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14、遥怜小儿女

    刚刚在楼下,韩乐乐一直留心听杨格与舅舅的对话,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真自己出钱吧,没必要,能找到投资更好,如果找不到,我们也不需要勉强,可以先在国内的慢慢的积累下人脉,或者我们去拍纪录片啊,成本低,十万有十万的做法,一百万有一百万的做法。

    再去拿它几个奖,名气打出来,什么都好做了。”

    在劝说杨格的同时,何尝又不是努力在说服自己。

    她们虽然是专业的,可是毕竟年轻,在行业没什么资历,总归要经历一番才好发展。

    杨格笑着道,“你啊,瞎安排,姐不能在纪录片上浪费时间,我是不可能出钱的,我去找我爸去。”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们家旗下应该是有影视文化公司的,至于规模,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不大,因为她们家的主业集中在造纸和建材,影视这一块可能是她老子当初脑子一热,搞多元化的结果。

    她先找她老子要过来再说,即使在和她老子赌气,她心里也明白,她老子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她开口要,她老子肯定给。

    韩乐乐悠悠的叹口气道,“有钱真好。”

    杨格笑着道,“什么有钱没钱的,说的好像你们很穷似得,你们家有车有房的,徐汇的学区房,一套千把万吧,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哭穷。”

    韩乐乐道,“房子是住的,光有价格有什么用,又不会卖出去。再说,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呢,跟我关系也不大。

    你们皖北的在这边的挺多,我有好几个高中同学是你老乡,改天给你介绍一下?”

    杨格摆摆手道,“老乡?别逗了,大内斗省又不是说着玩的,哪里有什么老乡,皖南皖北差距大着呢,各个城市的口音不一样,互相瞧不上,我认人家做老乡,人家不一定认我呢。跟苏南苏北一个道理,有什么好说的。”

    韩乐乐笑着道,“我可没开过地图炮。”

    杨格道,“你敢招惹我,有井无盖。”

    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聊了一会,不经意间各自睡去。

    第二天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手机,已经十点钟了。

    简单的梳洗一番,自己先下来,刚到楼梯口,听见了客厅的谈话声,她一时间惊喜交加,小跑着下楼,喊道,“爸。”

    “慢着点。”杨学文笑着呵斥了闺女一声,差点被闺女扑倒。

    杨格的两只手挂在父亲的脖子上,笑着道,“老头子,你怎么来了?”

    “听说我老闺女回来,我能不来嘛。”杨学文又转过头对李和道,“你看看,我没说错吧,肯定是有事,无事献殷勤,没好。”

    杨格埋怨道,“有做老子这么埋汰闺女的嘛。你这老头子,太伤人心。”

    杨学文道,“我是你老子,什么老头子,老子不老也被你喊老了。”

    突然哎呀一声,头皮一疼,闺女举着一根白头发在他眼前得意的晃,他无奈的叹口气。

    杨格笑嘻嘻的道,“叹气才真老了,别叹气啊。”

    杨学文道,“老子是被你气的。”

    李和道,“你爸听说你回来,大早上的冒雪从虎丘开车过来的。”

    杨格撒娇道,“你辛苦,我给你泡杯茶。”

    杨学文道,“少气我就好,大早上的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韩乐乐正好从楼上下来,杨格简单向父亲做了个介绍,然后俩人一起去厨房弄了点吃的。

    李和把杨学文的茶杯倒满,笑着道,“孩子大了,管不了吧?”

    杨学文道,“以前倒是满心想着她们赶紧长大,等她们成家立业,我们任务就完成了,少费点心思,现在才明白过来,完全是多想了,越大才越需要操心,昨个杨淮开董事会,说要投资一家搞外卖的公司,一下子居然拿出上亿,那可是真金白银,我就打电话多两句嘴,结果呢,这小子敢跟我龇牙咧嘴,说要撂挑子。

    我说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指点你几句,让你少走弯路,怎么了?他不乐意。”

    李和道,“人家好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傻,你既然给他管公司,多给点信任,旁边观察是了,别什么都不放心,老是不放手,孩子也不上道。”

    杨学文道,“我是没招,看明白了,管不了他,他爱怎么着随便他。你家李览呢,怎么说,生意上也该让他管管了。”

    李和道,“浦东有家软件公司,先让他进去历练历练,早上是第一天上班。照样是随便他折腾,暂时不管。”

    杨格从厨房出来,一边啃苹果一边问,“爸,中午请我吃啥,想好没有?”

    杨学文道,“扫帚疙瘩吃少了。你要拍电影是吧,拍呗,找外人做什么,没事给自己找事。”

    杨格眼珠子一转,笑着问,“咱家是不是有影视公司?”

    杨学文道,“从我投资开始没赚过钱,每年还倒贴五六百万进去,估计不寻求融资,撑不到两年。你要是想玩,再拿点钱,让剩下的投资人退出。”

    杨格笑呵呵的道,“还是你老英明,那你闺女创业,你怎么支持?”

    杨学文得意的道,“那看你怎么表现了。”

    “爸,我是最孝顺你的。”杨格赶忙站到杨学文的身后给他揉肩。

    李和笑着摇摇头。

    在浦江待了两日之后,他迫不及待的返回了家,因为他的老闺女要回来。

    李怡的航班时间表被他写在纸上,郑重的贴在了客厅的墙上,他感觉年龄越大,脑子的记性越来越差。

    何芳在坐在沙发上看资料,抬起头扫了他一眼,笑着道,“明天我开车和你一起去,你瞎紧张个什么劲。”

    李和问,“她说的行程时间是纽约时间,落地时间要不要换算过来?”

    何芳道,“你是老糊涂了,不和你说话。”

    李和在屋里走来走去,沉吟了一会,自言自语道,“哦,行程单的出发时间是纽约时间,落地时间是咱们的当地时间,不需要换算了。”

    何芳无奈的摇摇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