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13、花开不待春

    屋里暖气足,杨格脱掉外套,往沙发上一甩。

    桌面上有一壶茶,她也没问是谁的,端起来就喝,喝完后,看到舅舅的脸色,一下子了然,笑着道,“我没嫌你老头子脏,就不错了。”

    “胡闹。”李和看看在一旁紧张的站着的韩乐乐,对杨格道,“这是你朋友吧,没你这么做主人的,也不让人家坐。”

    杨格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带着朋友来的,赶忙歉意的拉过韩乐乐,把她按在沙发上,笑着道,“你别客气,坐,这是我舅舅。”

    韩乐乐又站起身对李和道,“李叔叔你好,我叫韩乐乐,喊我小韩就可以。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李和道,“人多热闹,我高兴,不用拘谨,就当自己家就,坐,别客气。”

    韩乐乐道,“谢谢李叔叔。”

    杨格跑了躺厕所,然后给韩乐乐泡杯茶,又把舅舅的杯子续满。

    李和道,“你也不问我嫌弃不嫌弃你,用完的茶壶再给我?就不知道给我刷一下?”

    杨格道,“不喝拉倒,我自己喝。”

    干脆把茶壶抱自己怀里,不时的啜两口。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早就跟你说了,要做电影跟我说,尽找些外面不三不四的,说出去都丢人。”

    杨格叹口气道,“本来想忽悠个投资人,他想捧谁,我帮他捧谁,随便给我投部片子,我练练手也是好的。现在聪明人太多,傻子不够用。”

    李和道,“关键是你自己问题,对自己没信心,害怕拍砸了,赔的是自己的钱。”

    杨格义正言辞的道,“现在拍片子谁用自己的钱啊?你看看好莱坞的,还有国内的那些导演,明星,个个有钱,他们宁愿没戏演,也不会自己出钱给自己拍片子,除非是真的想玩票。”

    李和道,“真想拍片子,我给你出钱,要多少钱?一千万,一个亿?”

    杨格忙不迭的拒绝道,“我自己也有钱,再说,不行的话,我还可以找我爸要。”

    万一把舅舅的钱赔个精光,她该多不好意思?

    李和道,“还有一个办法,既然你剧本是现成的,我给你们介绍几个投资人也行。”

    杨格没好气的道,“你介绍给我,然后人家看你面子,不投也得投,还不如你投呢,你欠人情多不划算。”

    舅舅还是拿她当孩子哄呢。

    李和大笑,“那别说我不帮你喽?可是给你机会了?”

    杨格道,“这种机会我可不要,你还是过年多给我点压岁钱,我多存钱,年后实在找不到投资人,我自己出钱自己拍。”

    李和的眼神一直盯着杨格手里的茶壶,生怕她不小心给摔坏了,最后还是没忍耐住,一下子给夺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

    接着道,“随便你吧,有什么问题找我说,别一天到晚尽整些没用的,遇到小瘪三,先大耳刮子抽过去,有事,找你爸去。”

    听到前半句,杨格心生感动,听到后一半,直接翻了个白眼,说道,“没那么窝囊,不管多嚣张,在我这都不好使。”

    李和点点头,“那就好,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带你朋友上楼去吧。”

    李览道,“走吧,我给你们拿被子。”

    打开二楼的一个房间,床上堆着五六床各色的被子。

    杨格随意抖落两下被子,然后问,“没别人用过吧?别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用过的,你还给我盖。”

    李览道,“你放心吧,买回来没用过。”

    搬两床被子出了屋子,又回过头问,“你俩是分开睡,还是睡一屋?”

    杨格道,“就一屋吧。”

    李览把走道最里间的一间屋门打开,被子放在椅子上后,又把床上的被单整理一下,笑道,“干净的,没落雪前请的阿姨清洗的。”

    杨格道,“我自己弄吧,你搞搞也睡吧,今天也麻烦你。谢谢。”

    李览笑着道,“苍天啊,大地啊,你终于说了良心话了。”

    杨格道,“明天请你吃饭,总行了吧?”

    李览道,“明天是周一,没时间喽,看情况吧。”

    他答应他老子去六六科技蹲办公室的。

    杨格道,“你还喘上了,谢谢你替我省钱。”

    李览道,“卫生间的柜子里浴巾、毛巾齐全,还是崭新的,自己用自己拿,我走了。”

    待李览出去,她把门一关,整个人摔在床上,长出一口气,“这一天,累死我了。”

    卫生间哗啦啦水流声停止,韩乐乐裹着一个浴袍出来道,“你不洗澡啊,赶紧的洗洗。”

    杨格耷拉着脑袋,弓着身子,进去的很快,出来的也很快,湿漉漉的头发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后,叹口气道,“真很奇怪,洗个澡反而变精神了。”

    把枕头垫在背后,拿着手机仰躺着,回了几条信息。

    韩乐乐好奇的问,“你明明很怕你舅舅,为什么还敢那么说话啊。”

    杨格道,“你怎么看出来我怕她了?”

    韩乐乐道,“我又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只是在他面前死撑而已,没什么好丢人的啊,像我,也怕我舅舅,他是老片警,和气的很,从来不训斥人,更不打人,对我们这些孩子喜欢的不得了,但是我看着他发怵,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杨格讪笑道,“我舅性格吧,挺古怪,好起来挺好,由着你作,真惹他不开心,他死倔,要说不怕他的人,只有我姥爷。”

    她开始怀念起来李兆坤。从小到大,姥爷没跟她们甩过脸子,发过脾气。

    可劲惯着她们,可以把她们宠的无法无天,万一天塌下来,她姥爷大可以命令她舅舅去扛着。

    韩乐乐道,“你舅真有钱,位置虽然差点,按现在房价,没一千万下不来。”

    杨格估计她舅舅的财富一般人想象不来,因此没多解释,便笑道,“房子是我那表弟买的,跟我舅没关系,这种破房子倒找他钱他都不会住。

    他来这边大概是出差,他和我舅妈不在这边。

    哦,对了,找电影投资的事情你别管了,既然我是制片人,那就我来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