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9、房产中介

    何芳躺了一会,喝了点热水,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勉强起身,看李和书房的灯还亮着,走进去道,“睡吧,年龄大了,不要熬夜,要学会自养生。

    你瞧瞧你,天天垮着脸,跟林妹妹有的比了,这天天能有什么不开心的。”

    李和道,“你这是变相夸我长的俊俏啊。”

    他把手里的毛笔置在砚台上,转而抱着茶壶,抿了一口茶。

    何芳把李和屁股底下的椅子拉到自己跟前坐下,笑着道,“我从来也没嫌弃你长的丑啊。”

    李和问,“要是真嫌弃我磕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何芳没好气的道,“人老珠黄,还来得及什么?要是在二十来岁那会,真的,姐不吹牛,要是招男朋友,从我们家门口,能排到县委会。

    现在,不好意思,人家喊我阿姨了。”

    李和道,“听你这口气,真是后悔了?”

    何芳道,“有什么好后悔的,姐是那种脑残志坚的典型,一条道走到黑。反正啊,这辈子是砸你手里来了,话说,你后悔了?”

    李和道,“老子万贯家财,儿女双全,非常的知足。行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先去睡吧,我明天没事,再写会字。哦,对了,好像下午听见你说你什么有教学会议?都退休了,怎么还有这么多破事?高等学校材料教学指导委员会的职位能辞就辞了,让自己清闲点。”

    何芳道,“力学教学指导委员会我是拿着津贴的呢,哪里能不出力,何况事情不多。我现在还是市基础教育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明天参加的是他们的会,好像要讨论学生减负的问题。”

    李和不屑的道,“减负?投胎没投好,既没有做海盗的祖宗,也没做奴隶主的爷爷,生在发展中国家,都是命,不能有公主病,就得去拼。”

    何芳道,“你啊,改不了那点小农见识,这里是首都,你以为是乡下考个重点高中就跟鲤鱼跳龙门似得?”

    李和摸摸鼻子道,“得,投胎中国没错,别投胎到农村就对了。”

    何芳道,“农村也有富人。”

    李和道,“那就别投胎到穷人家庭,穷人的唯一选择就是拼,就是熬,减负是害他们。”

    何芳摇摇头道,“你还是这么倔,说不通你。”

    李和突然道,“你要是真闲不住,去继续做校长,小学校长,做孩子王,没有在高校那么累。附近的联合利华中学,你随便选一所去就是。”

    何芳道,“到时候再说吧。”

    心里隐隐有所动。

    没过几日,她真的走马上任,不过做的不是校长,哪怕学校是她们家的,她也不好去占别人的位置,再说,她出来做工作,一不图权,二不图钱,只是想找个发挥余热的地方,所以只做一个普通的物理老师,在她看来就挺不错的。

    至于李和,每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看今天就能猜到明天过什么日子。

    哪怕旗下的公司接连倒闭,他也没皱下眉头。

    他在公司的高层会议上,公开说过: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现在,已经没有了小钢厂、小煤窑的生存空间了。

    只有送章舒声去机场这一天才把他毫无波澜的生活打断。

    站在机场的门口,他捏着雪茄,站在垃圾桶边上,笑着道,“怎么还走?”

    章舒声道,“在国外待习惯了,回国反而不习惯,谢谢你能来送我。”

    李和道,“应该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他感觉亏欠章舒声,想给点补偿。

    章舒声道,“别婆婆妈妈,有心思多花在闺女身上才是正经,你要明白,我这个年龄,这辈子什么都不在乎了,她是我的全部。”

    李和伸出手道,“一路顺风。”

    章舒声道,“谢谢,什么时候到美国通知我,我请你吃饭。”

    李和点点头,看着她进了机场。

    刚回到家,就从董浩董浩那里得知了付尧回国的消息,想了想后,也没再多管。

    付兵亲自到机场接机,他开着一辆掉漆的破旧面包车,喇叭开到最大,一边开车,一边摇头晃脑。

    付尧嫌弃太吵闹,给调小了声音。

    付兵不好意思的笑笑,直接给关掉了,“我以为你们年轻人会喜欢呢,我看美国佬的电影上的年轻人都喜欢跳来跳去。”

    付尧道,“不是太喜欢这种风格的吧。舅舅,你最近生意怎么样?”

    付兵道,“什么生意不生意的,一个破店,房租死贵死贵,每天拼死累活,也要捞点业务,不然房租都给不起。”

    他现在还是做房产中介,不过主要是租房,自己手里只有三套整租过来的房子,隔断装修之后转租出去,资金有限,没法继续扩张,只能依靠出租别人的房源,赚点介绍费。

    至于房产买卖,那是连锁中介的生意,他这种小店抢不到,也没顾客肯轻易信任。

    付尧道,“要不要我给你帮忙一阶段吧。”

    付兵道,“我可用不起你,要不然你妈能手撕了我,我呢,也就小打小闹,你啊,还是去你妈公司折腾吧。”

    付尧道,“我妈现在在马来西亚,还没有对我做安排,我闲暇时间很多的。”

    车子停在楼底下,拎着行李上楼,门是开着的,付老太太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招呼,身后一桌子的菜。

    “姥。”老太太的热情,让付尧一时间有点难以适应。

    老太太道,“累了吧,进去洗洗,毛巾是新的,直接用,然后我们吃饭,我乖孙肯定饿了。”

    付尧洗了一把脸,刚坐到饭桌上,姥姥已经把泡好的茶端到了他的手边,他慌忙道,“谢谢姥。”

    “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老太太拿着一瓶酒道,“你老舅等会要去店里,开车不能喝酒,要不要陪你姥爷喝一点。”

    付尧道,“坐飞机没睡好,我就不喝了吧。”

    老太太道,“那就别喝,酒不是好东西,乖孙以后别学你姥爷,酒鬼一个。”

    然后一个劲的给付尧夹菜,付尧受宠若惊,无论如何,他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

    吃好饭,付兵要去上班,付尧赶忙跟上,要跟着他去店里看看,无论如何,他是适应不了姥姥的热情。

    付兵的店位于一个老旧小区的门口,面积不大,二十来个平方,里面放着两张桌子,桌子上是电脑和电话机。

    “您好,吴先生吗?我是大通房产的,我在网上看到你有一套房子要出租是吗?”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圆脸小姑娘正坐着打电话,看到付兵过来,电话也没停。

    付尧清晰的听见了电话里传来的骂人的声音。

    但是小姑娘依然面不改色,拍下座机插簧,继续拨下一个电话。

    “您的房子是三室,具体是三室几厅几卫几厨几阳台啊?”这一次,小姑娘终于有了收获。

    付兵指着旁边的一个椅子道,“坐。”

    一边给付尧的茶杯添水,一边道,“一天至少五十个电话,哥长姐短,任他虐我千遍,我却待他如初恋。”

    付尧道,“做销售业务是这样,妈妈刚开始做家具的时候,我听她说,为了找代理商,经常不受好脸。”

    付兵正要说话,口袋的电话响了,赶忙接起来,在电话里客客气气,但是没说上两句,声音猛地高了起来,“我说哥啊,你这要求也太高了,整个十里堡你打听打听,一室户热水器、冰箱、空调齐全,在哪一个月没1800块都下不来地,我收你1200,真心不贵。”

    “什么?包你水电?”付兵嚷道,“你要是这态度,你就给自己挖个坑,爱埋哪儿埋哪儿。”

    不等电话里的回应,直接摁断了电话。

    小姑娘的电话也停了,付兵问,“吃饭没有?没吃赶紧去吃去。”

    小姑娘笑着道,“吃了。”

    付兵指着付尧道,“我外甥,喊小付就行。这是小芬,按年龄吧,喊姐。”

    付尧笑着招呼道,“芬姐。”

    小姑娘笑着道,“喊我周芬就成。”

    付兵道,“多点耐心,租房不比买菜,三分钟挑完就走,犹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说完叹口气道,“还是卖房好,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付尧笑着道,“难道你们没法做二手房买卖吗?”

    付兵道,“二手房买卖没个定准,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一个比一个谨慎,庙小门头窄,人家信不着你。开业这么长时间,我一单都没成交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