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0、强迫症

    他朝着身后打伞的人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再跟上,自己一个人走到何舟的跟前,笑着问,“你怎么回去?”

    何舟道,“我离这边不远,打个车十几分钟到家,听说你住的偏,你先走吧,不用管我。”

    正聊天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酒吧门口,一个女孩子匆匆从里面下来,直到看到李览和何舟的时候,才愣了愣神道,“你们没事吧?”

    “陈发棋,好久不见。”何舟一下子便叫出了她的名字,盖因她老子陈有利曾经领着她在李庄拜过码头。

    后来在省城,陈有利还领着她去拜会过他老娘。

    李览笑着道,“你这么着慌干嘛,怎么有事就先去忙。”

    陈发棋苦笑道,“我听桑春玲说你们和人发生冲突了,我就赶忙过来。”

    何舟望了望酒吧硕大的发光字牌,笑着问,“陈有利,有利酒吧,不会是你们家的吧?”

    陈发棋道,“是我去年新开的,春玲姐她们经常捧我场,现在慢慢的发展出来一点知名度。”

    李览对着身后的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回过头对陈发棋道,“你的场子,我不能让你难做,怎么样都是你的客人。”

    陈发棋正疑惑间,电话响了,接听后看李览的神色不一样了,挂断后,赶忙道,“谢谢,李哥,有时间一定请你吃饭。”

    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冲突的两方都是客人,按私人关系,她更偏袒于李览,自不必说。

    但是,从生意的角度来说,她是要两不想帮的,最后不管闹出什么结果,自然会有警察来处理。

    她的酒吧开业时间并不长,如果传出去一点流言蜚语出去,还有谁敢来?

    完全感受不到安全感的酒吧,客人是不会来的。

    现在,李览愿意罢手,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另一方,应该偷着笑了,哪里还敢继续生事。

    李览不在意的道,“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行了,我们走了,不跟你说了,你上去看看吧,有什么损失,回头算我的。”

    陈发棋笑着道,“李哥,你太客气了。”

    司机把车子开过来,李览拉开车门问何舟,“上车,我送你?”

    何舟道,“不用,你走你的,我不用你管,这么近,走路也走回去了。”

    李览道,“那我走了,拜拜。”

    “李哥,雪大路滑,注意着点。”直到李览的车远去,陈发棋才放下挥着的手,转过头问何舟,“舟哥,上去我陪你喝点?”

    何舟摇摇头道,“你可千万别喊我哥,你比我大不少呢。”

    陈发棋捂着嘴笑道,“那我喊你何老板?”

    何舟道,“我又算哪门子老板,喊我何舟就行,大家这么熟,不用整这么多虚的。”

    陈发棋笑着道,“那帅哥,我请你上去喝几杯?”

    何舟道,“赶紧忙你的去吧,我马上走。”

    刚好一辆出租车过来,他伸手拦住,上了车,拉开车窗对陈发棋道,“替我更春玲姐打声招呼,说我先走了。”

    大概是真困了,交代完司机地址,躺车上便睡着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反正被司机戳醒后,已经是凌晨二点钟了。

    揉揉眼睛,口袋掏出来一张票子丢给了司机,从小区门口到家里的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连回房间的力气都没了。

    打开客厅空调,倒沙发上呼呼大睡。

    一觉到天明,睁开眼睛,发现柏悦婷端着咖啡杯子站在他的面前,他看了看盖在身上的被子,笑着道,“谢谢了。”

    柏悦婷笑问,“你昨晚喝多少?搞的不省人事。”

    何舟道,“没喝多少,主要是太困,我上学的时候,睡眠很规律,不管多晚睡,早六点是一定起来的,结果一出社会,作息时间全乱套了。”

    他感觉自己堕落了,以往养成的自律,现在没了踪影。

    想到这里,他没有再继续赖在沙发上,起身穿上鞋,把沙发上的被子挪回了自己屋。

    柏悦婷斜靠在门框上,抱着茶杯抿了一口,看他在一板一眼的叠豆腐块,比女孩子还要细心,忍不住调侃道,“有够可以的,女孩子也没你这么耐心的,我自己被子就那么随意放的,起床什么样子,睡觉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叠都不会叠。”

    何舟叠完被子,认真的把被单的四周捋整齐了,平整如新。

    他笑着道,“你当我是强迫症吧,看着床不整齐,我就浑身不自在。”

    所以,他轻易不会进别人的卧室,连自己老娘的屋都是很少进,因为只要一进屋,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床上,哪个角高,哪个角低,哪个地方不平,哪个地方褶皱,他总能找出茬来。

    最后,忍不住帮着重新铺床叠被子。

    这是家里还好,要是在别人家这么做,人家指不定以为他变态呢。

    反正,他就是这么一个习惯。

    即使是曲阳那个憨乎乎的胖子都知道他受不了床铺埋汰,每次都会想办法把被子藏起来,床板上铺上一张席子。

    不然何舟真不进屋。

    柏悦婷诧异的道,“你不会为了叠被子方便,故意买这么薄的被子吧?”

    何舟道,“不然呢?”

    柏悦婷哭笑不得的道,“你真可以啊,这个习惯吧。。。”

    是好是坏,她自己做不出评价。

    何舟道,“我就这臭毛病,你别介意。”

    柏悦婷道,“我介意不介意无所谓,关键你将来的对象别介意就行,这么一床薄被子。”

    想分给两个盖,那忒困难,特别是在冬天的时候。

    何舟道,“换个角度想呗,铺床叠被的活我揽过来,她是不是要省很多心。”

    柏悦婷道,“为了省这么点心挨冻?”

    何舟道,“大不了装壁挂炉或者地暖,没什么大不了的。”

    柏悦婷道,“那倒是挺好。”

    何舟刷牙洗脸,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钟,是吃早饭,还是吃午饭?

    是个很难抉择的问题。

    正犹豫间,门铃响了,他正准备去开门,柏悦婷已经把门打开了,站在院门口的是桑春玲和李览以及佘子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