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5、性格突变

    以前他不理解,现在倒是真理解了。

    钱财带给他们的,不止是物质上的增加和择偶的便利性,占有社会财富后,他们的地位有相应的提高,面对大部分人,他们有权利说不,可以不用做妥协。

    李览道,“行了吧,等你们做到了再说。”

    他想努力的做一个宁折不弯的人,不是因为他父亲有多大的影响力和地位。

    哪怕他只是一个蝼蚁,他也只想做自己。

    保持英雄本色。

    李兆坤头七之后,第一个走的是杨淮,接着老四、老五、李柯、李沛在同一天走了,最后是何芳、李怡、李览等人。

    等到“七七”给李兆坤上完坟之后,李和还留在家里。

    王玉兰枯坐在门口,偶尔发下呆。

    李和看着她满头白发,终于忍不住道,“走吧,跟我们一起走吧。”

    他实在不愿意留下母亲在这里。

    上辈子,李兆坤走后,他同样没有说服母亲,但是这辈子,无论如何,他想再试一次。

    王玉兰少见的,在脸上显出了不耐烦,她越来越爱发脾气了。

    他摆摆手道,“絮叨呢,不去,在家里有吃有喝,出门受那个罪干嘛,隆子,还有你大姐都在呢,你甭操心,你该干嘛干嘛去。”

    李和道,“可是我是你大儿子,我想孝敬你啊。”

    王玉兰道,“不缺我钱花就是孝顺了,让我去受罪就是不孝顺,在家里多好,想做啥做啥,想怎就怎么的,没人管我。”

    李和道,“你去我那,也没人管你,你想干嘛就干嘛,你要是不愿意和我住一户,我隔壁还有房子,你搬进去,自己顾自己,偶尔一起窜个门就可以。”

    王玉兰不屑的道,“我就那么贱呢,去你们眼皮子底下找不自在。你是个怕媳妇的没用玩意,我啊,真怕到时候给你们气死,在家老实呆着,多活两年。”

    李和尴尬的笑笑。

    他不晓得老娘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刻薄的。

    在他的心里,老娘一直是和善,温柔,与世无争,甚至还有点懦弱的。

    父亲没了,那个待他慈善的母亲也突然没了。

    从小到大,母亲没有给过他一句重话啊!

    一句都没有。

    他不懂事的时候,哭着闹着要吃糖,白色的糖在稀饭里拌一拌,又香又甜,那是童年的最美好的回忆。

    可惜,这种今天看来不值一提的要求,也为难死母亲了,她办不到。

    他哭啊,闹啊,各种无赖。

    甚至还开始摔东西。

    但是,母亲除了陪着她一起哭,也没有舍得骂她一句。

    后来,他慢慢懂事了,他想读书,他知道读书对改变未来的重要性。

    改变命运的迫切性和对大城市的向往,他逼迫母亲向他妥协,即使是借钱,即使是负担重,即使是揭不开锅吃不上饭,他也要读书。

    他不认命,不认输。

    母亲只能低头,把能借钱的人都能借完了。

    直到他上了大学,母亲也没有骂过他,甚至连怨言都没有,只是一个劲的说哭了孩子,对不起孩子。

    而李和一直怨恨的是父亲。

    如果不是李兆坤没本事,他的成长为何如此不堪呢?

    重生一次,很多已经改变。

    李和以为母亲的性格不会再改变,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突变。

    哪怕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现在依然很难接受。

    他忍住悲伤,笑着道,“妈,我是你亲儿子,是不是,我再怎么听媳妇话,也不能让她欺负到你头上,你放心跟我走吧。”

    但是,他说的也不是那么肯定。

    何芳和母亲是红过脸,闹过别扭的,但是都在不显眼处,她知书达理,有不高兴了,也就憋在心里,从来没有和母亲吵过嘴。

    可是何芳从来没有过和性格大变的母亲相处的经验。

    万一何芳受不住母亲的脾气呢?

    忍不住的,李和再次想起那个消失已久的身影。

    他实在不愿想起她。

    那就不想了吧。

    他蹲在王玉兰的身前,垂下脑袋来,像小时候一样,脑袋埋在他的膝盖上,一言不发。

    王玉兰道,“压着我腿了,脑子抽筋了啊。”

    李和掩饰不住脸上的失望。

    要是以前,老娘肯定会用手怜爱的抚摸他的脑袋,不管他多大的年龄。

    “真的不跟我去吗?”他带着最后一点希冀。

    王玉兰道,“每个月还是要给我汇钱的,别以为你爸不在了就可以不管我了。”

    李和叹口气,重复这种无意义的话题很累的,可是不得不回应,笑着道,“你放心,到时候我让隆子给你,每个月要多少给你多少。”

    老娘不识字,所以没有存折,也没有信用卡,所以向来只收现金。

    李兆坤过世后,在她的再三要求下,李和还陪着她去了信用社,取了李兆坤存折上的存款。

    然后背着所有人,偷偷的藏在了所有人都知道的位置。

    但是,所有人都假装不知道藏钱的位置。

    每当王玉兰哭穷,所有人都及时的送人自己的孝敬。

    这就导致所有人的口袋都必须随时装有现金,连老五家的七八岁的小丫头也不例外。

    大家都不明白,父亲离世还不足两个月,为什么母亲的性格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为什么对子女都没有安全感?

    他们以为母亲有心理或者精神疾病,建议带她去医院检查,最后被李和拦住了。

    老太太已经是耄耄之年,说句难听话,没多少年头能熬了,不管怎么样,就让她随性的活着吧。

    她这一辈子,何尝为自己活过,所有的心血都是在子女身上。

    临老,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古怪就古怪吧,他们多顺着她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

    晚上,他把猪喂好吧。

    却突然听见王玉兰的骂声。

    李和跑过去一看,王玉兰正手叉腰,堵在潘广才家门口骂,无非是过往的小事,比如南瓜藤漫过墙,枣树叶落她家院子。

    挨骂的是潘广才老娘,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看到李和过来,赶忙道,“赶忙去拉她回去。”

    李和笑着问,“老婶,你没心脏病吧。”

    老太太道,“哎,我跟你妈可是好了一辈子的。”

    她想不到友谊的小船会在临老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