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4、小命价更高

    李沛接着问道,“那你觉着他们是看谁的面子来的呢?”

    李怡本想回答是老叔或者杨家姑父或者四姑、老姑她们,但是她看到李沛和李览等人的表情后,又不自觉的多想了一层。

    这些人来到李家后,对老叔和杨家姑父顶多是热情或者平淡,甚至还有倨傲的,至于她四姑和老姑,人家压根就没有说话的兴趣,都不知道她们是谁。

    很奇怪的是,这些人看到她老子后,握手的同时,腰杆子都要弯一弯,她没有见过一个和她老子站在一起还比她老子个头高的。

    这表明了什么?

    她拍拍脑袋,自言自语道,“不能啊?”

    李沛笑着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怎么就这么一个糊涂蛋子呢?”

    “我。。。。”李怡一时间有点哑口无言,最后还是争辩道,“你们骗人吧!”

    李沛撇撇嘴道,“知道你大学推荐函是谁写的嘛,一个是钱伯斯,一个是比尔盖茨,你以为呢?”

    两个推荐人皆是世界级的富豪,完全不是他老子这种土豪可以比的,唯一比他们强的是,他老子有个好哥哥。

    李怡终于羞愧的低下了头,她太不通时务了,他老子要是没点能耐,怎么可能虽然让人给她写推荐呢?

    她现在犹自记得,他老子当时的随性和自信,好像从不怕别人拒绝似得。

    她特别的感动,她老子居然为了她去求人,果真的父爱如山。

    但是,听见爸爸说:谁敢不给老子面子,就别怪老子小气,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都不懂,还做什么生意。

    听完后,那点感动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如何,她老子都改不了那吹牛的毛病。

    李柯道,“一点儿兴奋的感觉都没有?”

    李怡猛然醒悟道,“我爸给我的卡。。。”

    话未说完,哥哥李览已经举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在自己面前晃荡。

    李怡欲哭无泪,“我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李柯笑着道,“去补一张就是了。”

    晚上,在县城的酒席,李和点名要求李览、李沛、杨淮参加。

    他们没法推脱,提前到县里,一人手里抱着一台电脑,背诵默记王子文发给他们的ppt文档,上面全部是宾客的简历和照片。

    五百多页的ppt,涉及到200多人,每一个宾客的企业规模,发家历史,家庭成员关系都做的非常详细。

    甚至于怎么去称呼,都做了备注,有的只能以兄弟相称,有的要喊爷爷,有的要叫叔叔。

    王子文还特别交代,必须记清楚了,这是涉及到家教问题的。

    给李老二丢脸是什么后果,他是不需要多说的。

    看了一百多页后,杨淮不耐烦了,对王子文道,“王叔,到时候不是大舅带我们引荐吗?大舅怎么说我们怎么称呼就是了,何必这么麻烦。”

    李沛和李览一副看白痴的神色。

    杨淮瞬间明白过来了,刚才只顾抱怨了,根本没多想他舅舅是什么人,他舅舅有可能是认识大部分人,剩下不认识的,舅舅有可能也没认识的打算。

    指望舅舅去背这份宾客名单,那是不现实的。

    还得靠他们自己。

    王子文笑着道,“我和齐华齐总认识所有人,但是到时候是李先生领着你们,我们虽然也在跟前,可帮不了你们,因为不好贸然插话。

    如果是李先生认识的还好,如果是他也不认识的,而你们也不认识,可能会有点麻烦。”

    李览无奈的道,“这么背不知道背到什么时候呢,这样吧,咱们要不要分开背,分成三部分,每个人都背一部分,到时候遇到人,只要我们中年有一个人认识的就行。”

    不失为一条稳中带皮的正确打开方式。

    李沛道,“平均分成三部分,谁背第一部分呢?”

    他们三个已经把第一部分梳理清楚了,现在谁选择了第一部分就是占便宜。

    在偷懒这件事上,哥三个是没有一个肯谦让的。

    杨淮道,“这更简单,开头的部分不算,剩下的部分再重新划分成三个部分。”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王子文不置可否,没法子反对。

    他也明白,时间太太仓促,让他们一个人就背完这么多,也不是太现实。

    如果现场捅出来篓子,闹出来尴尬,他有理由,最后背锅的一定是他。

    老板吩咐出来的任务,他没有完成,他有什么好辩解的?

    再说,一个是老板的亲儿子,一个是亲侄子,一个是亲外甥,老板能怎么的?

    那么,受苦受累完了,最终倒霉的还是他。

    跟着老板多年,老板的尿性,他还能不了解?

    晚上的聚餐大家都是肃穆、严肃的。

    因这是李兆坤葬礼的追悼会,酒席是顺带的,要是热烈欢腾,喜气洋洋,显然是完全没有表达出自己的哀思之情。

    不能因为见到了李和就太兴奋,兴奋过头了就是悲剧。

    当晚,李览三个人跟在李和、李隆的身后,一同对来参加李兆坤葬礼的宾客表达了感谢之情,顺带联络下感情,交换下经济发展的思路。

    李览和李沛等人一直表现的很得体,中途也没有什么小插曲。

    总之,这是一场很完美的追悼会。

    结束后,李览感叹道,“每个人都是生活的演员,没毛病。”

    李沛道,“嘀咕什么呢,瞎嘀咕,咱们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下,活的阳光敞亮,没有过挫折,哪里懂别人白手起家的辛酸。”

    杨淮笑着道,“得,我又想起来我爸那话了,没有让别人敬重的本事,至少要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耐。

    咱们啊,是没遇到横的,真遇到了,同样得低头,哪怕是恨急了他,也得在面子上恭维他。”

    李览拱拱手道,“你二位说的跟真的似得,我受教了。”

    他了解这俩货的性子,不是能受委屈的人。

    李沛笑着道,“我是认真的,自尊成可贵,小命价更高。是人啊,都得学会经营人际关系这一套。其实,父辈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让我们摆脱这些束缚,活的更自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