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76、逃离

    “你好。”何舟进门只对着女孩子看了一眼,不可否认,女孩子很漂亮,站起来个子不比他矮多少,高挑有身段,放到网上绝对是宅男福利珍藏爆款,舔屏不止。

    但是他可以完全确定这不是他的菜,他脸盲,凡是长着同款锥子脸的女孩子,他看着都是差不多。

    说不定今天见了,明天便忘记了,没有一点引起他注意的特质。

    “你好。”女孩子也脆生生的招呼了一声。

    史旭升客气的道,“小舟,别客气,坐,坐,人家说女大十八变,男孩子也一样,一没注意都这么大了,不得了,不得了。”

    他个子很高,偏瘦。

    从沙发座上站起来,明显比何舟还要高。

    “我不客气的。”何舟在老娘这边坐下,笑着道,“史叔叔,你也坐。”

    沙发座的中间是一个在农村普遍使用的灶台,一个服务员在底下烧木材,上面放着的两口大锅,水蒸气从盖得严严实实的锅盖里窜出来。

    史旭升道,“一个锅里是胖鱼头,一个锅里是土鸡,你想再吃点什么,自己点。”

    史旭升老婆打扮的很精致,具体看不出年龄,和旁边的女儿对比起来,反而倒是像姊妹。

    她笑着道,“这是菜单,你看看自己爱吃什么。”

    何舟接过道,“谢谢阿姨。”

    招娣道,“可别惯着他,这孩子不能惯。”

    何舟想冲他老娘翻白眼,最终还是不得不忍住。

    从小到大,他老娘根本没惯过他。

    他在菜单上点了一份冻豆腐、一份生菜,然后交给服务员道了声谢。

    史旭升道,“孩子还是可以的,听说没在你公司上班?现在自己在外面闯了?”

    何舟笑着道,“瞎折腾呗。”

    招娣道,“知道就好。有机会多向你史叔叔学习,那会不知道多难,不是旱就是涝,吃饭问题都大,你史叔叔不得了,空着肚子上考场,照样高考状元,你们这些孩子,现在稍微有点成绩,不晓得自己姓什么了。”

    史旭升摆摆手道,“不值一提,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我们这一代人这么努力,下一代要是还受苦,说明我们白受累。”

    服务员送酒过来。

    何舟启开啤酒,先送到了史旭升的跟前,然后又启开一瓶,刚送到史旭升老婆面前,便听史旭升老婆道,“你爷俩喝啤的,我跟你妈我们喝点红酒。”

    史博莹却站起身笑着接过了何舟手里的啤酒道,“我喝啤的。”

    “史叔叔,我自己来。”何舟刚要阻拦,自己的杯子已经被史旭升斟满了。

    史旭升笑着道,“我是前几天喝白的喝断片了,怕再喝误事,咱先喝点啤的,等有机会我请你去家里,咱们再好好喝。”

    何舟道,“一定的。”

    服务员揭开锅盖,香气在包厢里弥漫。

    招娣道,“吃,都不要客气。”

    何舟随意吃了两块鸡肉,然后端起杯子道,“史叔,我敬你一杯。”

    史旭升道,“坐下,不要站起来,现在开始,谁站起来罚酒。”

    招娣端起杯子同史旭升老婆道,“我俩也喝。”

    史博莹对何舟道,“我们俩也碰一个?”

    何舟道,“如你所愿。”

    说完一饮而尽。

    史旭升道,“别着急,慢慢来。”

    酒过三巡,酒桌上仍然一片融洽,并没有涉及到何舟和史博莹的问题。

    服务员换过骨盘,史旭升站起身拉着何舟道,“走,咱俩出去抽根烟。别让屋里的女士抽二手烟。”

    在厕所间门口,俩人站住,史旭升递给他一根烟,“别掏了,抽我这个。”

    何舟把烟叼在嘴里,先给史旭升点上。

    给自己点上后,深吸了一口,没抽出来是什么烟,看了看烟品牌,这款烟他只在桑永波那抽过。

    桑春标跟他说过,一根烟三十几块。

    史旭升道,“朋友送的,喜欢抽吗?我车上有两条,走的时候拿给你。”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有的抽。”何舟本来没什么烟瘾,偶尔郁闷着了或者喝多了才会抽两口。

    对他来说,烟好或者差,其实区别不大。

    但是想他作为一名富二代,真是够可怜的,到现在为止,连一包超过五十块的烟都没买过。

    史旭升拍拍他的肩膀道,“跟我不用客气。”

    “谢谢叔。”何舟索性不再推辞,一两条烟在人家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史旭升道,“你是准备在浦江发展了?”

    何舟道,“暂时是这样。”

    史旭升道,“有遇到什么困难跟我说,你叔叔出社会这么多年,钱不敢多说,人啊,关系还是有一点。

    你性子你妈和我说了,倒不是胆小,其实是读书人都有的臭毛病,抹不开面子。像我刚下海那会,也过不了思想这一关,投机倒把,斯文扫地。”

    “我脸皮比较薄。”史旭升的话说到了何舟的心坎里。

    史旭升道,“那要锻炼锻炼,该跟人计较的时候,咱们要去计较。

    但是有一点,要看层次,好瓷不能碰烂瓦。”

    何舟笑着道,“那也不能把自己憋屈坏了。”

    史旭升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读大学吗?我读书早,算聪慧,我是不堪忍受农村的陋习、粗俗,才发誓要逃离的。

    我的亲生母亲是我父亲花五块钱买回来的,我上初中的时候,她被我父亲打失聪了,我爷我奶一人架着她一只胳膊,父亲用棍子抡,整个村的人看笑话,没有一个人肯出来说一句话。”

    说完,又摇摇头,“喝多了,说点胡话。”

    “史叔叔,你不容易。”何舟决然没有想到史旭升会和他说这种私密话!

    俩人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啊!

    史旭升道,“我父亲今年八十有几,爷奶已经过世,我该怎么计较呢?同村还有许多帮凶活着,我讨厌他们,我还得笑脸相迎。他们活在他们的自以为是真理的世界里,我现在是可怜他们,一点都不恨他们。”

    何舟从自己口袋掏出来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