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66、那个死鬼

    下雪前后,浦江的气温急转直下,取暖的方式很简单,要么靠抖,要么靠电器,而电器中,使用最普遍的就是空调了。

    何舟别墅里,除了厨房和卫生间,每间屋子里都装有空调,一天一夜的用下来,每个月的电费自然不少。

    当初租房子的时候,何舟图方便,他没装分电表,现在自然就来麻烦了。

    有的人用的电多,有的人用的电少,用的电多的人自然高兴平摊电费,但是用的少的人,自然不乐意了。

    只是,眼前这个女孩子不该属于抱屈的那个人。

    蒋瑶瑶,何舟的第一个租客,陆家嘴金融区上班的一名资深小贷业务员,他太了解她了,不占便宜会死的那种。

    何舟道,“大姐,你开什么玩笑,你开空调嫌干,是,你是不开,可你大功率取暖器一天开到晚,2500瓦的,看电表转的我心脏都要掉了。不信的话你摸摸我这心,跳的我噗通噗通。”

    说着抓起来蒋瑶瑶的手,要让她摸一摸。

    蒋瑶瑶一下子甩开她的手,气愤的道,“喂,你耍流氓啊。”

    何舟不屑的瘪瘪嘴,“你放心吧,我品味没那么差。”

    “你个臭流氓。”蒋瑶瑶气的咬牙切齿。

    何舟道,“大姐啊,你是有工作的人,整天不上班,在家窝着干嘛?”

    “姐乐意,你管得着吗?姐是有工作的人,为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发光发热,是中流砥柱,总比你这种靠收租度日的吸血虫好。”

    蒋瑶瑶是做业务的,时间上比较自由,只需要早晚打卡,何况又是老业务员,同行中介多,每个月靠介绍过来的单子,能轻松完成业绩,主管也不怎么束缚她。

    “我租房子是为社会创造需求,你要是不满意,你可以不住,去找别的地方住,”何舟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反而好奇的问道,“你们工作到底做什么的,天天都这么清闲。”

    他每天六七点钟起床,吃好早饭,蒋瑶瑶才慢慢悠悠的去上班,等他去菜场买完菜回来,蒋瑶瑶居然已经下班了!

    在他眼里,蒋瑶瑶的工作太轻松了,每日只要打打电话,发发微信就可以了。

    蒋瑶瑶道,“想撵姐走,你做梦吧。”

    别墅配置齐全,房子干净、宽敞,关键租金低的不像话,毕业这么多年,她就没租过这么高性价比的房子。

    所以,只要能留下来,哪怕是何舟涨租,她也不是不能同意,住的太舒心了。

    何舟道,“别闹,问你正经事情呢,你既然是做业务的,你不出去找客户,客户能来找你?”

    蒋瑶瑶道,“我朋友多啊,他们随便给我介绍两个,也够了吧。”

    何舟道,“不愿意说就拉倒呗。”

    他其实就是纯属好奇。

    蒋瑶瑶转而笑嘻嘻的道,“你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介绍你去我单位上班呗?我马上要升职做团队经理,去我手底下,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去受你管?”何舟朝她翻了个白眼,他现在确实是缺个正儿八经的工作,“真要工作,我也不去放高利贷。”

    “什么叫放高利贷?我们是普惠金融,知道什么叫普惠金融吗?”好像被踩了脚似得,蒋瑶瑶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们为有资金需求的人提供金融服务,有什么错?”

    何舟道,“月二分息,要人命呢?几个人能撑得住?”

    蒋瑶瑶更气愤的道,“超过央行同期基准利率4倍就是高利贷,我们小贷没超过,你还有什么说头?”

    何舟道,“不愿意被砍头,那就只能认命当奴隶了。”

    他老子的笔记本记得清清楚楚,在能闯荡的年龄,不要认命。

    所以,他老看不起那些哼哼哈哈度日的人。

    有苦有累,男人自己扛。

    蒋瑶瑶冷哼道,“你不认命,靠着父母当包租公?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何舟先是愣了愣,然后一下子默然。

    他要是不认命,也应该闯荡的,不应该和母亲赌气。

    因为他是男人,他应该拼着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而且,他这辈子最愿意听见的词汇就是‘父母’。

    “我没有父亲。”他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他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不明不白,他本来已经是欣然接受自己没有父亲的,但是现在突然提到父亲,他还是忍不住的难受,心里堵得严严实实。

    什么都塞不下了。

    她看着他的睫毛一抖一抖,心里不禁软了,开口道,“对不起。”

    何舟不好意思揉眼睛,勉强笑着道,“没啥,我老子短命鬼,谁都不怪。从小到大,我就不知道他长熊样,我妈妈说了,长的磕碜,肯定没我帅。”

    说完昂着头。

    “对不起。”蒋瑶瑶继续道。

    何舟继续道,“从小到大,不管我怎么努力,我老娘都说我比不了那个死鬼。”

    他不能说那个死鬼一句坏话,否则迎来的就是老娘的毒打。

    他十岁的时候,因为不懂事,说了一句我老子什么东西,他老娘把他吊在门口的柳树上打。

    柳树底下是河沟。

    遍体鳞伤!

    一向不待见他的姥姥和舅舅都替着他求情!

    再打要死人的!

    满庄子的人看他的笑话!

    他从来没有过尊严与尊重!

    他不服。

    他是老娘的亲儿子。

    比不了一个死人。

    坟头草三尺高的死人。

    他还要向他跪拜!

    凭什么!

    蒋瑶瑶看他眼泪水下来了,不敢再用重话刺激,小心翼翼的道,“他们感情深厚,老一辈,不是我们年轻人能理解的。”

    何舟苦笑。

    蒋瑶瑶没说话。

    静静的看着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很心疼他。

    何舟用袄子袖开揩揩脸,不好意思的道,“明天我跟你去上班去,闲着也是闲着。”

    蒋瑶瑶认真的道,“我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可千万别当真。”

    她是真开玩笑!

    她不笨。

    用脚后跟子想也能明白,住千万豪宅的富二代,怎么可能去和她一样去挣个三五千底薪。

    也就她们这种老业务员才能拿个一两万工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