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40、与化去而不风兮

    李沛站在他老子身后,目不斜视。

    今天来的客人里最大的官是镇里一把手,还是因为和李家派上七八层亲戚关系后才来的,称呼李和为表哥。

    他大伯的面子很大,但是还没有大到让领导们傻到给别人落话柄的地步,人家来送花圈、挽联还是因为李兆坤是中国联合利华慈善基金会候补理事、皖北工商联副会长。

    这些个名头是爷爷过世当天晚上定下的,他昨天也才知道的。

    在场除了亲戚朋友,大部分都是商界翘楚。

    他自然要庄重一点。

    鞭炮声过后,他们家里人开始在坟前磕头。

    待潘广才大喊,“孝子贤孙回礼”。

    他们才站起来,掉转身子向在场的同样正在给爷爷坟头行鞠躬礼的宾客回鞠躬礼。

    这会他才有机会仔细的看周围,黑压压的全是人头,起码有千把人,有来祭拜的,还有部分其实是方圆左右挤过来看热闹的。

    父亲和大伯、姑父他们去同宾客们寒暄了,并且带他们去县里的酒店。

    而他和杨淮、李览等人需要留下来处理满地狼藉。

    宾客散尽,麦子全部糟了殃,放眼望去,十来亩地的麦子,没有几颗是站着的了。

    一个老汉坐在田埂上抽烟,看到李沛过来,勉强挤了点笑容,指着坟头烧的正旺的纸钱堆道,“孩啊,收拢收拢就差不多了,别烧了,风吹不跑就行。”

    李沛认识这个老汉,是他老娘在上坝的亲戚,他姥爷没出五服的叔伯兄弟,因此道,“二姥爷,这几块田也是你家的吧?”

    老汉道,“以前是桑永阳家的,让你妈说了一声,我就捡着种了。”

    李沛从李览手里接过一沓钱,递给老汉道,“二姥爷,没给你具体量地,差不多也就这些,可别嫌弃少。”

    老汉摆手道,“当我啥人呢,钻钱眼了?”

    李沛塞进他裤口袋后,又给捂紧,挡住他的手道,“我可没那么想,不过这是我老子布置的任务,你要是不接着,我老子要揭我皮的,你老啊,就当可怜可怜我。”

    老汉道,“那我回头找你爸说去,都是家里人,没必要这么客气。”

    手刚放下去,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然后又抬了起来。

    不远处有好几个人扛着铁锹向这边张望。

    李沛走过去,聊了几句之后,挨个给了钱,然后看着他们高高兴兴地走了。

    看到何舟姥爷何老西在朝他招手,他小跑过去,问,“何大爷,听说这几天不利索,不躺着?”

    何老西道,“以后有的是机会躺,现在着什么慌,还有几家没给?”

    李沛道,“给了四家,剩下还有几家田块我不知道是谁家的,准备回去问广才叔呢。”

    何老西道,“你们开车,我带你们去,是河湾和上坝那边的,我都打过电话了,脸皮薄,不好意思来。”

    李沛道,“那没比这更好的了,你老受累。”

    何老西道,“尽说些没用的屁话。”

    走到公路,上了李沛的车,见李览他们还要跟上来,就摆摆手道,“你们都好好休息吧,用不着那么多人。”

    李览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沛道,“我跟何大爷去了,你们回吧。”

    田块小,分属的户数多,他跟着何老西身后一连去了六家,其中有五户收了钱,只有一户是坚决不肯收的,那就是吴悠的亲生父亲王大龙。

    回来的路上,何老西感慨道,“想不到这糟老头子今天这么有出息了,给他送钱他都不要,倒是小瞧他了。”

    五万块钱放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小数目。

    李沛一边开车一边道,“听说吴悠姐每年还给他钱呢。”

    吴悠是他大伯从河坡上抱回家,然后吴驼子抚养长大的,具体的内情,他还是知道不少的。

    何老西道,“要不然你以为那老头子能有钱盖洋楼给儿子娶媳妇?丫头就是太心软,当然,吴驼子也不在了,那是人家亲生爹妈,咱也不好多说。

    就是这丫头命特苦了一点,这趟回来,看着又瘦了不少,不过精神头好了些。

    我们是老了,帮衬不了什么,你们在外面也多照应她一点。”

    李沛笑着道,“吴悠姐是心软。之前找的那男的,那真是闭眼找的,她喜欢,我们也没办法。离婚了吧,大家心想能收拾收拾王八犊子,我跟大伯,还有广才叔我们一起去的,大伯大耳刮子抽的,要不是吴悠姐拦着,那绝对往死里搞。”

    何老西道,“二和也去了?”

    李沛道,“我们去他们家的。那家伙不知死活,以为吴悠姐家没人呢。在我大伯面前嚣张的很,又说认识这个,又跟谁处的好,他一家子都是这路货色,他老子也以为自己了不起。

    我大伯啥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真惹毛他了,天王老子也不管用,他一巴掌朝抽过去,广才叔又接着踹了一脚,解气的很。

    ”

    何老西道,“哟,也没听说过这档子事,要不然我们也去了。”

    李沛道,“我爸听说我大伯去了,他都没露头,去多了没用,招呼这种小瘪三,本来我一个人去就行的。吹牛什么关系硬,家里有钱,其实就是做五金件的,没怎么费力,全家回到解放前。”

    其实偶尔心想自己要是惹出什么麻烦,家里人会怎么替他出头?

    可惜,这么多年,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真有招惹他的,那就是脑子不正常的。

    对于脑子不正常的,没人屑于和他们计较,也就一笑而过罢了。

    行到半道,何老西要下车去看看自己家的麦田,李沛就把他放心了。

    刚上河坡,远远的看到了一阵飘起来的烟雾,待近了,他才发现是他奶奶和大姑。

    把车子停在一边,走下来,看到俩人正在烧一些衣物,都是爷爷生前穿的。

    他关心的问,“奶,身子好些没有。”

    王玉兰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不停的拨火,听见孙子喊她,就回过头道,“你爸他们都去县里了,你要是不去,就在家吃点,家里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