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79、羡慕

    与人相处,他从不计较什么高下,有钱没钱,处的开心便好,但是现在,人家要和他比,他也不怂。

    毕竟,他老何家的家底厚。

    再不济,他还有李览兜底呢,他倒不是坐进观天,他认识的人中,没有比李览更土豪的二代了。

    李览道,“真不喜欢,别扯,又是熟人关系,后面伤和气不好。”

    何舟道,“王八犊子才想和她扯呢,我在想明天怎么和我妈交代,你不知道,今晚吃饭,这娘们表现的可乖巧了,一个劲的讨我妈喜欢。”

    从面上看来,史博莹对他是非常满意的,包括史博莹一家子对他也没有挑剔。

    现在他怎么跟他老娘说呢?

    说这是个心机girl?

    李览道,“那就顺其自然,能少联系就少联系。”

    史博莹挨个敬完酒,轮到李览的时候,问何舟道,“这位怎么称呼?”

    何舟跟着端起杯子道,“跟着喊哥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李览笑着道,“我叫李览。”

    对方站在他跟前举杯,他还是站起来了。

    史博莹道,“那我喊你李哥了。”

    说完一饮而尽。

    她早就发现了,无论是佘子羚还是桑春玲,都是在围着李览转。

    心下明白,李览不是普通人。

    桑春玲已经同史博莹的朋友们喝完了一圈酒,回过身笑着道,“你朋友都挺能喝啊。”

    史博莹道,“她们都挺好,有时间多接触下,可以当朋友走动走动。”

    桑春玲拍拍何舟的肩膀道,“听见没有,当朋友走动走动,学习下怎么左拥右抱,省的还让大人操心给你相亲。”

    然后朝着那个坐在拐角的那个年轻人玩味的笑笑。

    年轻人肆无忌惮的,左手边的女孩子脱了外套,只穿着紧身衣,他的五指在紧身衣里,无论做什么动作,捏握着握,外人倒是看的清楚。

    史博莹尴尬的笑笑,接着道,“他父亲是王安明,你们听过吧?”

    桑春玲道,“当然知道,地产大亨,富豪榜前几名。”

    史博莹道,“他叫王想,刚从英国毕业回来,不愿意接管家业,自己独立创业,他父亲一下子给了他七个亿。”

    桑春玲看着她这一脸向往的神色,发现自己还是太高看她了,就觉得何舟挺可怜的,找了这么一个没见识的的土包子。

    她笑着附和道,“挺不错的。”

    两拨人各个自视甚高,谁也不愿意去捧谁,从头至尾,除了碰几杯酒,倒是没有旁的话。

    凌晨一点钟。

    透过厕所的窗户,何舟发现外面的雪还在继续下。

    他丢给李览一根烟,笑着道,“我刚刚听桑春玲说你在搞什么出行软件?”

    李览道,“刚好看到一份投资书,引入美国网约车模式,我觉得不错,就投了,关键点在于解决了出行的痛点。传统打车方式要么电话召车要么路边扬招,我们颠覆了拦车的概念,客户通过一个APP就能解决问题。”

    何舟摇摇头道,“我也不懂,反正你们赚大钱就对了。”

    李览道,“赚个屁,每个月烧二个多亿,压力很大的。”

    何舟愣了愣道,“有这么花钱?”

    他压根属于外行。

    李览道,“网约车不止我们一家在做,竞争非常激烈,要攻占市场,只要烧钱,上个月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7个亿,你说有好没好?”

    何舟道,“你这才叫创业啊。”

    一毕业就手握千亿市值的公司练手。

    李览道,“闹着玩,随便了。你呢,有没有什么好方案,兄弟可以一起做。”

    何舟道,“到时候再说吧。”

    他其实完全没什么规划,只等躺赢的。

    厕所间的旁边是楼梯安全通道,铁门是关着的,但是依然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那个叫什么玩意李览的,挺拽哈。。。。”

    何舟要踹门进去,被李览拦住了,示意继续听听。

    “家里有点小钱,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呢。”

    这次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何舟听的想笑。

    他和李览一人靠着一边侧耳细听。

    里面的人无非是发泄对他们几个人的不满。

    “要不要回头教训他们一下?”

    这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何舟抽着烟,一脸的不在乎。

    当谈到桑春玲的时候,他不禁把耳朵往门上靠拢了一下。

    “等我看我的,我灌倒,哥们几个谁看好就给带走。”

    “腿够我玩一年。”又是一个粗俗不堪的声音。

    何舟和李览对视一眼,一齐往左侧的铁门上踹。

    两扇铁门只有一扇是开着的。

    咣当一声,把里面的人吓了一跳,楼梯上下站着四五个人,全朝着他俩看过来。

    大家心下明白,说秃噜嘴了,让人家听见了。

    何舟抱着胳膊道,“怎么,哥几个说的高兴是吧?继续说啊?”

    一个高个子男孩子道,“怎么着,哥们,喝多了吧?”

    何舟道,“我准备借着酒劲抽你,你信不信?”

    一个女孩子看形势不对,悄悄的发了信息。

    桑春玲一直没等到何舟和李览,此刻找过来,看到这边动静,赶忙劝阻。

    她一手拦着何舟,一手拦着李览,“可别闹了,回去睡觉。”

    李览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你在一边站着去。”

    他自然不会和桑春玲说,他们是替她出头。

    突然,门外唰啦的一下子涌进了七八个人,把桑春玲三个人围在中间,王想等人讥诮的看着她们。

    桑春玲气急。

    下意识的护住身后的两人。

    不一会儿,又进来一拨人,横冲直撞,推推搡搡,目的是把外人隔开,把桑春玲三个人护在中间。

    “哎,你们看着办吧。”李览颓然的摆了摆手,“走出了楼梯间。”

    何舟也叹口气,跟着走了,留下桑春玲交涉。

    除了酒吧,身后依然喧闹不停。

    李览再次点着了一根烟,想在风雪中冷静一下,可是突然感觉雪停了,一抬头,上面是一把伞,身后跟着一个人。

    他只能羡慕的看着散漫的倚靠在路灯边上的何舟。

    ps:在长春,重感冒,可怜东奔西跑业务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