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3、上新闻了

    接着俩人又一人开了啤酒继续喝,至于曲阜早就松下饭碗回屋看书了。

    褚东坡进门的时候,俩人已经喝到第四瓶,他放下来手里提着的牛奶和水果,看看地上的空酒瓶子笑着道,“你俩可以啊,这没少喝啊。”

    曲父站起身道,“哎呀,来了就行,还带什么东西,何舟也没提前说你来,不然就等你一起吃了。”

    褚东坡道,“老叔,你坐吧,我是吃好来的,你别客气了。”

    拉了一把椅子,坐在胖子的对面。

    曲父见他不是真客气,就递了一根烟,“就是差点。”

    褚东坡道,“谢谢了。”

    何舟把杯子里的最后一点酒喝完道,“叔,咱们结束?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你们的,回头我们再聚。”

    曲父道,“那好,我等会得送丫头去学校,要上晚自习的,喝多了不好骑三轮车。”

    胖子道,“老妹早就走了,七点半晚自习。”

    “哟,这都九点钟了。”曲父这才想起来看墙上的挂钟,“什么时候走的,我也没注意。你怎么不知道送一下。”

    别说他,连何舟都没注意到曲阜是什么时候走的。

    胖子道,“她坐公交车了,我要送她,她没让我送。”

    何舟站起来道,“那叔我先走了。”

    曲阜把他和褚东坡送到门口,看着他们的车子远去。

    车子开到半途,在一边空旷的田地附近,何舟招呼褚东坡停车。

    何舟一下车,就跑到坡道边上放开了水龙头,点根烟,站在路边,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并没有急着上车。

    褚东坡从车上下来,陪着他一起吹风,笑着道,“没事吧,要不一起去泡个澡,酒劲去的也快。”

    何舟道,“算了吧,你晚上跟谁聚的?没喝酒?”

    褚东坡道,“天天就那么几个人,下午没事去附近的野塘钓鱼,鲫瓜子多,用四号钩都大,干瞪眼,钓不上几条。”

    何舟笑着道,“你爸呢,天天也不管你,由着你瞎溜达?”

    褚东坡道,“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嘛,他感觉自己可以拼到七十岁呢,在他眼里我还是个孩子,孩子嘛,天天有钱花,能玩的开心就好了。”

    何舟的烟只抽了半截,就给扔了,笑着道,“那就趁着你玩得动就好好玩,有吃有喝有的钱花,就挺好的。”

    褚东坡道,“等你明年毕业,我就跟你混了。”

    何舟道,“跟我混什么,跟我一样去货运站搬货?其实我还挺羡慕你呢。”

    褚东坡道,“那你做什么,我自然跟着做什么。”

    何舟道,“行啊,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哦,对了,我好长时间没见过黄瑜了,你俩什么时候准备结婚?

    别忘记通知我,我从学校请假也得回来。”

    褚东坡苦涩的道,“我俩分了。”

    何舟惊诧的道,“分了?怎么会分呢?你俩性格都不错,又没有什么冲突,除非你变心了。”

    褚东坡道,“说实话,逢场作戏嘛,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总归有那么一点,可是我最爱的还是她,当然不可能让她知道。

    所以,我俩分手,还是因为她太要强,她要去浦江闯荡,我当然不同意,就说了几句赌气话,她认真了,走之后不再结我电话,我放不下她,就去浦江找她,她倒是见了我,但是也没挽救回来。”

    何舟好奇的道,“你家里条件不差啊,不管是结婚还是生孩子,都不需要她操心,家里都会安排的妥妥当当,她有什么不满意的?”

    褚东坡道,“她从小家里条件就不好,怎么说呢,活的很压抑,或者说太敏感。

    后来跟我谈恋爱,她跟我说,我的朋友没有人看得起她,把她当做了拜金的女人。

    我跟她说,我在乎你就够了,你管别人怎么想呢?

    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从此以后,我和朋友的聚会,她参加的越来越少了。

    这次去浦江,她又跟我说了实话,她说以前寄希望于扩展人脉、提高朋友圈层次来谋求个人发展,最后她跟我在一起后才发现,产生的不是荣耀,她感觉到的是不忿,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就是家财万贯,吃喝不愁,而她一出生就需要拼死拼活,她感觉不公平。

    越是和我们这些人对比,她心里越是难受。

    她说她想明白了,自己没有本事和能耐都是空谈,能赢得别人尊重的永远是自己的专业能力和素养。

    还说什么,即使依靠我真的取得了一点成就,别人从心里也会看不起她,反正说了一大堆。

    真矫情起来,我是拿他没辙。”

    何舟低着头,脚往地上蹭了两下,是啊,凭什么他可以出生在大富之家,但是偏偏没有父亲,一个完全不正常的家庭,而有的人出生在贫寒家庭,却是左手牵着父亲,右手拉着母亲,一家子其乐融融。

    没有表露心里的心思,只是笑道,“图你钱吧,你说人家物质,不图你钱吧,你又说人家矫情,我看了,做女人也不容易。”

    褚东坡道,“随便她了,爱怎么的都行,也许等她撞到南墙了,她就会回来吧。不过呢,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自我安慰,我要是实在不行,我就去浦江呆着去,反正哪里混不是混。”

    何舟道,“去浦江?可以啊,我准备毕业了也先去那边转悠转悠。”

    同褚东坡聊了几句之后,就上了车。

    回到家,他要留褚东坡,却被褚东坡拒绝了,他道,“车子你开走吧。”

    褚东坡道,“拉倒吧,明天还要给你送,我打个出租车,多简单的事。”

    何舟把他送走后,插上院门,洗了一个澡,一时没有睡意,就泡壶茶,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海通重工只顾发展,唯独没有把工人的权益放在压倒一切的高度。

    为了GDP、为了经济效益,把工人的权益当儿戏...”

    他们家上新闻了。

    海通重工是他们家旗下的一家生产叉车的企业,他们家是做物流的,参与合资、组建了不少物流的上下游企业,比如专门生产瓦楞、扫描装置、包装、?消防设备、叉车、升降平台的企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