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7、身不由己

    李兆坤头七一过,王玉兰每天都去割草晒,从早到晚,好像没有停歇的时候。

    偶尔午后的太阳接近四十度,李和想想就揪心,他不得不冒着挨骂的风险去拉她回来。

    河坡的两边是杂乱的野草,齐腰深,今日无风,却一片片的晃动。

    李和不用想都知道王玉兰在里面,喊道,“阿娘,这么热,还不回家啊,我都饿死了,早上没吃饭。”

    好半晌,才从草丛里冒出来一个戴着草帽的脑袋,正是王玉兰。

    她手里刚割下来的一捧杂草平放在地上,握着镰刀的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李和。

    李和道,“注意点镰刀,别割到自己。”

    他看的心惊胆战。

    王玉兰不满的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李和道,“那咱们先回家,下午再来割,草多的是,又不会长腿跑了。”

    全村除了他们家,没有别人家愿意割草了,白送给人家,人家也不稀罕要,杂草是最不耐烧的。

    地上有一把铁锹,他捡起来扛在肩上。

    王玉兰跟在他身后,走到半道又道,“锹给我。”

    李和望了望路边的杨树,然后道,“我来砍,你回家吧,先休息一会行不行?”

    老娘是要拿铁锹铲杨树的树杈子,晒干当柴烧。

    王玉兰瞅瞅刺眼的太阳,吩咐道,“这一溜铲完。”

    李和是不同意也得同意,要不指不定更加的没完没了,点点头道,“放心吧,你要多少我给你砍多少。”

    在老娘的注目下,他昂着头,举着铁锹,找准一根树杈子就铲,咔咔三两下,一根手腕粗细的树丫子耷拉了,靠树皮牵连着。

    他放下铁锹,两只手一拉,树枝一下子被拽了下来。

    “笨死了。”王玉兰嘀咕两句后,转身走了。

    李和不敢停歇,生怕老娘不满意又回头,又接连铲下来两根。

    直到见不到王玉兰的身影,他才气喘吁吁的站在树阴底下,有功夫把额头上的汗给收拾了。

    他感觉这么搞不是办法,大热天的,真是累死人了。

    干脆掏出手机给潘广才打了电话。

    潘广才道,“我就在家呢,你过来就是了,要不要来喝点,我正吃呢。”

    李和道,“快点吃,我在河坡砍树枝,你帮我问问看,谁家有电锯,再搬个梯子来,靠铁锹铲,累死都铲不了多少。”

    手心灼热,说不准再整一会磨个水泡出来。

    何况铁锹越用越钝。

    潘广才揶揄道,“你真是闲得慌,没事给自己找事做。”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能是自愿的吗?我家老太太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快点吧,我等着呢。”

    正准备挂电话,又着慌道,“别急着挂,等下,还有,把拖拉机开过来,我拉回家,在门口晒。”

    潘广才道,“等着吧,我去陈胖子那里,他家有电锯,不过还得找柴油。”

    李和道,“你去大壮家,他们家仓房我前天看了,好几桶柴油,你搬过来就行。”

    潘广才道,“知道了,等着吧。”

    李和挂掉电话,把衬衫脱掉,衬衫在水里湿了水,用衬衫擦了脸,然后在水里甩一甩,重新套在身上。

    点着一根雪茄,靠在树干上,刚准备眯缝下眼睛,后背一疼,伸手往背后一捏,是一只黑色的蚂蚁。

    蚂蚁是顺着树干爬上来的,再低头一看,地上都是一层黑黑的蚂蚁,密密麻麻,从地缝里进进出出。

    他认怂,手里的蚂蚁一弹,躲到了另一根树底下。

    潘广才和李辉、陈永强等人一人开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过来,车厢里还坐着桑家兄弟和大壮、褚阳。

    车子还没停下来,李和就喊,“你们疯了,来这么多人。”

    潘广才把车子停在路边的一条机耕道上,笑着道,“人少的话,不知道还要弄到什么时候呢。天这么热,咱们早搞完早收工。”

    李和帮着褚阳把梯子搬下来,笑着问,“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不忙?”

    褚阳笑着道,“何老西这几天都在省城,我今天刚好回来,顺路带他回来,刚从他家出来,就看到了李辉开手扶车,问他干嘛,说砍树,我就跟着来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李和笑着道,“那就别走了,晚上一起搓一顿。”

    李辉道,“那一排的杨树是我栽的,你随便整棵砍,薅树丫子麻烦。”

    李和道,“我用不了那么多,那么粗的,只有炖肉才用得着,细枝平常烧烧就可以了,都长那么粗了,随意砍了也可惜。”

    陈永强身强体壮,单手举着电锯,爬上了梯子,三两下功夫,树干从上到下,被锯的光秃秃的,哗啦啦的下来五六根树枝。

    在底下扶梯子的李辉差点被树枝砸到。

    他没好气的道,“你慢着点,挠破我头,你真要赔我医药费的。”

    陈胖子道,“你怕我赔不起?”

    随着电锯的轰隆声,又是一侧的树枝落下。

    一棵树的细枝锯完,先让李辉把电锯接着,然后慢慢的从梯子上退下来。

    李和在一边悠哉的抽雪茄,一边指挥潘广才把树枝扔到车厢里。

    潘广才道,“难怪你是做老板的,这架势。”

    彻底的甩手掌柜。

    李和不好意思的道,“晚上我做东,请你们吃好的。”

    潘广才不屑的道,“你自己能不能搞到吃的,还不好说呢。”

    李和道,“难道饭店是摆设,我请你们下馆子。”

    李辉道,“你可行行好吧,我为了你一顿饭跑镇上,闹呢。”

    桑永波道,“别去镇上了,等会去老潘鱼塘捞只老鳖,晚上炖汤。”

    潘广才道,“拿我家东西,做你的人情,你算计的真好。”

    桑永波道,“说这种话伤感情了,咱哥俩谁跟谁?”

    陈永强再次锯完一棵树的树枝,休息了一会,依然感觉胳膊发酸,问道,“这玩意重,你们谁来?”

    桑永波道,“我来吧。”

    刚从陈永强手里接过来,就感觉手一沉,他不能像陈永强那样一手提着电锯,一手爬梯子,只能先爬上梯子,再两手托起电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