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0、差距

    这辈子,她从来没有感觉过原来一个人是那么的难熬。

    赵春芳看俩人在那小声嘀咕,以为是说她坏话,骂骂咧咧的道,“咸吃萝卜淡操心,管你自己的破事去吧。”

    何维保老婆一连同情的看着她,罕见的没有去反驳,转身进屋,帮着料理何老西的身后事。

    何老西是何家的老大,对何维保家一直照顾有加,何维保从生病住院到后事,都是何老西和招娣父女俩料理的。

    所以,哪怕她和赵春芳过不去,她也得念何老西的好,还老大家的这份人情。

    何老西的丧事,照例由有过主持李兆坤葬礼经验的潘广才来掌控大局。

    这种事情,潘广才推脱不掉,一是何家信任他,二是他和何家的关系在这放着呢,义不容辞。

    要是别人家,别说他不乐意干,人家也不好意思找他开口,他分分钟几百万上下,料理这种事情简直是浪费时间。

    他现在终于想起来了李兆坤的好,如果李兆坤在的话,这种事情,原本是轮不着他的。

    只有村里红白喜事的时候,才显出李兆坤的重要性,没有李兆坤,许多事情,大家都料理不明白。

    何家在家办席面,李辉找了三五个人,负责起采购任务。

    陈胖子这位新晋的亿万富豪,亲自担起了主厨的责任,烧农村大席不是容易的,还是得他出场。

    李隆打电话,把上次参与李兆坤葬礼的唢呐班子请了过来,开奏。

    礼仪、规矩,繁琐自不必多说。

    这些繁文缛节,远比死去的何老西更重要。

    所以,招娣在擦完眼泪后,亲自出面操持,拿出来了一股生意场上的利索劲,有条不紊。

    李和远远的看着心疼的很,没人敢给他布置任务,他就在门口一站,遇到事情,帮着居中协调,他的优势在于说话还算好事。

    何舟是第二天下午才回来的,毕业后,没经过母亲同意,就擅自跑到了浦江闯荡他所谓的江湖。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国防生,居然找不到一份起薪四千块的工作!

    他在省城送快递,下点力气,一个月还有四千呢!

    他决然想不到,一个号称国际大都会的城市,居然提供不了月薪四千的工作机会!

    他全部身家三千块,扣掉房租吃喝,撑了一个多月,眼看房租要给不起,就要吃土了,又不好意思找家里要钱,脸呢?

    却突然接到老娘的电话,姥爷没了。

    眼泪水下来,红肿着眼睛,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一夜没睡着。

    到省城火车站,家里司机来接。

    他一到家,就被二姥姥扯到偏屋,裹了头布,穿上了孝服。

    在灵堂跪下,心里难受,眼睛却干涩起来,想哭都哭不出来。

    跪着,跪着,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出,使整个人发虚。

    却突然听见老舅何耀指责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心里有姥爷没有?”

    站起身,义愤填膺,语气很冲。

    何舟有点慌张不知所措,急忙解释道,“我一路着急着忙赶回来的,晚上没有飞机票,我坐火车回来的。”

    李和在帷幕下皱了皱眉头,刚进屋,想训斥两句,却听见李辉在那劈头盖脸的骂道,“少放些没用的狗屁,你还在省城呢,什么时候回来的,昨个你老子身体不好,你还不立马跟着回来,你在那浪什么浪?

    还让人家褚阳送回来的,你自己什么玩意,先自个掂量好。”

    他是最看不上何耀的。

    招娣不好骂,怕外人看笑话,不代表他不能骂。

    潘广才本来在帮着待客,听见响动,也进来了,同样跟着骂道,“消停点,一天到晚嘴巴跟吃过大粪似得。”

    何耀一时间诺诺不敢言,他很怕李辉和潘广才,李辉这***还揍过他呢!

    他敢跟姐姐犯呛,但是不敢在这俩人面前太放肆。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来弟拉了他一把,让他坐下,他这才有了台阶。

    来弟道,“小舟,到这坐着吧,辛苦俩晚上就好了。”

    到九点钟,祭奠的宾客络绎不绝。

    潘广才帮着接待,不好再与何耀计较。

    何家葬礼的声势肯定不如李家,但是人数上不会比李家少。

    这些年来,何家的人情往来全靠招娣,县里县外,包括对面的荷兰都有不少人情关系,这次来的宾客甚至还有不少早些年货运站的司机、油脂厂工人,招娣和他们一起同甘共苦过来的。

    从意气青年到不惑之年,大部分人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不管是处于单纯的人情,还是感念知遇之恩,他们都得来。

    李和对陈胖子道,“论在县里的影响力,我是不如她啊。”

    陈胖子道,“你常年不在家,哪里能跟给她比,不管是县里还是市里,没有几个不认识她的,也没有她不认识的,她有个好处,只要见着人家一面,就能把名字记住,见着第二面,直接喊出来。”

    李和道,“你跟隆子你们常年都在家的,怎么比不了她了?”

    陈胖子道,“不一样,隆子和刘老四早先搞废品站,能雇几个人?后来又搞酒店,也没用上几个人,再后来,他们就去省城发展了。

    招娣不一样,别看你之前搞过什么货车贷款,但是真没实惠到多少人,以前大家多谨慎,很少有人搞贷款买车的。

    哪里有给别人开车做司机稳当,不怕说句夸张的话,咱们市里凡是跑运输的,至少有一半人在她手底下开过车,而且很多人在外地做货运老板,搞土方车,搬家物流。

    别看她是个女人,做事比男人大气,不计较,切切实实的帮过许多人的,有几个不念她好的?

    像那个潘松的东风快递,规模是不小,但是论号召力,跟招娣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对姓潘的人家是害怕,对招娣人家是信服,不是一个概念。”

    李和道,“一个妈生的,差距这么大啊。”

    陈胖子不屑的道,“何耀纯属是被惯坏的,要是没招娣,还不如何满军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