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5、难倒英雄汉(三合一)

    他老娘压根不是一般人,在商场纵横几十年,老道、果断、沉稳,让对手难琢磨,她很容易把生意场上的手段带进家里,大部分时候是无意识的。

    所以,即使是做了二十来的母子,他偶尔还是摸不透老娘的心思。

    招娣道,“怎么,你还不服气?”

    何舟把饭碗一推道,“在能反抗的年纪,当然不能选择妥协。”

    他得让他老娘明白,他何舟也是有脾气的,不能随便捏啊!

    招娣道,“说吧,什么意思?”

    何舟道,“我觉得你应该尊重一下我,你知道什么叫尊重吗?”

    招娣道,“如果你不是我儿子,我会打死你。”

    明着告诉何舟,她已经很克制了。

    何舟道,“说这种赌气话就没意思了,你儿子虽然不是天纵奇才,可也痴呆不傻啊,我觉得吧,你上辈子应该做了很多好事。”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儿子?

    赵春芳默默的在一边吃饭,甚少见的没有参与娘俩的谈话,她吃好后开始收碗筷、盘子。

    招娣起身道,“妈,你去洗澡吧,我来弄,不要你搞。”

    何舟抱着茶壶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不时的翻弄着杂志,内容都是关于物流运输的。

    不用多说,家里的杂志都是老娘买的,林林总总十几种,他看的这本是英文版的,老娘是肯定看不懂的,是他看的,他看完后还要翻译给他老娘听。

    这是他毕业后老娘新交代给他的任务,其实老娘办公室底下有个专门的编译室,原本是用不着他的,奈何他老娘非要跟他较劲,他是没辙,顺着呗。

    杂志上有很多关于物流的专业名词,他看不懂了,还得拿手机搜索下不认识的单词,做翻译一点儿都不容易。

    再遇到不明白的句式,他就得急着挠头。

    现在,他更难受了,这篇关于数据采集系统的文章,他不但连很多单词都不认识,甚至连意会都困难,通篇看下来,还是一头雾水。

    他好歹是雅思成绩105的!

    招娣搬了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对面,埋汰道,“你大学是白读了。”

    “我。。。”何舟欲哭无泪,急赤白脸的道,“我雅思考了105!”

    招娣道,“有什么用?”

    “跟你说也不懂,英语和汉语不一样,有很多专有名词,知道什么叫专有名词吗?”何舟受不得这个冤枉。

    招娣道,“那还是你学的不到家。”

    “术业有专攻。”何舟实在不知道和没文化的老娘怎么去解释语言学。

    反正没文化很可怕。

    他老娘是精明有余,文化不足。

    招娣不耐烦的道,“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要给自己找借口。”

    何舟把杂志一合,气呼呼的道,“找你公司的人吧,我不干了,没劲。”

    招娣道,“你脾气朝外人使去,跟自己亲妈使脾气是不是很有出息?”

    何舟语气无奈的道,“我没有跟你发脾气。”

    ‘更年期’这个词突然从何舟的脑袋里冒了出来。

    招娣道,“我刚刚跟你说的,你听明白没有,后天等潘应老姑事情结束,跟我去省城,从市场专员开始做,我会给你找个人带着你,好好学,不准闹脾气。

    拉货、运货、搬货的事情任何人都能做,没有什么花头,做老板的多了去了,但是你要明白,在里面是有学问的,做大的做强的,做出效益的不多。

    听妈的安排,我这辈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饭都多。”

    话语中隐隐有自得。

    何舟道,“我没有不听你话的意思,我是想自己先锻炼锻炼,你想啊,你找个人教我,是,我是能学到好多东西,但是你也不想想,人家不得顾忌点我身份?

    时间长了,真话假话我都分不清了。”

    招娣道,“除非你不带脑子,才会分不清真假。”

    何舟认真的道,“我的亲妈,你非要跟我较真这些,那就没有一点意思了,说句实话,我一点不喜欢省城,真的发展的很滞后,我去浦江这样的大都市去看看,去走走,也许会有点收获,唐僧本来是高僧,尚且去要取经呢,我只是个普通人,哪里能自步固封,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招娣冷冷的看着他道,“忽悠,接着忽悠。”

    知子莫若母,儿子是什么性格,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了,无非是摆脱她罢了。

    想多了未免心酸,她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儿子如今却要离她而去,她一时间很难接受。

    被老娘拆穿,何舟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笑着道,“我是句句肺腑,很认真的。”

    招娣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后道,“你大了,该处朋友了。”

    何舟眼前一亮,难道自己要变成人生赢家了?

    猜想里面是一个亿还是一千万?

    不!

    不!

    有一百万,他就知足了!

    他打定主意,只要有一百万,他就留家里。

    他老子的笔记本里写的很清楚:家里有矿,背井离乡,脑子有坑。

    好好的皇帝日子不过,出去受人白眼,他脑子又没病。

    现在只有金钱的力量才能留住他的心了。

    圣贤也缺钱,何况是他。

    他又不是圣贤,自然朝钱看。

    有一百万该怎么花呢?

    买车那自然是不必的,他家里的豪车多的是,宾利、平治、劳斯莱斯他随便开,夸张的说,可以一个月不带重样。

    他向来不开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没钱加油,心疼过路费。

    豪宅也不比买的,他家现在是专业地产物流商,最不缺的就是地。

    穷人才去炫耀房子。

    至于奢侈品,他不稀罕,老娘不会给他多余钱,但是向来想买什么东西,一句话的事情,衣食住行,没有一样差的,是高标准的。

    没地方花?

    怎么可能!

    有钱了,他就是真正的富二代了。

    出去和人吃饭喝酒,他底气也足啊,来,来,老板,耍我的卡!

    越想越美,嘴角咧着,搓搓手道,“处朋友也太早了。”

    谁知道老娘接下来的话,把他的心沉了下去。

    招娣道,“这是我给你办的工资卡,工资暂定五千,会有绩效,做的好会过万,不会缺你钱花。”

    “给自己家干活,哪里还要什么钱。”何舟义正言辞的拒绝。

    开什么玩笑,一个月五千块就想收买他?

    还要处在老娘的监视下?

    哪里有这种好事!

    拒绝,必须拒绝!

    招娣很满意儿子的表现,含笑道,“拿着吧,口袋不能没有一毛钱,你出多少力,拿多少钱,妈妈不会亏待你。”

    何舟道,“后面再说吧。”

    好失落。

    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

    坚决没拿母亲的银行卡,叼着烟去找二姥姥聊天去了。

    老太太正在洗碗,看到他过来,便问道,“篮子里有梨子,自己拿着吃。”

    何舟拍拍肚子道,“吃的饱饱的,你晚上吃的什么?”

    老太太道,“不能吃油腻,炒了盘豆角还没吃完。”

    何舟道,“想不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老太太刷好碗,甩完手上的水渍,一边用毛巾擦,一边道,“你顾好自己吧,你偷跑到浦江,你妈气的不得了,家里那么大摊子,跑外面干嘛。

    对家里的事情多上点心,比什么都强。”

    她跟招娣一样,理解不了何舟的想法。

    何舟道,“跟你说实话,可不能跟我妈说。一个月给我五千块,压根不够我花,我还不如出去找出路呢。”

    他老娘现在事业心十足,他预计还有二十年才能退休。

    说不准意味着,他要拿二十年的底薪。

    老太太道,“你妈没那么糊涂,就你一个孩子,她挣钱不给你给谁?给你舅舅啊?”

    何舟嘿嘿笑,老娘已经给了舅舅四套房子,做的够可以了。

    老太太接着道,“你在家里好好做两年,等娶亲有了孩子,你妈就安心在家给你带孩子,你也别怨她,你才刚毕业,没吃过亏,眼力劲没呢,她哪里敢把摊子这么交给你。”

    何舟道,“道理我懂,慢慢再说吧。”

    不愿意听老太太说教,听了两句后就走人了。

    潘应老姑的葬礼过后,他就跟着老娘去了省城。

    不过让他在老娘的公司上班是不可能的,起码现在是不可能的。

    从潘应那里借了五千块钱,偷偷的买了火车票,再次向上海滩出发。

    斜靠在火车的过道上,对着车门上的窗口,不时的张望,一边抽着烟一边哼: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火车到站已经是凌晨二点钟。

    提着双肩包下火车,深吸一口气,午夜,满是雾霾的空气,他感觉也是鲜甜的。

    这不是普通的空气。

    这是自由的,自在的空气。

    吊儿郎当,哼着小曲刚到出站口,他脸上的笑容没了。

    出站口站着两个人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一个女人绕过栏杆,走进去接过他手里的包,笑问,“小舟,早知道给你买机票,坐火车多累。”

    风姿优雅,面容亲切。

    “柳阿姨。”何舟僵硬的脸,想笑笑不出。

    早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

    不知道的话怎么可能在这里拦着他?

    他现在想哭都没地方。

    女人叫柳橙,是华东区的总经理,既是老乡,又是老娘得力下属。

    公司的总部在省城,但是重点业务区域是长三角和珠三角、津京唐,不是极有能力的,是无法一肩担起华东片区的。

    今年公司刚刚收购了新加坡普洛斯,柳橙是参与人之一。

    何舟听老娘的意思是会把柳橙提为国际业务总监,总之是相当的器重。

    既然是老娘器重的人,他就不好甩脸子。

    柳橙道,“走吧,累了吧,先给你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好好休息。”

    何舟没动,勉强笑着道,“柳姨,要不你们忙你们的,我自己有事呢,不麻烦你们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挣扎一下。

    柳橙把手里的包交给身后的秘书,一个年轻人女孩子。

    没说话,双手交叠在一起,继续笑盈盈的看着何舟。

    何舟叹口气,想逃走,那是没戏,只能无奈的跟在柳橙的身后,走到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停过来,他无精打采的上了车。

    上车后,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被拍醒后,坐在车前面的柳橙回望着他道,“下车吧,这个点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先凑合吃,明天带你吃好吃的。”

    何舟道,“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柳橙的秘书给他拉开车门,他道了声谢。

    看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街头依然热闹,路两边的饭店、烧烤摊依然坐的满满的。

    这是他喜欢浦江的一个原因,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活力,到处弥漫着,他能感受到热情,也能感受到孤独。

    走进一家湘菜馆,找了个位置,拒绝了柳橙递过来的菜单,笑着道,“你们看着点,我不挑,吃什么都可以。”

    说完,又不好意思的补充道,“有啤酒就更好了。”

    柳橙笑着道,“肯定满足你的要求,我陪你喝一点。”

    何舟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柳橙的秘书,笑着问,“刚才那位美女呢,不吃一点?”

    柳橙朝着玻璃外面努努嘴,“她比较贪嘴,明知道吃了上火出痘痘,还是吃不停。”

    何舟随着她的目光,看到那个女孩子正站在烧烤摊上,跟老板说话。

    啤酒上来后,他启开啤酒,先在柳橙面前放了一瓶,然后有给自己拿了一瓶,倒满后,一口喝完。

    他有点渴了。

    柳橙看着他喝完半瓶后,举着杯子道,“欢迎你来浦江。”

    “谢谢。”何舟道。

    菜上来,何舟闷头吃,他更加的饿。

    吃的差不多时候,他才叹口气道,“你们也太操心了,真不怕累。我觉得吧,你应该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另一份工资,却兼职干着保姆的工作,替老板的家事操心,多不划算?

    柳橙道,“你知道,我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吗?”

    何舟随口道,“肯定不是买的。”

    柳橙道,“我们家以前是种田的,如果没你妈妈,就没有我的今天,你要明白,我跟你妈妈不止是简单的上下属关系。”

    何舟举杯道,“你赢了。”

    柳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柳橙老子以前是在县里种地的,偶尔跑县城打个临工,后来进了他老娘开办的油脂厂,勉强养活五个孩子。

    但是想让每个孩子都读书,那就千难万难了。

    后来,得到了他老娘的资助,五个孩子也争气,一门居然出了五个大学生。

    在方圆十里地,成为美谈。

    其中,最出息的是柳橙。

    柳橙大学毕业后,公费去了美国,学习金融,毕业后进了经贸委。

    一时间差点盖过他李和叔叔家的风头。

    他亲耳听见李兆坤在酸溜溜的说:当年,人家请我家二和做官,我家二和都没去。

    何舟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离职进了老娘的公司,她现在至少是个处级干部。

    进老娘公司为报恩,还是因为当公仆清苦,那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柳橙把杯子里的啤酒喝完,笑着道,“到你这个年龄叛逆,我能理解。”

    何舟道,“求求你了,别误会,我这不是叛逆,早就过了那年龄。”

    柳橙饶有兴趣的问道,“那是什么?”

    何舟道,“我是久在樊笼中。”

    柳橙笑着摇摇头道,“然后呢,你觉得外面的世界自由吗?”

    何舟道,“没钱寸步难行。”

    柳橙大笑。

    她的秘书端着一盘子烧烤进来,放在桌子上后道,“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谢谢。”何舟拿了一串烤田螺。

    吃好喝足,跑趟厕所后去买单,老板指着柳橙说,钱已经付了。

    柳橙站起身道,“咱们走吧。”

    何舟跟着车子,最后在一处别墅区停下。

    在小区下车后,他好奇的望了望眼前的宅子,然后看着柳橙的秘书打开门。

    里面灯火明亮,茶几明镜,一层不染,何舟推开卧室的门,里面的床褥被罩齐全。

    他好奇的问,“这是你住的地方?”

    柳橙笑着道,“虽然我的收入不低,可是依然买不起别墅,至于租,我这么小气的人,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何总买的,去年装修,听说你来了,我就安排人打扫。

    东西还不是太齐全,你看看还缺什么,我去给你买。”

    位于张江的别墅区,没有几千万是想都不用想的。

    “不用了,挺好的。”何总从厨房出来,心中苦涩的很。

    他的小把戏小心思在他老娘那里终究藏不住,无法遮掩。

    老娘嘴上不让他来浦江,但是暗地里还是做了所有的准备。

    柳橙把钥匙交给何舟,轻声道,“好了,我的任务完成,我想我可以走了,希望你住的开心。”

    何舟忍不住问道,“我妈就没说其它什么的?”

    柳橙摇头,“没有,只是让我去接站,然后送你来这里,哦,对了,他还说,如果你愿意,门口的汽车我可以留给你。”

    何舟摆手道,“算了,我可养不起。”

    希冀的想,老娘有没有交代她给他留钱啊?

    难道不知道他是借钱出来闯荡江湖的吗?

    最终,他还是失望了。

    柳橙见他不要车后,带着秘书开车走了。

    门口是一座类似碉堡的瞭望塔,他好奇的顺着台阶走上去,远处依然灯火辉煌。

    回到屋,空荡荡的大宅子。

    插上门以后,从一楼转到三楼,又从三楼走下来,顺手搜索了下网页,此地的租金不低。

    他暗香,一个月起码能收三万块租金吧?

    那是三万块啊!

    躺赚!

    但是,也只能想想,真这么干了,他能想象到他老娘是什么表情,他会是什么结果。

    而且,他肯定会成为李庄的年度笑星。

    崭新的竹席立在墙边,他懒得铺上去,他把空调开到最低,蒙着被子睡去。

    第二天,睁开眼睛已经是九点多。

    手机上有五六个未接来电,是他同学廖磊打过来的。

    他回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了质问声。

    “什么情况,打了一早上电话没打通。你不是说夜里到吗?后来打你电话也没打通,你关机了?好不容易等你开机,又没人接,现在还没来?”

    何舟等他说完,笑着道,“没有,我这边有亲戚接我,昨晚手机在火车上没电了,没回你是怕你睡着了。”

    廖磊继续问,“你现在在哪呢?”

    何舟道,“张江,你过来吧,广兰路地铁站出来就是。”

    廖磊道,“你在亲戚那边?我不去。”

    何舟道,“不是亲戚家,我自己家,就我一个人,你来就是。速度,等你来吃午饭。”

    挂完电话,去了卫生间,拉开抽屉,里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洗漱用品,甚至还有品牌的电动剃须刀。

    洗完澡后,换上干净的大裤衩子、衬衫,锁上了门。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出了小区,路的两边是围墙,一边是小区围墙,对面是一所学校的围墙,两侧都栽着梧桐树。

    跟门口的环卫工打听下方向,往地铁站方向过去。

    地铁站门口是一个煎饼摊,他买了一盒牛奶,一个煎饼,一边吃,一边等廖磊。

    吃完后,又点了根烟,屁股虚坐在路边的铁栏杆上。

    廖磊高高瘦瘦,戴着眼镜,一从地铁口出来,就朝着何舟挥手。

    何舟起身,把烟蒂在垃圾桶盖上摁灭后,扔了进去,笑道,“走吧。”

    廖磊道,“我昨晚等了你一夜。”

    何舟道,“手机没电,我没招啊。”

    原路往回,刚到小区门口,就被廖磊拉着问,“这哪里啊?”

    何舟推开他的手道,“跟我走就行。”

    廖磊看着漂亮的别墅,眼睛都呆了,惊讶的问,“这是什么地方?”

    何舟道,“我自己家的,别大惊小怪的。”

    他自己的家庭情况,他甚少与人说,反正说了也没人信,一个经常靠借钱度日的富二代?

    鬼信呢。

    果不其然,廖磊不屑的道,“蒙鬼呢。”

    俩人大学同学四年。

    在生活上,何舟没有比他更突出的地方。

    无非是茶叶比他们好,身上的名牌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