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3、无知无畏

    来了就是丢人,而且丢人丢大了!

    身为刚出生的孩子的舅舅,只拿出来这么点东西,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整个上午,愁眉不展。

    杨淮忙着招呼客人,得了空闲,才到门口抽口烟,看到他耷拉着脑袋,因此问,“怎么了,谁招你了?别挂着脸啊。”

    伍泊雄道,“哎,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你也没说你舅舅他们这么有钱啊,你看看他们送的,再看看我送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杨淮笑着道,“跟我舅舅他们比?”

    伍泊雄道,“那当然没法比,他们送豪宅,把我卖了,我也买不起啊,我说你们家那些朋友,一个个做什么的,那么阔气,那么重的金蛇,没百十万是不行的。”

    杨淮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笑道,“你挺有志气啊。”

    伍泊雄不解的道,“怎么了?”

    杨淮道,“实话跟你说,跟今天来的这些人相比,我们家就是个穷光蛋,今天在这屋子里的人,你随便找一个,也比我们家强。”

    “比你们家还强?”伍泊雄简直不敢相信,杨家有多恐怖,他是亲眼见过的,香港所谓的大家族各个都得给杨家面子。

    有一两个比杨家厉害他是相信的,可是各个比杨家厉害,他觉得夸张了。

    他也听懂了杨淮的言外之意,杨家都比不了的人,他伍泊雄就更不用想着去比。

    自取其辱而已。

    杨淮笑着道,“今天口干舌燥的,没工夫,有时间再给你细细说。”

    伍泊雄瘪瘪嘴道,“你骗人吧你。”

    杨淮笑着道,“有什么好骗的,我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他指着在不远处踩着石磙玩的何舟到道,“那小子瞧见了没有?你网上搜索一下,他们家是全球排名前十的物流企业,当然,这不是最厉害的,他们家最厉害的是物流地产,就是仓储,前几天才刚刚以79亿欧元收购亚洲最大的物流地产新加坡普洛斯,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物流地产公司,国内不用多说,市场占有率七成,很多的快递公司、物流公司都是用他们家仓库,在国外也很牛,像美国联邦快递、ups什么的也得用他们家的仓库。”

    有时候他羡慕的不得了,这是躺着赚租金啊!

    他老子还是缺乏见识,尽做造纸、建材、家具这些辛苦不讨好的生意了。

    他接管后,也想着转型,可是船大不好掉头,许多东西,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小心翼翼的征求舅舅意见的时候,舅舅问他,核心业务做到了行业什么水平,他居然没答上来。

    然后舅舅说,不要随便扩张业务,而是该多想想,主营业务和核心是否做踏实了,是否做到行业第一了。

    如果没有,那就继续做。

    被舅舅当头泼冷水,他有点气馁,但是仔细想来,也很认可,只能愈发专注于主业,所谓的多元化要是玩不好就是死路一条。

    “79亿欧元?”伍泊雄有点哆嗦,钱在有钱人的嘴里还真是个数字。

    要不是了解妹夫的实力,在这样的偏僻的农村,听见这样张狂的鬼话,他也就哈哈大笑了。

    但是,妹婿偏偏是认真说的。

    何舟道,“对他们来说,这点钱算不了什么,哪怕自己没有,也有的是地方借钱,我还借了5亿欧元。”

    伍泊雄道,“还不了怎么办?现在钱好借,不好收啊,听说经济形势也不好,太大意了。”

    好像这钱出在他身上似得,他跟着肉疼不已。

    杨淮笑着道,“哎,我年轻我倒是不敢多说,就我家这一屋子人,你信不信,哪怕人家现在一无所有,即使让他现在从头再来,人家也比你我强很多。”

    他有一种蜜汁自信,舅舅是万能的。

    只要舅舅在,他们当中的任何一家都不可能随意破产。

    伍泊雄道,“那也太凶险了。”

    看到何舟朝他们这边过来,他慢慢收住了口。

    何舟道,“你今天做爸爸了,不多喝几杯?”

    杨淮笑着道,“你看堂屋有我坐的地方吗?你去坐着陪他们多喝几杯吧。”

    何舟道,“我妈在,我也不用上桌。”

    其实老娘今天不用来的,主要是因为前些日子刚借完杨家的钱,赶上姥爷离世,一直没顾上来登门感谢。

    心里又不免吃味,老娘做的都是几亿、几十亿、几百亿的大生意,自己还在为千把块的生活费发愁,会不会太丢人了?

    杨淮道,“看过我儿子没有,帅气不帅气?”

    何舟道,“反正将来肯定比你强,你这长相,有点随我李叔,外甥像舅,这话不假。”

    杨淮道,“你倒是长的好看,先混个媳妇再说,要不然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何舟道,“你可歇歇吧,你们的眼光我完全信任不过,找对象这种事情,还是不用代劳了。”

    屋里的人开始招呼吃饭,杨学文先把伍泊雄请到客厅,接着又回过头拉着何舟,把他往大桌子上推,他看看老娘的神色,明了今天肯定不能上这个桌的。

    刚被杨学文按到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稳,就一溜烟的跑到了下首另外一张桌子上,跟一帮老娘们挤在一起。

    而自己老娘是唯一一个上男人桌的老娘们。

    伍泊雄本来坐的好好的,但是看到何舟跑掉了,自己也坐不安稳了,他虽然脸皮厚,人有点混,可道理还是懂的,他不配做这个桌子。

    而且他做的貌似是主位?

    如果没有妹婿的那番话,他可能就心安理得的坐着了。

    所谓无知者无畏。

    现在他不敢坐了。

    刚要起身,却又被在一旁的李和按住了。

    李和笑着道,“坐,别客气。”

    伍泊雄讪笑道,“我是晚辈,哪里有坐这里的道理,不行,不行。”

    李和道,“你是客人,客人就得坐这里,推来推去没意思了。”

    “我听杨淮说了,你能喝。”李隆亲自起身给他倒酒,不管怎么样,这是外甥媳妇的亲哥,从礼节上来说,不能含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