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1、过往一夜心头泪

    眉头越拧越高,隆起的一道道皱纹爬满额角。

    董浩有心想安慰,可是觉得这种事情,他还是不多说的好,李老二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干涉家事,只是道,“从通讯录上看,他回来之后,只打过这一个电话,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李和道,“在美国的那俩小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董浩道,“卢正和古全规。”

    两个人负责李怡在美国的安保问题。

    见李和沉吟不语,又接着道,“付小姐也在付尧身后安排了两个人,是兄弟俩,哥哥是泰国三届拳王沙曼,曾经东南亚无敌手,弟弟乃猜也拿过泰国两届拳王。”

    “然后呢?”李和漫不经心的问道。

    董浩道,“跟在后面有点吃力,卢正和古全规从他们手上讨不到便宜。”

    李和道,“那还留着他们干什么?”

    他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董浩看的心惊,现在才明白帝王无情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本想替卢正和古全规争辩几句,此刻也只能作罢,犹豫了两下,接着道,“我会加派人手,安排彭刚过去,他对上沙曼虽然没有赢的把握,可是不会输。”

    顶着激怒李和的风险,还是把古全规和卢正两个人留了下来。

    李和道,“告诉他们,不要给我出差错。”

    他根本不关心彭刚是谁。

    董浩道,“李先生你放心,这事我会安排妥当的。”

    李和问,“据你看是什么情况?”

    董浩愣了愣神,想不到李和会问的这么直白,这种事情他早就想好不发表意见的,但是李和既然问到,就不容他回避,硬着头皮道,“我觉得俩人可能只是互相有好感,据卢正说两个人一个月才顶多见一次,今年也才过五次,也许是我们多担心了,表面上看其实就是正常的朋友交往。”

    李和把未燃烧完的雪茄狠狠的踩在雪地里,眯缝着眼睛道,“告诉他们,认真点,出了差错是什么后果不需要我多说吧?”

    西北风依然在呼呼响,雪依然在飘,董浩的额头却不知不觉的浸出汗珠子。

    他定定神道,“李先生,我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

    他现在已经不做李和的保镖,出来创业,身家丰厚,但是他觉得,为了安心,他还是有必要亲自跑美国的。

    他实在不放心。

    李和交代完,钻进了车里。

    车子行驶在茫茫大雪中,不一会儿,被一片片雪花遮挡住,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付兵出狱这天,雪下的更大,西北风更加凶猛。

    付家老太太不愿意躲在暖烘烘的车里,非要站在监狱的门口亲眼看儿子出来。

    她对站在身后的付霞道,“你弟弟安排好了,我闭眼也心甘情愿的。”

    一片片雪花灌进她的脖子,付霞看的不落忍,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强行围在了老太太的脖子上,笑着道,“大春节的,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只要他争气,日子肯定是越来越好的。”

    老太太道,“那怎么样也是你弟弟,你别这么狠心。”

    付霞刚要说话,却被她老子插了话。

    付老头道,“你继续惯着,然后再走老路?好好的一个孩子,全让你给毁了!你不教他做人,社会要给他教训,法律要惩罚他的!”

    老太太道,“付宝承,你有脸说我?”

    付霞道,“好好说话,吵什么架,今天他出来,大家开开心心的不好嘛。”

    话音刚落,监狱的大门嘎吱嘎吱响,所有人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的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铁门。

    一辆车子从里面驶出来。

    他们又偏着脑袋,寄希望于车后还有人出现,在她们失望的眼神中,铁门再次缓缓的合上。

    老太太着急的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付霞看了看腕表道,“不会,不会,昨天都确认好的。你别瞎寻思,一会肯定出来,现在才九点钟,你别瞎着急啊。”

    付尧一直静静地站在后面,两只手锁在衣袖里,提溜着肩膀道,“姥,没事的,咱们安安稳稳的等着。”

    哗啦一声响,一个侧门突然打开了。

    她们渐渐的能够看清门口站着的那个人的全貌。

    老太太眯缝着眼睛,急忙往前窜了一步,抱着那个人大哭道,“我的儿啊!”

    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付兵被老娘紧紧的抱着,放下手里破旧的帆布包,拍拍老娘的背,然后道,“走吧,回去吧,这鬼地方一辈子都不要再来了。”

    付霞欣慰的道,“这么想就对了,上车,咱们回家。”

    付兵看了看付霞,又看看她身后的付尧,淡淡的道,“你们也来了。”

    付霞点点头,“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付尧走上前去捡起来舅舅的帆布包,然后跑到车前拉开车门,让舅舅和姥姥先上车。

    付兵坐在副驾驶上,一路不停的望着窗外,一声不吭,临近家门口的时候才道,“变化真大,差点没认出来。”

    付霞道,“变化是大,我回来也差点没敢认,你刚出来不要急着工作,慢慢适应环境。”

    车子停下,付兵沉默着拉开车门下了车。

    “咱家搬家了?”他家以前住的是拆迁安置小区。

    这里却是二十几层的高楼。

    老太太道,“当初你出事,家里没钱,不就把房子卖了嘛,又重新租的房。”

    付兵道,“你们也没说。”

    转念一想,未必不是好,起码不用迎接老邻居们奇异的目光。

    付老头道,“那还不是为了让你能安心在里面改造,房子和钱都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你平安,一家人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

    付兵冷笑道,“可惜有些人不是这么想,把钱看的太重。”

    付霞知道这话是在暗指她,但是想到弟弟是第一天出狱,也就没有反驳。

    付家租的房子很小,不足六十平,付兵走进去后,左右看了看,然后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付家老太太端过来一盆水,笑眯眯的道,“柚子水洗把脸再泡个脚,等会再去洗个澡,换身清爽衣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