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60、相亲的路上

    付尧道,“买方和卖方一样,与中介处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位置,他们抱有警惕性是很正常的。”

    付兵道,“什么叫信息不对称?”

    付尧想了想,用简单的话语道,“在市场经济活动中,掌握信息多的人,通常处在有利的位置,缺乏信息的人,处在不利的位置。

    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效率逐渐提升,比如网上买东西,我们可以货比三家,不害怕吃亏。”

    付兵叹口气道,“你说价格越来越透明得了,好比一套房子,我在门口挂个三千块,好嘛,人家网上一搜,同样的房源,人家租二千,又不是傻子,肯定不来找我了。”

    付尧点点头,“是这个意思。”

    周芬插话道,“网络是双刃剑,有好处也有坏处,像我们刚开始做房产的时候,是要每天出门发传单的,要不然也得在小区门口贴招租广告,城管查的严的时候,动不动就给我们打电话,不但要给擦洗干净,还要交罚款,不然就封手机号。

    现在多方便,坐屋里,找房源信息,发房源信息,比以前好太多了。”

    付兵对付尧道,“她做房产中介都五六年了,是我师傅,我一说出来单干,人家毫不犹豫的跟着来了,仗义不?”

    周芬笑着道,“做五六年了,还是这样子,丢人呢,不值得炫耀,人家有做一两年的,现在都发大财了。

    我是不想再那么耗下去了,一个人单做没本钱,跟别人合伙做,我合不来,也就辛亏遇到你,要不然,我还宁愿继续去给人家打工。”

    付兵笑着道,“你信任哥,哥保证不让你吃亏,等过阶段,哥去跟开发商谈谈,咱们去代理新开楼盘,那钱赚起来才叫容易。”

    付尧戳戳舅舅,低声道,“要不我给你介绍?”

    他老娘带他参加了很多宴请,他也算认识了不少地产开发商,对他老娘都很客气,他想如果他出面,人家也许会给一点面子。

    付兵道,“无非是平松、徐国华他们罢了。”

    平松还揍过他呢。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是现在去找,依然拉不下脸,他不愿意去找没趣。

    如果他舍得下脸,直接求自己亲姐姐得了,多简单的事情。

    付尧还没说话,周芬惊讶的道,“都是地产大亨啊,兵哥,你不会真认识吧?”

    付兵道,“这有什么吹牛的,他们还没发家的时候,要么是胡同串子,要么是二道贩子,没什么光彩的。”

    周芬笑着道,“兵哥,真有关系不用,才叫傻呢,这年头脸面又不值钱,能赚到钱才叫真。”

    付兵笑着道,“别着急,稳扎稳打,没那个实力,别挑那个担子。咱们这个店哪怕再不挣钱,也不算差,听我的,先把附近房源捏在手里,十里堡这一片,老子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第一。

    接着朝阳第一,到时候啊,就是人家来求告咱们,明白没有?”

    这也是他无意中从他姐姐那里听来的理论,不管做什么行业,先想办法比别人更专业,然后努力做到第一。

    姐姐这个第一是说行业第一,他要说做到行业第一,那就太无知狂妄了,那就只得先做到片区第一。

    电话又响了,他接完后对付尧道,“我带客户去看房子,你在这坐一会。”

    付尧却紧跟着上了他的车,笑着道,“带我转转吧,坐的无聊。”

    付兵问,“你不困啊,坐那么长时间飞机。”

    付尧摇摇头,“现在不睡,调时差,现在睡好了,晚上一准睡不着。”

    车子进了一个小区,全是高层住宅,无论是绿化,还是采光,都是不错的。

    但是坐电梯到十八楼,进入房间后,一股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

    房间是隔断的,整套房子被隔成一个个的单间,他认真的数了下,总共有六间。

    过道很窄,阴暗不见光,卫生间很脏,厨房的桌子上和地面摆的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个房间门打开,一个女孩子探出头,看到付兵后道,“房东,我房间灯坏了,你看看吧。”

    付兵进屋后,摁了下开关,灯泡确实不亮,笑着道,“你自己买一个换上,回头我给你报销。”

    女孩子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那么高我怎么够得着。”

    付兵道,“那行,回头我给你弄。”

    付尧一直随在身后,忍不住朝着屋子里看了看,房间很小,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唯一可称道的是房间向阳。

    舅舅的电话响了,租房的客户要到了,付尧见他现在抽不开身,笑着道,“我下去买吧。”

    付兵把口袋的零钱套给他,嘱咐道,“买螺旋的节能灯,13瓦的。”

    付尧点点头,下楼的时候,正遇到一对男女从电梯出来,付兵站在出租屋的门口正朝他们招手。

    付尧在小区门口的小商店买完灯泡后,又返回楼上,舅舅正与那对男女讨价还价。

    一个是死要还价,一个是死也不降价。

    那个小姑娘正在门口看热闹,看到付尧过来,主动让开身子,让付尧进去给她换灯泡。

    付尧把书桌往灯座底下拉了拉,脱掉鞋子,踩在桌子上,把旧灯泡揣进口袋里,换上了新的灯泡。

    女孩子试了下灯后,道了声谢。

    付兵的房子最终还是没有租成,朝着付尧招了招手,一起下楼。

    他下电梯点着一根烟后道,“一天到晚全是这些破事,你看着吧,回头看一圈,还得回来找我。”

    付尧担心的道,“住的人太多,会不会有火宅隐患,在新加坡这么做是不被允许的。”

    付兵笑着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却太死板,想想这是什么地方?中国首都!机会多,你去火车站看看,人来人往,扎堆。

    不这么住,那就只有睡天桥了。”

    付尧笑笑,没有反驳。

    再次回到店里,他抱着茶杯站在门口,发现对面是一家证券公司。

    好奇心驱使他走了进去,里面老头老太太居多。

    他站在过道上对着大屏幕看了一会,一片绿,正转身欲走,却被一个抱着文件夹的女孩子拦住了。

    女孩子个子高挑,穿着职业装,束着长发,睁着大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付尧道,“先生,你要开户吗?”

    付尧摇摇头,“我开不了户。”

    女孩子笑着道,“开户很简单的,只需要一张身份证。”

    付尧道,“我真的办不了,我是新加人。”

    女孩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着道,“我看着不像啊。”

    付尧掏出护照,在她眼前晃了晃。

    女孩子尴尬的笑笑。

    付兵走进来问,“要炒股啊?”

    付尧道,“我不炒股。”

    付兵道,“你不是学股票的吗?玩玩呗。”

    女孩子及时插话道,“他开不了户,我们这里只接受中国大陆居民开户。”

    付兵反问道,“你看看他哪里不像中国人了?”

    付尧道,“算了吧,我不会炒股,我学的是经济学相关的。”

    付兵道,“你要是炒股的话,我身份证借你用,多大个事。”

    付尧道,“不用的,我真要炒股票,我有美国的股票账户。”

    付兵不再坚持。

    付尧日子过得很悠哉,远在马来西亚的老娘并没有给他下最高指示,所以他也没有工作,每天起早后,吃完早饭,不去舅舅店里的时候,就骑着自行车大街小巷的转悠。

    没有了繁重的学业,更没人唠叨他,束着他,他感觉很舒服。

    一大早,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出门溜达,却被姥姥给摊派了任务,监督他舅舅去相亲。

    在老太太的不懈努力下,付兵开始了第四次的相亲之旅。

    付兵一边开车一边叹气道,“人家瞅不上我,热脸贴冷屁股,没多大意思。真不想去,你看看你姥姥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不去还不行,真烦啊。”

    付尧笑着道,“万一遇到好的呢?”

    付兵道,“像以前,简单的很,大姑娘找婆家,先看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城里人商品粮户口,高人一等,优先考虑,然后看你是当官的,还是普通工人。

    工人跟工人还是有差距的,汽车厂工人比锅炉厂工人体面多,操机床的比翻砂工抢手。

    其实,说了这么多,那会大家硬件条件差不多,开放也才没多长时间,还是吃大锅饭居多。

    不至于像现在,大姑娘挑花眼,多现实,没钱谁肯多瞅你一眼。”

    付尧道,“女性随着受教育程度提高,也更加独立。”

    付兵道,“你这是变相埋汰我没文化啊?”

    付尧解释道,“我没这个意思,以前也是信息不对称时代,现在女性的选择性多,不会轻易迁就。”

    付兵道,“哈哈,你还别说,这个信息不信息的,像以前我打死都没想到交朋友这么方便,微信上搜索下附近人,全是花枝招展小姑娘。

    不过也没有什么用,之前用你妈的车做头像,后来买了自己面包车,发了个照片,彻底没人搭理我了。奶奶个熊。”

    车子行到一个路口,付尧道,“下个路口左拐。”

    整天大街小巷的瞎转悠,许多路段他比付兵还要熟悉。

    相亲的地点是公园,老太太和媒人定下的。

    付兵把车子停在路边,和付尧在公园里左右张望,一边掏烟一边道,“真是的,什么年代了,哪里不选,偏偏选这种地方,不好找人。”

    付尧按住他的手,不让他点烟,笑着道,“万一人家不喜欢抽烟的人呢?一身烟味,还是很不好的。”

    付兵道,“万一人家真看上我了,我是不是要戒烟?”

    坚持点上烟后道,“让我戒烟,谁都不好使。”

    付尧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往公园里走。

    一个穿着蓝色碎花长裙的女孩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一把拉住舅舅,指着那个女人道,“是她吗?姥姥说,她手里有报纸。”

    付兵定睛一看,女人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圆形卷筒,是不是报纸卷起来的他不确定。

    他赶忙把烟灭了,一时间找不到垃圾桶,干脆塞进了付尧的手心,昂着头整理下领带和衣领,提一口气,缓缓朝着那个女人走过去。

    付尧追上去低声道,“忘记东西了。”

    他把自己上衣口袋的那朵塑料花插进了付兵的口袋里。

    女人三十来岁,面容素净,利索短发,坐在花坛上,看到胸前插着花的付兵走过来,笑着站了起来,“你好。”

    “你好。”付兵慌忙伸出手。

    付尧站在不远处,想不到舅舅会这么紧张。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

    他不紧不慢的跟着。

    半个小时后,他看到两个人进了肯德基。

    他也走进去,点了一杯可乐,他小时候的最爱,可惜老娘不许多喝,现在倒是可以放开喝,却已经喝不下去了。

    他把钱付完,付兵还在眯缝着眼睛看前方的单子。

    付尧低声对舅舅道,“点一份套餐就行。”

    付兵吓了一跳,白了他一眼后,果然按照他说的点了套餐,不过却是点了两份。

    付尧隔着他们两张桌子坐下,女人优雅淡定,笑意满面,舅舅的表现差多了,低着头,慌里慌张。

    又过了半个小时,舅舅在那收拾未吃完的汉堡和薯条。

    付尧大跌眼镜。

    为了塑造持家男人的人设,他舅舅也是拼了。

    吃饭,他舅舅从来是不打包的。

    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舅舅开着面包车载着女人走了。

    附近是一家书店,进去买一本书后,打车回去了。

    回到家后,付老太太一个劲的问相亲的情况。

    付尧笑着道,“反正舅舅是看上了,就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态度了。”

    付老太太不屑的道,“一个外地的二茬子有什么挑的,咱能看上她,是她造化。”

    付尧无奈的耸耸肩,他没有姥姥这种自信。

    老太太接着道,“那是老邻居介绍的,那个女的租的她家的房子,说是什么公司里上班,一个月三瓜两枣的。”

    付尧抱着茶杯,没发表意见。

    只是听老太太继续道,“只要你舅舅看得上,我也局器。”

    ps:有票的大爷大姐、小哥哥小妹妹,麻烦丢俩,新年新气象,老帽决定争口气.....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