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2、嫉妒羡慕

    曲阜不停的转动自己手头上的笔,瞪了他一眼道,“你是真拿我当土老帽啊,哥哥啊,二十一世纪了,信息社会了,即使我不从网上看,学校的报刊栏我总得瞧上两眼吧。

    只要不是聋子、瞎子,你捂耳朵都没用,总能听见那些什么流行语啊。”

    何舟被她这么一怼,不但没有生气,还笑着问,“文科?还是理科?”

    曲阜道,“当然是理科了,会算数就好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答案很明确,不存在文科中模棱两可的状况,答对这个点得两分,答对那个点得三分,一天到晚瞎揣摩知识点,还不知道对不对,累不累啊。”

    何舟颇为认可的点点头,“我赞同,所以我选的也是理科。”

    曲阜突然兴奋的问道,“那个刘善是你同学是吧?他是你们那一届的理科状元,上次的物理教辅里面,就是他的学习采访。”

    何舟木楞的点点头,不自然的笑道,“是啊,我们还是一个村里的,一起在省城上的高中。”

    曲阜道,“他真厉害,有时间介绍一下给我认识呗,我想请教他一些学习方法,他理综满分和数学全是满分,真的很厉害。”

    何舟还没说话,胖子却是不服气的道,“你是学校第一名呢。”

    何舟惊诧的道,“很厉害啊,居然能考第一。”

    他们是人口大县,县一中是全县尖子生扎堆的地方,能考第一是很不容易的。

    “我们这一届理科生才2000多人,矮子里出个将军,能有什么值得说的,偶尔我还才第二、第三,有时候前十都不一定”曲阜满脸不忿,接着叹口气道,“放到全省,我连前100都进不去,680分以上的遍地都是,有什么好稀罕的,还是你那个同学厉害。”

    “是的,他是很厉害。”何舟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有嫉妒刘善的一天!简直是一点都不科学!刘善除了脑子比他好用,成绩比他好,哪里比他强了?讪笑着道,“见他面不容易,他已经出国留学了。”

    曲阜脸上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接着又理所当然的道,“他成绩那么好,肯定能申请常春藤。”

    何舟赞同的点点头,“是啊,你成绩也不错了,不用与别人比较,没必要那么拼”

    曲阜道,“你这话说的多奇怪。什么叫没必要那么拼?只是和呼吸空气一样,习惯罢了,你不能说我努力呼吸吧,那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从小她就明白自己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物质上比别人短出一大截,比如别人家孩子过年有新衣服穿,平常有肉吃,有棒棒糖舔,有摔炮玩。

    直到初中之后,她才真正明白,她家与别人家的真正差距。

    越是有差距,她就越不愿意让别人小瞧,除了在学习上用功,她有力气也没地方使,所以努力成为她的习惯。

    何舟道,“得,你说的都是对的,那就祝你考个好大学。”

    曲阜道,“谢谢啦,共同进步。”

    转过身子,继续看书。

    何舟见她不再说话,就回到胖子的卧室和胖子有一茬没一茬的瞎聊。

    等他去厨房倒第二杯水,曲阜的房间门已经关上了,只能透过窗户瞧着她那单薄的背影。

    陪着胖子扯到五点钟,院子里炉子上炖着的猪蹄的香味弥漫进屋子里,胖子嗅着鼻子道,“真香。”

    不过随即又道,“我要减肥,不能吃。”

    何舟道,“你在这等着,我出去下。”

    胖子却没听他的,还是跟在了他的身后,一直到街上。

    何舟在一家熟食摊上,买了猪头肉、花生米、海带、咸水鸡、白水鹅,最后又去商店买了两箱子啤酒,让胖子扛着,自己手里提着一瓶老窖十年。

    回去摆到饭桌上的时候,曲父不好意思的道,“每次都让你破费。”

    何舟道,“没什么客气的,我又不是不吃,也跟着吃,都是一样的。”

    把白酒打开,先给曲父斟满,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见胖子也把杯子伸了过来,就笑着道,“你喝啤酒吧,你那酒量可不行。”

    胖子体格大,可是那酒量就差太多,顶破天也就只能喝上四五瓶啤酒。

    听见何舟这样说,也就只能开啤酒喝了。

    曲父端起杯子道,“咱爷俩喝一杯。”

    何舟笑着端起来杯子。

    曲阜给老娘盛好饭夹好菜,也端着饭碗坐在了桌子的一角,胖子杯子里的啤酒刚倒满,她就端起来喝了一半,不等胖子拿回杯子,又把另一半喝完了。

    曲父道,“正学习的时候,喝酒伤脑子,可别喝。”

    曲阜道,“没那么矫情,喝点酒算什么,照你这么说,天下没脑子的人都是喝酒喝的。”

    何舟道,“那你喝不喝了,我俩碰一杯?”

    曲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着道,“我喝完,你白酒喝一半,行不行?”

    胖子舔舔嘴唇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从始至终,他还没沾到一滴酒呢。

    何舟笑笑,不由分说,就把杯子里的白酒抖落进了肚子,空杯后,斜着杯口亮给曲阜看。

    曲阜笑着道,“谁让你喝那么多了,喝大了可别赖我。”

    说完把酒杯还给了哥哥,自己对着猪蹄子下狠劲,用筷子不利索,干脆用手。

    曲父在一边道,“还是年轻好,能喝,我也不绊你喝多,等会你回去开车呢。”

    何舟道,“叔,你对褚东坡还有印象吧,他等会来接我,他开车,没事的。”

    曲父道,“我怎么不记得,他老子不就是褚阳吗,你们上学淘气,一有什么事,都是他出来说话,有钱没什么架子,什么时候看到我都是和和气气的,有一阶段我在他们厂子门口出摊,他还特意跟我说,要喝水就直接进保卫室倒,还特意跟保安室打了招呼。

    那人啊,简直挑不出毛病。”

    何舟道,“他爸人是挺不错的。”

    俩人喝着喝着,一不小心,一瓶白酒就没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