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筠笼冲雪送乌薪

    抱着胳膊,丝毫不在乎对方的威胁。

    韩乐乐戳戳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姜安冷冷的看着杨格道,“小姑娘,出来做事情,还是有点知道点深浅比较好。”

    韩乐乐道,“安哥,真的对不起,要不这样,让我朋友先走,我留下来陪你们喝怎么样,我郑重的向你道歉,希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杨格道,“喂,用得着这样嘛,你先走,剩下的我来处理。”

    韩乐乐低声道,“要不你给道个歉,何必闹脾气。”

    杨格笑笑,没回应她,转过头对着姜安道,“我现在要走,你是非要拦着门了?是要非法拘禁?”

    姜安道,“开什么玩笑,我是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再说这里是公共场所,谁拘禁你?我只是邀请你留下,大家处个朋友,这不犯法吧?”

    杨格道,“我觉得你这人脸皮挺厚的,黑的也能说成白的,那你确定要留下我?”

    姜安笑嘻嘻的靠近她,笑着道,“你非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你坐,我要好好的向你解释一下,我这个人最受不得别人冤枉的。”

    一边说的同时,另一只手同时往杨格的肩膀上搭。

    杨格毫不客气的拍落下来,冷着脸道,“麻烦拿开你的狗爪子,我这人最挨不三不四的人太近,晦气。”

    “怎么说话的?”堵在门口的人上前一步,俯看杨格,想给她造成压力。

    杨格昂着头,淡淡的道,“你们是纯心要找茬咯?”

    姜安道,“哎,大家都是文明人,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而已,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他有钱,平常的女孩子巴结他都来不及,何曾有像杨格这样不假以颜色的,陡然生气一股异样之感。

    男人有时候喜欢知难而上,越是困难越觉得有挑战性,杨格成功的激起了他不服输的性格。

    杨格饶有趣味的问道,“你确定?”

    姜安道,“这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

    “那我就成全你?”杨格笑着问。

    姜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杨格一声尖叫。

    “救命啊!”杨格一声高过一声,连续喊了好几嗓子,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门口却没有一点儿动静。

    姜安先哈哈大笑,然后所有人跟着哈哈大笑。

    韩乐乐低声道,“大姐,这里是会所,隔音效果很好,叫破嗓子也没人听得见的,咱们还是跟安哥道个歉吧。”

    杨格冲她笑笑,继续大声喊,“大舅,你再不进来,我过年就不回去了!”

    话音刚落,大门就被嘭嗵一声,从外面踹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门口站着五六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蓝色羽绒袄的年轻人。

    只见年轻人的双手插在袄口袋里,笑着道,“恭喜你,你答错了。”

    杨格问,“怎么是你来了?”

    她好奇李览什么时候来的。

    李览叹口气道,“大姐啊,都是拜你所赐,要不然这会我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呢。”

    他刚洗完澡,他老子一个电话,他就不得不乖乖的过来。

    杨格噗呲笑道,“怎么还委屈你了?”

    李览道,“那不能,为姐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俩人自顾聊着,李览身后站着的平松瞧了瞧姜安,盯着他笑笑。

    “平总。。。。”姜安以为自己看花了,不相信似得揉了揉眼睛,身子哆嗦一下,手里的酒杯差点掉在地上。

    平松问,“哪里见过?”

    姜安道,“平总,我是姜安,新福置业的。”

    平松摇头,表示没听过。

    从他身后过来一个人,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平松恍然大悟,哦了一声,然后道,“我说呢,你们是做楼盘代理销售?”

    “是,是。”姜安忙不迭的点头,“目前正在代理做望族城的项目,平总,你们这个盘真好,形势一片大好。”

    平松回过头对李览和杨格道,“你们先走吧。”

    杨格笑着道,“那谢谢平叔叔。”

    拉着还在迷糊状态的韩乐乐,临走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姜安。她对平松比不陌生,在她的印象里,平松就是个流氓小混子,她大舅的天字号第一号狗腿子。

    对他非常有信心。

    姜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离开。

    韩乐乐被杨格牵着,走在最后,包厢门刚合上的那一瞬间,就听见了一阵杀猪般的叫声。

    她刚要开口询问,就听杨格道,“回头再跟你说,先回去吧,真喝多了,困得要死。”

    李览笑着道,“你住哪个酒店,我送你过去。”

    杨格道,“我钱多的烧得慌啊,去住酒店,你来了我肯定去你那。”

    李览道,“先说好,我爸在,你考虑一下?”

    最不愿意相处的女人中,她老姑排第一,杨格绝对能排第二吗,虽然很喜欢她们,可实在受不了她们闹腾。

    杨格道,“大舅在怎么了?你不欢迎我?”

    李览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欢迎之至。刚刚在包厢里面,你那么笃定我爸在外面?”

    杨格指了指紧跟在身后的一个穿着会所服务员服装的年轻人,没好气的道,“大舅去酒店找我的时候,这家伙一直跟在后面的,我又不眼瞎,他一穿这样进去送酒,我就认出他了。”

    年轻人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不紧不慢的跟在几个人身后。

    李览无奈道,“你真够可以的,居然跟那种二货在一起,真的很丢人的。”

    杨格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想啊。”

    酒店门口一溜排停着十来辆黑色的轿车,每辆轿车边上都站着二三个人,韩乐乐被这种阵势吓着了,对杨格道,“我回去了,明天我们再碰头吧。”

    “跟我走吧,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人。”杨格拽着她,随意选了一辆车,待被司机拉开,钻了进去,对着司机道,“师傅,麻烦暖气调高点。”

    回到李览住处,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大舅,她哼了一声。

    李和笑着道,“连声谢谢都没有?”

    杨格道,“你分明是不信任我,才派人跟着我的。”

    李和道,“好心当驴肝肺啊。”

    ps:抱歉,写的越多越容易陷入自我怀疑,越不自信,越不知道如何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