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6、文化有余戎事略

    佘子羚道,“李叔叔,你放心,我们一定谨记你的教诲,要是能领会到一半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受用一辈子。”

    齐悦瞅瞅李览,见他没有开腔的意思,便说道,“李叔叔,我们能力有限,哪怕做不好事情,可是不会给你们丢人的,以后一定谨言慎行,在国外也会时刻注意自己言行的,我们出门在外也是代表中国人形象的。”

    听完这话,齐华皱了皱眉头,闺女的觉悟还是不够啊,显然没明白李老二话里的意思,稍微理解李老二的,都不会说这种话,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论机灵,还是输了佘子羚一筹。

    潘松道,“你一个人代表谁呢?

    哪里需要你做代表,上次我陪同你李叔叔去美国,你李叔叔另外有事,我就去那个布鲁克公园,美国人的伙食不适合我这肠胃,闲坐着在那吃泡面,人家指指点点,我的秘书都看不下去了,我就说,我吃个泡面碍谁了?

    他们越是看不惯,我越得这么整。

    人呢,是活给自己看的,不杀人不放火,不偷不抢,不影响别人,何必寻求外国人的认同,本来就不是一类人,文化、思想都不是一个层次。”

    齐华揶揄道,“行啊,老潘,你这都一套一套的了。”

    潘松道,“跟李哥这么长时间了,总得学点东西吧。”

    李和笑着道,“***说过,文化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你看看,我们在文化输出这块一直都是弱势,在科学领域,技术标准不能让西方人一手订,文化思想上也是一样,不能他们说的就是就是真理,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各尽其道,各兴其派,才是至理。”

    李览站在一旁,一直听他们说话,偶尔瞥见站在外面的温启白,冻得直跺脚,就迎出去,笑着道,“进来吧,外面冷。”

    温启白把冻得通红的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示意李览小点声,他害怕引起了屋里人的主意。

    李览瞧着他这样子就想笑,哪里还有之前的温文尔雅,反而像个没头苍蝇。

    李览走出屋子,跟着他站在一块,笑着问,“怎么了这是?我家老头子给你为难了?”

    他做游戏开发这一段,温启白给了他许多助力,他对温启白很有好感。

    温启白急忙摆手,低声道,“没有,没有,是齐总让我来的,李先生还没有和我说过话。”

    李览道,“那你紧张什么?我爸又不会吃了你。”

    温启白紧张的道,“不怕你笑话,我是紧张,我是第一次见李先生。”

    脑子里一直在揣摩李和会问他什么,他该怎么回答。

    李和这个名字,从他加入六六科技开始,就经常从齐华和沈道如的嘴里听见,但是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他是从来不知道的。

    直到见着了,他算被吓着了。

    他是按照齐华的意思去机场接机的,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接机的不止他一个,宽阔的候机坪站着五十多人,全是浦江和浦江周边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这个执掌近千亿市值的公司大老总,反而只能尾随在后,他突然觉得财富榜是个笑话,他温启白再不济事,好歹也是能进中国前100的人呢。

    结果在这里连搭话的人都找不见几个,因为完全不够格啊!

    李和穿着绿色军大衣从舷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大家蜂拥而上,他一愣神,让人给撞个趔趄,辛亏是新晋的富豪杰克马扶了他一把。

    “谢谢马总。”温启白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只见一个个从他身前越过,迫不及待的要与李和握手。

    杰克马伸出手道,“温先生,你没事就好。”

    温启白道,“上次在杭城才见过面,想不到会这么快又见面了。我跟同事已经达成一致,云平台和存储这块我们可以共同合作。”

    杰克马道,“那合作愉快。”

    温启白道,“你也是来接李先生的?”

    杰克马道,“希望能听听李先生在互联网发展方面的意见。”

    温启白看着熙熙攘攘的场上众人,笑着道,“这次可以开一次长三角商业峰会了。”

    杰克马点点头,笑着道,“我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温启白看了看最前面的吴淑屏和潘松、许恒大、平松等人,突然忍不住再次望向杰克马。

    阿里集团的大股东是雅虎和软银、达美银行、远大投资集团。

    雅虎的大股东是远大投资集团、香港银岛投资、达美银行、波罗地海运。

    远大投资集团的大股东是金岛贸易、银岛贸易。

    达美银行的大股东是拉脱维亚儿童基金会。

    波罗地海运的大股东是白俄罗斯巴福集团。

    巴福集团的大股东是达美银行、达美航空。

    香港银岛贸易的大股东是英属维尔京群岛的金岛贸易、美国亚诺地产。

    美国亚诺的地产的大股东是英国AMC集团。

    英国AMC集团的最大股东是意大利omnitel电信集团。

    意大利omnitel电信集团的控股股东是巴林银行、瑞士再保险。。。

    这其中错综复杂,他越想越是头疼,明明他已经预感到什么,却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

    但是,眼前这么多商界大佬对李和俯首帖耳,他用脚趾头也能猜想到李和的地位。

    李和不止是他老板这么简单。

    李览看他这样子,实在感觉好笑,好像爸爸会吃人似得,因此安慰道,“我爸这个人很好说话,不过有时候有点固执,也没什么的,你不用紧张。如果真有什么事,我替你担当,你不用担心。”

    温启白道,“千万别,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只有他替李览背锅的份,哪有让李览替他背锅的道理,真让李览替他说话,没事都会生出事。

    “外面有钱捡啊,都在外面耗着。”陈大地走过来,看看温启白,笑着道,“走吧,一起进去,李先生找你俩有事。”

    李和已经上了二楼,拐角的屋子是李览特意布置出来的书房。

    李览带着温启白上了二楼,温启白留在门外,他先走进了屋子,看他老子手里正在翻阅一本阿来的《尘埃落定》。

    李和道,“门关上。”

    “哦。”李览关上门,屋里只有父子二人。

    李和把《尘埃落定》重新放进去,又拿了一本《中国通史》,随意翻了两页,然后问道,“崭新的,买回来没看过吧?”

    李览道,“我看书爱惜,很少弄脏,也没做笔记的习惯。”

    李和道,“国外的作品有点少,国外的文学作品也要看。”

    李览指了指书架道,“托尔斯泰、纳博科夫、昆德拉、卡夫卡的书我都有看,卡夫卡的尽管看不懂,还是看了两三遍。”

    李和笑着道,“这点你不如你老妹,他英语、法语都还不错,能看得懂原著,甚至你四姑那么不着调的人,还精通英语、西班牙语,像洛尔迦的诗她都能大段大段的背下来。

    你这英语水平,才刚过六级,我都懒得埋汰你,还是要下提高下姿势。”

    李览笑了笑,他老子是调侃居多,因此不甚在意的道,“我的专业优势是计算机,计算机方面很多经典教材都是英文的,我都能看得懂,至于其它类别的书籍,我就懒得关心。”

    李和道,“随便你,哪怕是看译文,也不能只看一两个国家的,不然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学传统,不管是大国家还是小国家,是强国还是穷国,比如斯里兰卡有马丁-维克拉马辛哈,罗马尼亚有策兰,泰国有西巫拉帕,玻利维亚有何塞,巴西有保罗柯艾略,尼日利亚有阿契贝、索因卡,甚至索马里也有法拉赫这样的伟大作家。

    多找找这类书看,也许会给自己打开另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李览忍不住点根烟,笑着道,“你该不会来教我怎么读书的吧?”

    “少抽烟。”李和嫌弃的扇扇冲到自己面前的烟雾,自从下决心戒烟后,他基本上不碰烟了,偶尔闻着烟味还犯恶心,“我来这边办点事情,顺便再来看看你,看你这么会享福,我也就放心了。”

    李览道,“享福谈不上,闲是真的。”

    他成立的游戏工作室,是居家办公,大家通过网上联系,偶尔有什么重大事项,大家才在一起碰头。

    李和道,“来浦江这么长时间,有什么收获没有?”

    李览道,“哪里都一样,穷人很穷,富人很富。”

    “你要是真有共产主义的觉悟,等老子死了,你把钱全捐出去。”李和笑着道,“从八十年代末期至今,我陆续捐资兴建了一万多学校,但是做慈善,捐钞票,改变不了贫困。我对国家的最大贡献是促进就业,人才引进,资本引进,技术引进,而我个人也从中赚了很多的钱,个人和社会的利益没有冲突,相互成就。”

    李览笑着道,“我可没那么伟大,也没那么高尚。今年的围棋赛我都没有去参加,还是想在计算机这一块做点成绩出来。”

    李和道,“那就把六六科技管起来,规模虽然小点,但是可以拿来练练手,做好了更好,做差了也可以长经验。”

    李览道,“我还什么不懂呢。”

    李和道,“谁天生就懂了?你喊那个叫什么的进来。”

    李览道,“温启白。”

    李和道,“对,让他进来。”

    李览拉开门,站在楼梯出口的温启白抬起头张望了一下。

    李览朝他招手,他赶忙跟着李览进了办公室。

    “李先生,你有事尽管吩咐。”

    李和笑着道,“坐吧,不用这么拘谨。”

    温启白道,“谢谢李先生。”

    但是依然毕恭毕敬的站着,没有坐下去的意思。

    李和道,“沈道如跟你什么关系?”

    温启白道,“沈先生是我的学长,我也是在伦敦大学学过法律的,很有幸认识他,他就把我推荐给了齐华先生。”

    李和淡淡的道,“你很好。”

    温启白看了看李览,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李先生,李总是计算机方面的专家,有他主持公司大局,我们喜不自胜,对未来的发展,我们非常有信心。”

    “你先出去吧。”李和朝他摆摆手。

    温启白从李览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能听见温启白那细不可闻的长出气的声音。

    温启白倒退着出了屋子,带上了房门。

    李和道,“做游戏产业我不反对,你想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只要是你自己喜欢的,自己擅长的,就去做,不需要你征求我的意见。”

    李览道,“突然这么大度,我不习惯。”

    李和白了他一眼道,“我什么时候小气过?”

    李览翻个白眼道,“父子一场,你不要逼我说实话,伤感情。”

    李和气骂道,“滚犊子,你老子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览道,“你看,原形毕露了吧,哎,我还是得佩服我妈,就没你这么虚伪。”

    “臭小子,你是真欠揍了。”李和没好气的道,“从下周开始,去公司蹲办公室去,别在家里耗着,你要学的是怎么管理,而不是怎么写代码。

    找到一群擅长写代码的,然后能为你所用,在计算机这一块,你只能算优秀,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了天才。

    程序员这个位置你还是腾给那些有天分的人吧。

    你做好他们的后勤服务就可以了。”

    李览心下明白,他老子说的是实情,在计算机这一块,有推动了计算机的历史进程,能被载入史册传颂的程序图灵、阿达、冯诺依曼,有开宗立派的林纳斯,有计算机名人堂代表人物温伯格、温顿·瑟夫。

    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让他膜拜,他就是究其一生,也别想追上他们。

    他跟那些天才人物完全没有可比性,在代码开发这一块,他做的就是复制黏贴,简直没有独创性可言。

    “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

    李和冷哼一声道,“而且,据说,优秀的程序员都是有女朋友的。”

    “。。。。。”李览受到了他老子的恶意暴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