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1、女人报仇

    何满军是单纯的无能,而何耀是骄横无能,无能的人顶多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乱糟糟,牵涉不了别人,但是又骄横又无能,就招人讨厌了,要是没招娣护着,说不准早就让人打死了。

    酒席散后,吃好饭的人都走了,王玉兰却拿着一个塑料袋在装剩菜剩饭,哪怕里面只剩下汤水和辣椒,她也全部倒进袋子里。

    李和不忍心数落,生怕刺激到她,只能温和的问,“阿娘,你是拿回去喂猪吗,回头我给你拎两个潲水桶过去,你别弄了。”

    王玉兰道,“油大,猪吃了拉肚子。”

    显然,是留着自己家里人吃的。

    陈胖子道,“你把那个丢了,我这有新鲜的,我端一盆牛肉给你。”

    王玉兰这样,她看的也不落忍。

    王玉兰道,“不行,人家还留着待客呢,我端回去像什么样子。”

    陈胖子把一盆牛肉送到王玉兰手里,拿起桌上的塑料袋,笑着道,“我换你这个,我家猪多,不怕油大,我回去喂猪。”

    王玉兰笑嘻嘻的把一大盆牛肉端走了。

    村里的人都知道王玉兰现在的情况,也都不以为意,有好心的,还招呼一声,让她走路慢一点,那一盆牛肉十来斤重呢。

    李和叹口气道,“你们都这么惯着她不好吧。”

    他也感觉有的不好意思。

    何维保老婆在一旁洗碗筷,接话道,“说句不好听的,还能吃上几口好的,她能吃就是好事。怕就怕在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做。”

    大壮老娘道,“就是,就是,现在谁还在乎那点吃的喝的,别说端一盆牛肉,她要是肯吃,我天天给她一盆都行。”

    李和苦笑。

    下午席面结束的时候,王玉兰又高高兴兴地端了一盆羊肉回去。

    这次是她自己主动不客气的端走的,还故意从向来于她不对付的赵春芳面前过去的。

    赵春芳眼皮子都没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放在以往,有人占她家的便宜,她要跳脚大骂的。

    李和回到家,发现门口堆了不少的南瓜藤,回过头发现,潘广才老娘在那抹眼泪。

    潘广才老娘道,“太欺负了。”

    李和问,“老婶,咋了?”

    潘广才老娘道,“都结瓜妞子了,还给我砍了,你说像话不像话。”

    一次两次她还能忍受,可是天天如此,她是笑不出来的。

    李和道,“老婶,明天我给你买上一车南瓜,保证以后你家不缺南瓜吃。”

    潘广才老娘道,“是南瓜的事情嘛,俺又不缺那玩意吃,菜园子里多的是呢,俺就是生气她给我砍了,招呼没招呼一声。你说像话不像话?”

    潘广才从屋里出来安慰道,“别哭了,你明天就走了,有什么好计较的。你踢死人家的鸡崽子,她砍你南瓜藤,扯平了。”

    李和问,“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潘广才老娘不哭了,讪笑道,“那都多少年了,鸡到门口拉屎,俺就想给撵走,想不到那么不禁踢,下脚很轻的。”

    李和笑着道,“婶子,你也别生气了,我代她向你道个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原来女人报仇,二十年也不嫌晚。

    潘广才老娘道,“俺要你道什么歉,算了,算了,哎,惹不起。”

    李和道,“那你吃点东西,明早要是去县里,我开车送你。”

    潘广才道,“算了吧,你忙你的,明早我去送她。”

    王玉兰已经躺在床上,听见外面的动静,还是起身朝着窗口探了探。

    李和推门,没推动,里面反锁了,正准备喊人,门已经应声开了。

    王玉兰闷声道,“下次再这么晚就不给你开门了。”

    李和笑笑,不以为意,只是道,“咱们和何家的关系还可以,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咱们能帮忙就帮忙。”

    王玉兰道,“就你会做好人。”

    李和把门插上后,她不放心,又转回身,重新确认了一遍。

    李和已经习以为常。

    老娘现在的状况,他更不敢外出了。

    一时间,他真不知怎么办。

    何老西的头七过后,李梅两口子和李隆两口子过来,找李和特意商量了这件事情。

    一家人坐在李隆的家里,李和抱着茶壶,不时的抿上两口。

    李梅道,“你该出去忙你的就去忙,我估计何芳都着急死了,你不放心老娘,可留下何芳一个人在那里也不行。”

    李隆道,“她一个人还没到不能自理的地步,我呢,以后经常回来就行,从省城回来也近。村里人,我一家家交代,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李和摇摇头道,“你们一点不知道状况,她现在买什么都是图便宜买,买肉都是买那种下水肉,现在都是我赶早集去买,根本不敢让他去。”

    只有最近几天他才同镇上的五六家肉案子交代明白了,每家肉案子塞了二万块钱,只要老娘去了,就给最好的肉,给最低的价格。

    然后王玉兰赶集回来,总是喜气洋洋,说镇上的肉案老板待她怎么好。

    李梅道,“你们别管了,接到我那去,反正我天天在家,有的是时间,我来管就行,你们安心做你们的。”

    杨学文道,“我算退休了,在家混日子,跟你姐俩人可以的,不要你们操心。”

    他这辈子最感念的是两个舅子,如果没有他们,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

    两个舅子的条件都很好,他一直得不到回报的机会,现在在老人的问题上,他自然不遗余力的要揽过来,哪怕给两个舅子减轻一点压力也是好的。

    段梅道,“那不像话,俩儿子呢,跟闺女过,要让人说闲话的。”

    李梅道,“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穷讲究,没事的,我是老大姐,该我的。”

    李和道,“她要是真愿意跟你去我倒是真没意见,怕就怕在她不愿意跟你去,她现在跑个厕所都要锁门,让她舍家跟你去,我看够呛。”

    李梅狡黠的道,“泊君要生了,我让她给我照顾媳妇,带孩子,她不能有意见,她要是不同意,我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行了,就这么定了,你们别管了。”

    ”

    。妙书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