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5、国家固金瓯

    他现在愈发摸不清李老二的脾气了,年轻时候李老二和气,与人为善,现在呢,虽然依然和气,但是,眼神和语气里却多了许多的挑剔。

    向来宽以待人的李老二,比以前严格了,每天嘴里不是破产就是淘汰,并不是吓唬人的,从08年金融危机至今,中再集团已经在全球范围连续关闭、停产2000多家控股、合资厂矿企业,并且从1000多家企业内撤资。

    相较于中再集团庞大的规模,这些都是九牛一毛。

    只有身处于中再集团的核心,才能了解中再的恐怖。

    中国28个主要产业中,以李和为核心的家族和圈子在12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

    中国已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李老二以外资的形式控制。

    房地产行业自不必说,中国排名前五十名的地产公司,有二十家是他李老二的。

    玻璃行业、电梯生产厂家,工程机械已经由中再集团控股;

    18家国家级定点家电企业中,6家与中再集团合资;

    而在轻工、化工、医药、机械、电子等行业,他旗下公司的产品已占据1/3以上的市场份额。

    20%的医药企业在李老二妹妹李冰手中。

    在全球范围,软包装产品、感光材料、子午线轮胎、手机等行业,李老二旗下的企业占有绝对垄断地位。

    有些行业,李老二已经在慢慢退出,比如轻工领域,像纺织、服装、鞋帽,用他的话说,得给别人留饭吃。

    除了互联网领域,没有一个行业是李老二不感觉忧虑的,时刻担心会被淘汰。

    齐华都搞不明白李老二在忧虑什么?

    甚至偶尔还会唱“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这种莫名其妙的儿歌。

    世界富豪榜前五百摞一起也不如你一个,低着头往下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明明已经是王者,还整天把自己当成小白鼠?

    这是什么操作?

    有时候实在不明白,只能自我安慰,李老二是天才,天才的思维不是他们这些凡人可以理解的。

    见闺女给潘松递茶,不知道怎么称呼,又赶忙介绍道,“这是你潘松叔叔。”

    齐悦把茶送进潘松的手里,笑着道,“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潘叔叔,本人比电视上精神多了。”

    潘松笑着对齐华道,“你这闺女会说话,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以后就常去我那溜门,不用不好意思,熟悉了就好。”

    “谢谢潘叔叔。”齐悦又从托盘里拿了一杯茶,双手捧着递给陈大地,至于潘松的话,她也就随便听听,当做客气话,是绝对不会当真的,她齐家和潘家的关系是由她老子的地位决定的。

    她老子的地位相当于古代的军机大臣,跟潘松这些人走的近了,简直是自取灭亡。

    何况,她老子地位本就超然,最大的依靠是李览的老子,本就不需要借助潘松等人。

    李和看了看旁边的佘子羚,对吴淑屏道,“孩子们都这么大了,你说咱们能不老嘛。”

    吴淑屏笑着道,“李先生,现在想想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跟昨天发生似得。我记得,你刚刚提出在浦东搞大开发,所有人都理解不了你,都以为你疯了,事实证明,你的远见卓识,无人能比。

    浦东如今已经成为金融中心,成为投资的热土,那会在外滩的边上,你还唱了豫剧,那荡气回肠,如今依然环绕。”

    所有人都对吴淑屏侧目。

    在他们的印象中,吴淑屏属于稳重的知性女性,总有点读书人的风骨,对投机取巧,拍马溜须,向来是不屑于一顾的。

    但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向来低调的吴淑屏居然有顺着李老二毛捋的时候,而且有文化的人拍起马屁来,与众不同,清新脱俗。

    他们看看李老二的神色,吴淑屏果然说的很对李老二的胃口。

    李老二点点头,“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我那一代人,最难忘,最揪心的事情就是缺吃少穿。

    后来啊,说改革就改革,咱们那么多聪明的、勤劳的人,能有机会从底层往上层的通道走,人挪活了,就什么都活了。

    小人物在国家层面的大历史下,是很渺小的,不要觉得自己了不起,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才是了不起的。

    没有汇聚的力量,就没有所谓的大国,没有大国,就没有所谓的小民尊严。

    近代史就在眼前,所谓的皇帝又怎么样,所谓的四大家族又怎么样,所谓的胡雪岩、微商、晋商富可敌国又怎么样?

    卑躬屈膝。”

    他的亲身感受。

    在九十年代初期,他的财富已经相当于世界排名第11位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

    但是,无论是面对克林顿,还是老布什父子,他都属于不入流的一份子。

    哪里像现在,随领导人出访,可以同奥观海同志谈笑风生。

    所以,他说的没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

    一旁的陈大地道,“以前没文化,又少见识,了解不深,后来出国几次国,什么中东国家的王子、国王,非洲国家的总统啊、酋长,巴尔干半岛的领导人,我也认识了一个遍,在本国的最有权势者,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他们狗屁不是。”

    听着他说的有趣,大家哈哈大笑。

    潘松笑着道,“近代史的经验不是白总结的,弱国无外交。像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就够悬,克里米亚早晚是归毛子的。”

    吴淑屏对佘子羚道,“认真听着,叔叔在给你们上课呢,年轻人要有大局观,纵观大势,心里才有衡量。”

    齐悦不傻,自然和佘子羚异口同声的应了好。

    李老二接着道,“历史是向前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在那帮子西方国家在那瞎嚷嚷,虽然气愤,有时候想想也是好事,无人嫉妒是庸才,他们着急了,跳脚了,说明咱们成功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