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2、憔悴支离为忆君

    奶奶一个人躲在无人处哭,他们倒是不好上前安慰,他们想给她片刻的宁静。

    这个时候要是上前打扰她,那不是为她好,反而是有点残忍了。

    李沛道,“你一直问我想找什么样的爱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不管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她看我对眼,能陪我到白首。”

    从小到大,爷爷宠爱他们,他们也喜欢爷爷,总归比强势的父母好许多。

    但是,爷爷在父母和大伯、姑姑们的眼里永远是反面教材。

    偶尔他老子教育他的时候,还会顺嘴说上一句:千万别学你爷爷!

    从功利的角度来说,他爷爷这辈子确实是不成功,一个不怎么地道的乡下老农民而已,不过有一项成就是许多人比不来的,那就是儿女一个比一个厉害。

    从他姑姑到他老子和大伯,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如果要认真评选什么中国年度风云人物,他老李家至少要拿一半的名额。

    最最重要的是,他爷爷能把几个儿女吃的死死的,而媳妇、女婿还说不来一句瘪犊子话。

    起码,从他没从他老娘段梅的口中听过什么关于爷爷李兆坤的坏话。

    如果老娘有什么怨气和针对的话语,那也是瞄向以和善、温柔和老好人著称的奶奶。

    这种神奇的现象,他不曾加以研究过,现在细心想来,简直是很玄妙。

    李览笑着道,“想的美,奶奶这种性子的,你还能往哪里找。”

    他不是在爷奶身边长大的,但是对爷奶的性子都所知甚详,在***心中,爷爷永远是天,永远是地。

    不管爷爷过得如何潦倒,如何不堪,都不会改变爷爷在奶奶心中的形象。

    奶奶愚昧吗?

    不见得。

    奶奶不识字,写个名字也跟鸡爪印子似得,但是,心里也有小九九,拨起小算盘的时候,也是不吃亏的。

    他爷爷混账吗?

    更不见得。

    他记得他姥姥在世的时候,提起他奶奶直摇头,提起他爷爷赞不绝口,俩字,敞亮。

    奶奶肯对着爷爷一心一意,还是有爷爷的好处的。

    爷爷哄起奶奶来,他们这些做小辈的,简直有点吃不消,总之儿童不宜。

    李沛揉揉眼睛,又点起来一根烟,闷声问,“你呢,怎么样,有头绪没有?”

    李览拒绝了递过来的烟,然后道,“能不能问点新鲜的,三十来岁都不着急,我二十郎当慌什么?哦,对了,我觉得佘子羚好像对你有意思,你没一点感觉?”

    李沛奚笑道,“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娶她?大家都很忙的。”

    李览道,“她人很不错的,而且也门当户对,如果你俩真成了,老叔他们肯定也高兴。”

    李沛道,“做朋友可以,谈恋爱免了,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所谓的知识女性,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是不是,还是走心比较好,要脑子干什么。”

    李览揶揄道,“走肾的也不少吧?”

    李沛道,“再说我就告你诽谤了,早就过了那年龄,我再不济,也不能拿自己名声开玩笑,我向来还是很爱惜羽毛的。”

    李览道,“过年的时候,听爸的意思是让你回来主导一家集团公司的财务工作,怎么不考虑一下?”

    李沛摇摇头道,“没戏,我爸凶我几句,我能跟着唱反调,大伯批评我,我能撅蹄子?”

    李览想了想道,“好像不能。”

    李沛道,“那不就得了,我都不愿意在我爸那拘着,再去大伯那边,简直给自己不自在了。

    像我这种年少多金的,多少人想羡慕都羡慕不来,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我啊,就该偷着笑。

    真混不下去了,我倒是不介意去和他们低头,求口饭吃。”

    自由的前提是经济独立,如果他的经济状况恶化了,他才愿意牺牲自由,听任父母的摆布。

    李览道,“那你怎么样都混不到那地步了。”

    李沛的规模做的有多大,他不是太清楚,但是看他志得意满的状态,就知道肯定不差。

    因为,他了解李沛,李沛没有这么容易知足。

    李沛把烟抽完,已经听不见***哭声了,好奇的从麦稞里探出脑袋,看到他奶奶正蹲在坟头拿着一根小棍子拨拉未烧尽的火堆,偶尔有飘落到别处的黄色纸钱,也被他奶奶小心的捡起来扔到火堆上。

    李览也跟着瞅,叹口气道,“我看了,没十天半个月缓不过劲。”

    火越少越旺。

    他看不到***脸,又听不见声,但是凭着第六感,感觉奶奶在哭。

    他的心更心酸了。

    李沛道,“以前不知道奶奶图阿爷啥,其实现在倒是看明白了。”

    李览问,“明白什么?”

    李沛道,“阿爷有钱没钱,他这辈子的注意力都是在烟酒和唢呐上,对其它事简直漠不关心,用诗意的语言来说,就是纯粹。

    纯粹的男人,有时候还是挺有魅力的。”

    李览愣了愣,想不到李沛会有这番见解,他赞同道,“说的也是,像我也比较纯粹,除了围棋,好像也没别的爱好了,你也很纯粹,除了花姑娘,也没什么在乎的。”

    李沛道,“我发现你小子变坏了不少,动不动就是花姑娘,浦江我不是太熟,要不跟我去羊城或者深圳,包你满意。”

    两个人随意瞎聊,想到什么说什么,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看到老太太离开坟头,上了田埂小路,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矮着身子穿过麦地,跑到了公路上,开车回家,在王玉兰面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王玉兰笑呵呵的做了一锅面条,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表示好吃。

    吃好饭,又抢着帮老太太刷锅洗碗,然后哄着她上床睡觉,待确定她真睡了,又关上大门,跑到李沛家了。

    “我去年利润五千万吧,研发投入了三个亿。”李柯正在给李怡普及工业常识。

    “这样太冒进了吧?”李怡掩口惊呼。

    “傻丫头,研发可以计入成本,抛去成本才是利润。”涉及到自己的专业领域,正在啃梨子的李沛忍不住插话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