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39、乌巷奏喜丧

    转而问李览,“你认识几个?”

    李览摇摇头,“我只认识一个泰国的,大前年去泰国参加围棋赛,是他负责接待的,当时怪不好意思的。现在搞的这么热闹,估计我爸回来养老的梦想是破碎了。”

    按照爸爸的设想,以后老了就回乡里来养老,但是眼前把他的老巢暴露在公众的眼前,估计以后得不了安宁了。

    杨淮道,“我估计啊,明天会更多,现在才来多少。”

    李沛道,“不能,我听见大伯跟齐华说了,美国和欧洲的都不能再来了,要不然他这就变成了纯心招摇,不是他本意。”

    何舟吐个烟圈道,“那么多记者确实是吓人,只要有一个人乱写,对李叔都不是好事情。”

    李览道,“公关的事情王子文已经在做了吧,倒是不用我们操心。”

    天晴了,雨停了,有星星,有月亮。

    他抽完一根烟,感觉不尽兴,又从杨淮手里接过来,续上一根。

    他好长时间没有抽烟了。

    回到堂屋,李和对他们道,“都自己找地方睡觉,留我一个人就行。”

    不由他们说话,就要赶人。

    杨淮道,“你一个人也孤单,我们陪你多好。”

    老四道,“你们听话,看看何舟家,还是佳伟家,有地方睡就去,这里不用留这么多人。”

    老五道,“我也留着吧。”

    老四道,“看看现在几点了,孩子等你,还没睡呢,别把孩子熬坏了,赶紧去哄孩子去吧。”

    李柯拉住道,“老姑我们去看奶吧,在我家呢,一整天没吃喝了。”

    王玉兰一整天躺在床上,神神叨叨的,让所有人都跟着揪心不已。

    李和催促道,“都给我走,别等我骂人。”

    大家都了解李和的性子,见他较真,也不好再多说,一起离开了屋子。

    屋里一时间只剩下他和老四。

    “你还不走?”李和挑着眉毛问。

    老四道,“我陪你吧。”

    李和道,“那你在墙上靠着迷瞪会,他走了就走了,别把我们活人给累坏了。”

    老四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过年的时候还挺好的,怎么说没就没,这人啊,说不准的。”

    李和道,“你是开医院的,这种事情还见得少了?生老病死,老天爷管。你也不用哭,他是享了福的,咱们待他不差,作为子女也问心无愧。”

    老四道,“其实我可以待他更好的,想想他一辈子也挺可怜的,不容易。”

    现在细心想来,父亲一辈子是够辛酸的。

    一个农民,没有什么文化的,受环境所限,见识的少,一辈子像个没头苍蝇似得,东窜西窜,尽做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她相信父亲更多做的是逃避。

    他没有勇气承担生活的责任,到处在找运气,最后一事无成。

    她现在一点儿也不责怪他,因为那是人的本能,人总是会选择最容易的那条路走。

    他一辈子只顾自己图乐呵,可也没伤害到谁。

    至于下辈子。

    她想,如果有选择,她还是愿意选择这样的一个父亲。

    相对于别人的家庭来说,她是多了崎岖与坎坷,可是这样的父亲永远不会干涉她的人生,不会对她有歧视,不会对她有说教。

    她只要自己对自己负责,做自己的努力就好。

    李和道,“如果有错,那也是贫穷。你看会火盆。”

    门口是白布做的帷幕。

    他走到帷幕后,点着了一根烟。

    抬起头,就看到何芳过来。

    何芳走过来道,“完犊子了,你这又抽上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少抽一点吧。”

    她忧心忡忡。

    李和道,“没事,抽口烟,看能不能好受一点。”

    何芳道,“好受什么,心理作用罢了。你晚饭没吃吧?”

    李和道,“吃了,大壮媳妇做的面,一人吃了一碗。老太太怎么样?”

    何芳拍拍他身上的麦秆屑,然后道,“挂了两瓶葡萄糖,没多大事,你放心吧。其实也能想象到,她跟老头子关系多好,突然没了,肯定不好受。

    刚刚也在想呢,要是你没了,我该怎么过,我想明白了,争取跑到你前头,要不然该多难熬啊。”

    “呸呸...”李和唾道,“什么胡话都说,那我就好受了?”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失去何芳,他该怎么活。

    何芳道,“所以我自私啊,如果没了你,我宁愿去死呢。”

    李和板着脸道,“故意的是吧?”

    何芳道,“跟谁说话呢?注意点语气。”

    李和摆摆手道,“去睡吧,别管我。”

    何芳道,“那我走了,晚上我陪老太太睡。”

    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最后一根了,不准再抽了。”

    见李和点头,才走。

    宋谷、王子文和董浩一直坐在前屋的凳子上,看到李和过来,站起身异口同声的道,“李先生。”

    李和问,“齐华他们呢?”

    董浩道,“有些客人是李隆先生不认识的,齐华去县里帮忙了。”

    李和道,“你们留一个人就行,轮流休息一会。用不着这么多人,都熬着,明天要办事反而没人了。”

    王子文道,“潘广才潘总已经帮我们安排了住处,李先生,你放心吧。你要不要休息一会?”

    李和道,“不用操心我。”

    董浩拎着一个暖水瓶,跟着李和进了堂屋,帮他的茶壶灌满茶,悄悄的出来了。

    按照乡下的习俗,停棺三天后,正式出殡。

    李家的祖坟地是附近方圆几十里地公认的风水宝地。

    坟地的周围全是绿油油的麦田,刚出头的麦穗长的正欢。

    可是今天都得了灭顶之灾,方圆左右站的全是人,只见人头,不见麦苗。

    除此之外,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引魂幡和花圈。

    虽然这几日是晴朗,可是麦田依然泥泞,裤子上、衣服甩的都是泥巴,但是没有人有一句怨言。

    李兆坤的骨灰盒今日正是埋葬于此。

    骨灰盒入坑后,唢呐悠扬,鞭炮震天响。

    灰色的空气中,反而有一种欢快的味道。

    李隆对一旁的李沛道,“等老子到了那天,千万不要再吹这玩意。”

    兄弟俩没有大修土木,骨灰下去后,成了个土堆,前面是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

    墓碑很小。

    但是一想到给墓碑题字的人,大家就不会轻视这块墓碑的分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