕给别人添麻烦,就把整个别墅区买进来了,整个小区所有的房子给他一人所有。”

    李览道,“公司的。”

    桑春玲道,“有什么区别?公司也是你一个人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