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4、愧听慧鸟语

    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了她,曾经的他奋不顾身。在没认识她之前,他是一成天介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的整出点汤儿事,再不就是胡吃闷睡的人。

    他不想让她看不起,他想让她过上好日子,他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努力。

    她花钱太厉害,她想要的太多,一度供应不上她。

    他想尽办法弄钱,甚至因此惹恼了姐姐。

    姐姐着恼以后,他断了经济来源,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他慢慢的熬着,只能寄希望于姐姐有一天消了气。

    但是姐姐生下孩子出国以后,他就明白了,他已经失了所有的指望。

    为了她,他开始借债度日,许多人知道他有个有钱的姐姐,却不知道他和他姐姐已经闹掰,仍然放心大胆的借钱给他。

    没潇洒多长时间,债主登门,他懵了,因为他确实没钱还。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走进了一条不归路。

    现在他出来了,听见她结婚的消息,对他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

    其实在里面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她大概会有自己的归属,他在里面那么多年,她只有第一年去看过他,后来越来越少,最后看不到她的人了。

    他想问父母关于她的境况,可是一直不敢问,他害怕失望,他的日子本来就难熬了。

    现在出来了,他感觉生活应该有点企盼,所以忍不住问起了她。

    明明是做好心理准备的,但是,想不到真正的得到结果的时候会是这么的难受。

    付霞看了他一眼,还是忍住什么都没说。

    付老头叹口气道,“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说你年龄大,也才四十来岁,正是人一辈子正能做出事业的年龄,又长的板板整整,比谁差了?

    不要因为这点挫折,没了志气,你要是有能耐,做出点成绩出来,让她后悔去。”

    付兵勉强的笑笑,把饭碗一推,不肯再吃了。

    老太太道,“吃点饭,光喝酒哪里行,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做事业也不着急,在家里休息一阶段,养养身子。”

    付兵道,“妈,你不懂,遭罪的是心,我身子骨好着呢,人家四十来岁,大肚腩、颈椎病、蛀牙、腰身无力,我是一点毛病没有。”

    “进屋躺会,喝了这么多,不要为那种女人糟心,不值当。”老太太把儿子往屋里推。

    付兵朝着客厅的方向努了努嘴道,“她们娘俩睡哪里?”

    家里的房子是租的,两间卧室,老头老太太一间,如果自己再占一间,姐姐和外甥俩住哪里呢?

    老太太不以为然的道,“她们有钱,让她们开旅馆就是了,那么个大小伙子,沙发上哪里不能挤挤。”

    “过分了。”付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气愤,她很少在乎姐姐的感受,但是此刻突然替姐姐感觉到不值。

    老太太诧异于儿子的话,愣了愣神道,“家里这么小的地方,哪里还能住的下,要不然能怎么办?”

    “你小点声!”付兵气的跺脚,压低声音道,“你别让我没脸!”

    “怎么让你没脸了?”老太太果然很听儿子的话,压低了声音,疑惑的道,“我做什么不是为你好!”

    “为我好?”付兵咬着牙道,“要是真心为我好,少管我的事。”

    “啊。。。。”眼泪水在老太太的眼眶里打转,委屈的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在老娘将嚎未嚎的瞬间,付兵转身就走,毫不犹豫的夺门而出。

    在嘭嗵的合上铁门之后,身后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付霞叹口气,对付尧道,“把你舅舅的外套拿着,给他送下去,外面那么冷。”

    “ok。”付尧从沙发上抓起付兵的外套,急忙追下楼。

    对于外婆的这种情形,他是唯恐躲避不及。

    付兵站在楼梯入口怔怔的看着一群孩子在门口堆雪人。

    付尧把羽绒袄批在他的肩膀上,叮嘱道,“舅,冷,速度穿着吧,不然感冒。”

    付兵道,“十来年前有一天零下18度,那时候我贪玩,麻将桌上一晚上不肯下,从王府井回家,走路,冻得整个人要死不活,回到家,盖了两床被子还在发抖,哆嗦都说不出来话,你姥爷以为我冻傻了。脸都紫了。

    现在好像没有更冷的温度了,我从里面读了一些杂志,零下十来度很难再见,不知道真假,好像全球气候变化什么的。”

    付尧道,“我读过华人作家赵淑侠的英文著作《赛金花》,赛金花是冻死在天桥底下的。”

    即使不通过文学著作,他也能感受到北国的冷,冷的痛彻心扉,完全没法和南洋的天气相比。

    付兵道,“咱老付家就你一个文化人,你拽文我也不懂。”

    付尧道,“对不起,舅舅。”

    付兵笑了,恋爱的道,“我和你妈的事情,你别管,也别影响到你,那是大人的事情。”

    “我知道。”付尧点点头。

    “得,”付兵笑笑,“你是应付我,你肯定偏心你妈的。”

    付尧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付兵一下子拦住比他高一截的肩膀,“你是口是心非,别以为舅舅傻,什么都不知道。说实话,我看你妈是不顺眼,可我看你就顺眼的很。”

    他对待付尧真心的当自己的孩子。

    从付尧身上,他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但是,看到付尧的时候,他总忍不住的想去担起自己作为舅舅的责任。

    自己的外甥,谁也不能欺侮了!

    否则落的就是他付家的面子!

    他已经够丢人了!

    他不能让他付家的下一代再跟着丢人!

    付尧同样姓付!

    “ latefalllove。”

    “说人话。”付兵用可怜的初中水平去理解,可惜一句没懂。

    付尧挠挠头道,“没什么,我觉得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得,这句话我听懂了。”付兵点着一根烟,昂着头道,“虽然你老舅我现在混的不咋得,但是吧,罩着你没问题?”

    “照?”付尧迷茫。

    付兵大大咧咧的道,“就是跟我混。”

    “混?”付尧更是不懂。

    ps:很不好意思,抱歉,辜负大家的期望了,老帽的水平实在有限,不求大家多理解,只求大家口下留情,这本书老帽接下来把结尾收好,会尽快完本。

    抱歉,给大家添了麻烦。

    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