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4、风雪惊初霁

    他把声音调大,继续看了会,才闹明白怎么回事,一名机械喷涂生产线上的工人把他家厂子给告了。

    “该工人47岁,且受害者的家庭没有相关白血病病史,因此有理由断定工作环境是造成该工人患病的原因之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名工人经常接触甲醛和苯等有害物质....”

    海通公司出于人道主义,愿意对工人进行妥善治疗,但他们不承认这是工作环境所致,喷涂是在密封车间进行操作的,工人有穿戴设备,并进行了严格的安全措施,个例不能代表普遍性。

    所以,矛盾点在于治疗款项的名称,媒体称为赔偿金,海通坚持称这是捐助。

    他把电视关掉,去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出于好奇网页上随便搜索一下,关于海通的新闻,铺天盖地的全是,大多是谴责海通公司的,知名专家纷纷表示,这是地方政府纵容所致,带血GDP。

    甚至还有知名律师表示愿意为这名工人做免费的法律援助。

    在何舟看来,工人告他们是天经地义,维护自己正当权益,没有一点问题,可是就事实本身来说,只是一个个例,不是群体性事件,法院还没有判决,媒体已经给他们家定了性。

    这件事情闹这么大,他用脚趾也能猜想出完全是有人带节奏,故意整海通公司。

    关电脑关灯,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困意,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是自己该怎么处理呢?

    从良心上来说,他是该首先谴责自己的,毕竟油漆还是有一定毒性,要真的说员工得白血病和他们没关系,他还是有点心虚,不敢打这个包票。

    如果真的理性分析这件事,他们是企业,在经济市场化的今天,控制成本,追求效益是每个公司经营管理的首要目标,但是,在追求自身效益的同时,也同样增加就业,创造价值,也是对社会有贡献。

    难道真的像网上那些所谓的忧国忧民的专家说的那样,追求效益,搞的人心道德沦丧?

    他不敢苟同。

    他想起来他那死鬼老子笔记本上的一句话:屁股坐歪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想到这里,会心一笑。

    如果真的让他出面解决,他大概和海通一样的操作,人心、资本、理性、媒体、政治、人性,一旦统统放在锅里,沸腾后,就分辨不出谁是谁非了。

    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他想不明白,大概也就不去想了,反正这些事情,还没到该他操心的时候,他对他老娘有信心。

    月光透过窗户撒进屋里,蚊子却被纱布格挡在外,嗡嗡的作响。

    在嗡嗡的响声中,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蚊子感觉不到,他也没有意识。

    转眼就是冬季。

    寒风来袭,李览取暖全靠抖,空调太干燥了,开上十分钟,就要关上几分钟。

    他的手已经皲裂,在北方零下十几度,甚至零下三十几度的严冬里,他也从来没有如此难堪过。

    冷空气来的第三天,他实在没辙,招呼人把原本的燃气热水器给拆掉,装上了壁挂炉,拆地板重新铺线太过麻烦,也就凑合着在每个房间挂了暖气片,虽然制暖效果有限,但是聊胜于无。

    下雪后,气温又陡然下来个两度,他很为自己有先见之明而高兴。

    除非遛狗、买菜,他越发很少出门。

    大雪纷飞,外面突然传来狮王的吠声。

    他好奇的透过窗户,往外面一看,居然有车子停在门口,他以为是桑春玲等人,结果刚打开门,就愣住了,他老子正笼子袖子站在门口,穿着绿色的军大衣,脖子缩在里面,衣摆拖到脚底。

    身后是一长排的汽车,他没细数,随便估摸起来也大概有七八辆吧,一条道被占满了,每辆车边都站着二三个人。他还在那愣神,王子文冲他递眼色,他也没有留意到。

    直到他老子踩着大头皮鞋,噗通噗通跺脚抖落雪的时候,他才赶忙跟他老子招呼,“爸,你怎么来了。”

    然后又赶忙同李和身后的吴淑屏、陈大地、潘松、王子文、齐华等十来个人打招呼。

    至于齐悦和温启白、佘子羚等人,远远的站在外面,没进屋,他连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李和在屋里张望一圈,又低头瞅了一眼躲着他远远的狮王,搓搓手道,“这点随我,会享福。”

    潘松替他取下外套,笑着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话是没错的。”

    “你们等会,我给你们泡茶。”李览说完就要去厨房,吴淑屏却喊住了他,笑道,“你陪你爸说会天,我让子羚她们弄。”

    佘子羚和齐悦被她从外面喊进来,去烧水泡茶。

    别墅的客厅原本是很大的,但是一下子拥进来十五六人,突然就显得拥挤了,除了潘松少数几个人拥着李和在沙发上坐着,大部分人都是挨墙边站着,或者在客厅的板凳上坐着。

    李和问,“最近忙什么呢?”

    李览想,温启白等人都是跟着你来的,你这是明知故问了?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跟朋友在做一款游戏。”

    孙浩一直在运营私服外挂,他不放心,总感觉早晚会出事,干脆给拉拢过来,用六六科技的资源,两个人一起做游戏开发。

    他已经做好了被他老子批评的准备,毕竟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对游戏还存在偏见。

    谁知道他老子道,“游戏产业大有可为。”

    李览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老子最喜欢正话反说,他害怕闹笑话,也就没再应声。

    齐悦和佘子羚配合,端着茶盘,先送到李和面前一杯,齐悦道,“李叔叔,你喝茶。”

    天冷,李和喝水少,茶壶放车上也就没带下来,此刻想暖暖手,也就把玻璃杯接了过来,笑着对不远处站着的齐华道,“我记不得刚才听谁说的了,这是你家闺女?”

    齐华道,“我家大丫头。”

    至于名字,他就没说了,跟着李和多年,他太了解李和了,从李和的表情中,他知道李和没兴趣知道他闺女的名字。

    多说一句就是错,干脆不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