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8、仰天无一席

    付兵眨巴眨巴眼睛,不敢置信的道,“让我去相亲,瞎闹,现在我是要啥没啥,拿啥结婚,脸给人家打啊?跟你妈说,赶紧熄了这心思。

    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相亲,老土不老土。

    倒是你,年龄不小了,该找对象了。”

    付尧道,“房子家里有,妈妈名下有房子,下午我们去挑一套吧?”

    姐姐名下有房子,付兵是知道的,所以付尧这么说,他不意外,可是具体有多少套房子他是不得而知,笑着问,“也是你妈说的?”

    付尧点点头,“妈妈说房子是送给姥姥的,年纪大了,爬楼不方面。”

    付兵道,“以后再说吧。”

    以前他愿意占姐姐便宜,更多的是因为年轻不懂事,现在不愿意占姐姐便宜,是因为开始慢慢的要脸面。

    付尧道,“昨天姥姥爬楼差点摔跤了。”

    付兵的眉头皱的更深,从感情上来说,他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老娘和老子过好日子呢?

    但是,这是姐姐在变相的扶持他啊!

    “电梯房那更麻烦,一停电,爬楼爬不上。”

    付尧笑着道,“妈妈说有别墅区,两套连在一起的,我们可以挑选一套。”

    付兵指着自己的脸道,“你看我像住得起别墅的人吗?”

    出来的这些日子,除了吃喝睡,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满大街小巷的溜达,不过大部分都是普通住宅和商圈,至于别墅区,他压根进不去。

    人家的保安还跟他免费给他做了一番科普,房价先不提,光是物业费一年就要十几二十万,事实上,不是普通人能住得起的。

    付尧笑着道,“会有办法的。”

    付兵道,“还是你妈给呗?可拉倒吧。”

    付尧道,“那我们去看电梯房吧。”

    他如实依照老娘的策略来做。

    不等舅舅反应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出了小区,刚好一辆公交车停下,三两下窜上了公交车,投完币后,一前一后的坐着。

    汽车跑了两站地后,付兵忍不住拍拍付尧的肩膀,“晓得往哪里去吗?急吼吼的跑上路,别尽绕路了。”

    公交停住了,有驼着背拎布袋的老太太上车,付尧第一时间让开位置,让老太太坐着,老太太笑着说了声谢谢。

    付尧含笑点点头,然后站在付兵的旁边,扶着栏杆道,“姥姥说928坐五站就到地方了,那里有两套装修好的房子。”

    付兵疑惑的问,“你姥去看过了?”

    付尧道,“前天去的。”

    公交站很快到站,两人下车,付尧先找到了小区的位置,进入里面后道,“是25号楼。”

    小区很规整,但是门牌号却不是那么有次序,两个人兜了一大圈,也没找到25好楼,最终找了个在门口铲雪的老头。

    老头详细的给他们俩指明了方向。

    两人这才找准位置。

    按电梯上五楼后,付尧从口袋掏出一长串钥匙,挨个试到第三把终于打开门。

    房子是崭新的,发亮的木地板,洁白的墙壁,整洁有序的家具,看着不像住过人的样子,付兵从里里外外转一遍后,又踩着木梯上了阁楼。

    “多大面积的?”

    付尧道,“大概120平。”

    付兵问,“算上阁楼不止吧?”

    付尧摇摇头道,“应该没算上。”

    他进里屋,从一个抽屉里掏出来产证本,笑着道,“果然没有算上,上面标注的面积是124平。”

    付兵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里?”

    付尧挠挠头道,“妈妈一直放在这里的。”

    付兵一下子没了脾气,叹口气道,“反正我管不着。”

    付尧道,“胳膊的房间也是的,要不也看看吧?”

    付兵摆摆手道,“不看了,你姥姥看中哪个就是哪个。”

    点着一根烟,刚点着又有点后悔,生怕新房子熏出一股味,干脆打开门,站在门口抽。

    付尧道,“好的。”

    付兵抽完两口烟,又忍不住接着问,“早上你妈撒那么大的脾气做什么,你惹他了?”

    付尧道,“我没有,好像是因为公司的事情。”

    付兵道,“你妈现在生意这么大了,还有什么她摆不平的,至于这么大火气?”

    付尧道,“新任命的中国区总监,没有严格执去年董事会的决议,妈妈很生气。”

    付兵道,“明白了,就是你妈下了红头文件,然后成了空头文件,是得削。”

    “红头文件?”付尧对这些名词很陌生。

    付兵道,“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你啊,回头毕业了在国内多呆呆,咱是中国人不能什么都不懂。你记住一样就行,反对你的,让他走人,敷衍你的,让他吃灰,拥护你的,带他发财。”

    舅舅说的粗糙,但是付尧却听懂了,笑着道,“我觉得制度化比较好吧,按照流程来操作。”

    付兵笑着道,“傻小子,什么玩意还得人来办,人不靠谱,啥都是形式。”

    年二十八,付家接连搬了两天家,住在宽敞的大宅子里,付家老太太感慨道,“终于敢放心置东西了。”

    十年里,她们已经反反复复的搬了三次家,要么是房租涨价,实在租不起,要么是房东趁着房价高昂卖房,她们不搬也得搬。

    而且,每一次搬家,跟去了半条命似得,累不说,还得取舍,像大件家具、电器,她们是实在不敢置,搬家太麻烦。

    平常日子里,向来是能凑合就凑。

    租房子太没有安全感。

    年三十这天,付兵买了墨水、红纸回来,红纸裁剪好后,问付尧,“你能写不?”

    付尧羞愧的摇摇头,“我不会用毛笔。”

    付兵道,“那你要学的真多了去了。”

    自己动手,让付尧给他按着红纸,在付尧钦佩的目光中龙蛇飞舞。

    写完后,俩人用胶布在门窗上给贴的整整齐齐。

    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付家人开饭。

    不管外面的雪有多大,天气有多冷,一家人其乐融融。

    “全国人民端起来热气腾腾的饺子。。。。”电视机里传来了主持人高昂的声音。

    李怡端着菜进堂屋,嘟哝道,“我们家春节就不吃饺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