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1、情为契阔生

    看着她那慈祥的笑脸,李沛的心反而难过起来。

    他把旁边小推车上的两袋编织袋提了下来,一边往火堆上扔,一边道,“早上在佳伟家吃的铁饱,一点儿也不饿。

    你早上吃东西没有?”

    王玉兰没有直接回答,转而问道,“你爸他们给你爷酒没有?早上起来晚了,要说没来得及说。”

    李沛道,“给了,三大缸,酒厂拉过来的,肯定管够,喝一年估计都喝不完。”

    王玉兰道,“他就好这一口,不给肯定又骂人,真是受够他了。”

    李沛道,“你放心吧,我以后再给他买。”

    烟雾过大,他小心翼翼的扯着奶奶,把她往边上拉了一点,夺过她手里的棍子,然后道,“我来弄吧,你们回去好不好?”

    王玉兰道,“搁过去都舍不得烧的,这些衣服值钱了。”

    李沛道,“时代不一样了。”

    李梅问道,“钱给人家补完了吧?都要给,不能落人话柄,显得咱家不讲道理,欺侮人。”

    李沛道,“补完了,何老西带我挨家去给的。”

    李梅道,“这么费事,早知道让你姑爷下午去送得了。”

    李沛道,“费什么事,开车很方便的,不过吴悠她那老子,叫王大龙,硬没收钱,怎么给都不要。”

    王玉兰道,“不要就不要吧,他个老东西,俺们替他养闺女,他好意思要钱我骂死他。”

    李沛愣了愣,决然想不到好脾气的奶奶会说出这番咄咄逼人的话。

    李梅的手机响起来,接了一个电话后,低声对李沛道,“我去县里一趟,你老姑家那孩子感冒发热,我去看看,一天到晚都是事,你在这陪着你奶。

    回家招呼你广才婶子来给弄点吃的,让你奶填填胃。”

    李沛点点头道,“你放心去吧,我陪着奶没事的。”

    衣服扔的越多,火堆越大,烟雾越多。

    烧了一个多小时,火势才慢慢小起来。

    有些衣服慢慢烧成了板结,黑黑的一整块,他用棍子拨,却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拨拉到一边,待凉了后,用手搓掉黑灰,居然是个金戒指,被烤的软乎乎的。

    王玉兰接到手里道,“难怪说一直找不到呢。”

    李沛道,“有些东西越是刻意找越是找不到。”

    王玉兰把戒指放回口袋里,突然愤愤不平的道,“你爷没给过啥好东西,就送了个这破戒指,还弄丢了,一直说要给重新买,都没买。”

    李沛感觉好笑,忍俊不禁的道,“奶,明天我送你一个行不行?”

    王玉兰道,“要你的干嘛。哎,这一天天的。”

    李沛问,“哪里不舒服吗?我送你回家吧。”

    王玉兰道,“就是没力气,你爷活着吧,感觉没啥,真这么没了,浑身不自在。他以前常出去,架不住年底也就回来,现在好了,什么都没谱了。”

    李兆坤是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李沛道,“奶,你别太难受了,爷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子的。”

    王玉兰道,“你别看你爷平时凶巴巴的,要是我先没了,他指不定还不如我呢。”

    李沛突然想起来在香港那一年,奶奶中暑,一下子晕倒,爷爷大哭的场景。

    他旧事重提,笑着道,“那是我第一次看他哭,也就见他哭过那一次。”

    王玉兰得意的道,“他是死鸭子嘴硬,有错也不认,讲理也不听。”

    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何舟的,交代几句就挂了。

    王玉兰道,“你们去玩吧,这几天也累坏了,别管我。”

    李沛道,“何舟找我的,就问我在哪里,没什么事的,奶,要不这次跟我走吧,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他是奶奶带着长大的,自然很了解奶奶。

    爷爷走了,奶奶一个人该多难熬啊。

    想的多了,真替奶奶揪心。

    王玉兰道,“不去。”

    很干脆。

    李沛撒娇道,“你孙子我在外面吃不好,喝不好的,你去了,还能帮我做做饭什么的,你不心疼下你孙子啊?”

    王玉兰道,“俺多贱皮啊,还得去给你做饭。哎,你赶紧找个对象,下个崽,去给你看孩子行。”

    李沛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明火终于熄了,再怎么拨拉也没有了火,只剩下一堆黑色的灰烬,兀自冒着烟。

    他给拉开车门,让奶奶上车。

    “俺走走路,你开车吧。”王玉兰摆摆手后,两只手背在身后,沿着小路走了。

    李沛坐在车里,准备让奶奶先走,自己在身后盯着,点着一根烟后,仰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

    烟头烫着手了,才扔到地上,睁开眼睛,发现前方已经没了***影子,左右看看,什么也没。

    以为奶奶已经到家了,先回奶奶家,屋里上下找了一圈,没见到人。

    李览问,“找谁呢?”

    李沛道,“看到奶没有?”

    李览摇摇头,“没有,跟大姑在河坡吧,我刚刚要去,她们没让我去。”

    李沛什么也没说,转回身去自己家里,自己家只有李柯和李怡两个人。

    他的心一下子慌了。

    李览早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之处,也跟着追了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

    李览问,“怎么了这是?”

    李沛挠挠头道,“刚刚跟奶一起回来的,转过头不见了。在庄子里再找找吧。”

    李览上了车道,“去坟头吧。”

    李沛一拍脑子,懊恼的道,“瞧我这猪脑。”

    车子出了村子,往坟地方向开。

    坟地周围全是麦地,车子开不进去,只能把车子停在大路上。

    李览下了车,遥遥的指着一个佝偻的身影道,“那个是奶吧?”

    李沛松了口气,然后道,“是她,腿脚蛮快的,这么会走到这了。”

    两个人,一人手里夹着一根烟,慢慢的往坟头方向去。

    正要接近坟地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呜咽声。

    两个人对视一眼。

    很默契的都蹲在麦田里。

    麦苗勉强遮住他们的脑袋。

    那哭声,渐渐大起来,也越来越响亮,慢慢的又带着一种嘶哑声。

    李览和李沛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