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99、曲阜与曲阳

    胖子的是师傅是个六十来岁的盱眙老头,专做淮扬菜,想当年也是酒店花大价钱挖过来的。

    一般情况下,为了避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种事情发生,师傅总要留一手,但是这位老师傅却是丝毫没有,一方面是因为胖子确实是个好苗子。

    胖子心无旁骛,学的认真,说什么都能听得进去,盐放多少,锅掂几下,绝对不偷工减料,偷奸耍滑。

    另一方面是因为胖子心思单纯,绝无伎俩可耍,让他打一个鸡蛋,绝对不会打两个鸡蛋,让他放三两油,绝对不会多用一滴,师傅用着放心。

    再说,老师傅眼见到退休年龄,教出来这么一个徒弟,于日后的名声也好听。

    所以,傻人自有傻福。

    胖子对着一切很满意。

    但是,何舟不满意,在他们这种小县城,一个大厨拼死也就三四千块工资,这么点工资在平常家庭也就差不多了,可是对于胖子这种处于稀泥窝里的家庭是远远不够的。

    他的计划是等他混出眉目了就拉扯胖子一把,眼前是有心无力。

    想着想着把烟头往树上一摁,扔进了垃圾桶里,看着五大三粗的胖子,等待他的答案。

    胖子的反应总比正常人慢半拍,听见何舟的话后,挠挠脑袋,然后道,“没问题。”

    褚东坡道,“走,咱们一起。”

    带头走进网吧,胖子大大咧咧的跟在他后面,进门的时候,弯着腰,勾着头,才避免没被门框撞上。

    四个孩子并排坐着,戴着耳麦,一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手在鼠标上不停的挪动,嘴里大呼小叫。

    褚东坡挨个拍了拍肩膀,朝他们勾勾手指,等他们回过头的时候,看见的是胖子这座移动肉山。

    他们本想大骂的,可是胖子那1米9以上的身高,300多斤的吨位,吓得他们不敢说话了。

    一个扎着耳钉的小孩子大着胆子道,“哥,有啥事没有?”

    褚东坡道,“出来,别废话。”

    四个孩子都没搭理他,径直的望向面无表情的胖子,胖子脸上的横肉每抖动一下,都让他们噤若寒蝉。

    “出来。”胖子伸手指向了他们。

    四个孩子互相望了望,然后慢慢的挪腾椅子,从里面走出来,缩着肩膀,耷拉着脑袋,跟在胖子身后出了网吧,走进了一条偏僻的路口,越走越胆战心惊,步子越慢。

    将将拐进一个路口的时候,褚东坡不耐烦的从后面推了一个孩子一把,孩子正要回头怒斥,却被前面的一个孩子拉过来,等转过头,才发现前面的一个门洞边上站着五六个人,对着他们虎视眈眈。

    胖子得意非常的跑到何舟面前,好似要邀功似得,何舟想拍拍他肩膀,可惜够不着,只能拍拍他的腋下,夸赞道,“搞的不丑。”

    胖子的嘴巴咧到耳后根,欢喜异常。

    王栋、褚东坡等人已经把四个孩子逼到墙角,何舟走过去,对着那个扎着耳钉的男孩子道,“你是老大是吧?”

    褚东坡道,“上午吐口水的就是这崽子。”

    “哥,哥...我们不知道...”形势比人弱,扎着耳钉的男孩子自然要服软,赔笑道,“我爸是黑孩,你看他面子上,别跟我计较。”

    何舟没听过这个人,望向褚东坡,他倒不是害怕惹上惹不起的人,只是怕别又是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家的亲戚,搞的伤了脸面。

    褚东坡道,“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在河边运煤的,从哪里来的底气,让你小子天天人五人六的。”

    看到对方这不屑一顾的态度,扎耳钉的孩子就立马把梗着的脖子放了下来,满脸讨好的笑容。

    褚东坡转过头随即对何舟低声道,“不过,还真跟你们家沾点亲。”

    何舟露出不解的神色。

    褚东坡道,“黑孩是你二姨夫舅舅家的,跟你二姨夫是亲老表。”

    何舟叹气道,“哎,从哪旮旯都能冒出来几个亲戚。”

    县城很小,小到大马路上随便拉上几个人,互相攀扯下,总能派出点关系出来,比如什么五大姑外甥的邻居的小舅子,七大姨的同学的小叔子。

    他早就不意外了。

    褚东坡道,“咋办?”

    何舟对着几个孩子道,“这样,我不动手的打你们。”

    几个孩子喜出望外。

    还没等他们道谢,就听见何舟继续道,“你们互相扇一巴掌,排列组合学过吧,也就是每人脸上要挨三巴掌。明白没有?”

    四个孩子相互望了望,脸上的狡黠之色一闪而过,相互给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褚东坡道,“别愣着了,早动手早结束。”

    扎着耳钉的男孩子转过身,对旁边的打着发蜡的男孩子道,“撑住了,我动手了。”

    为了显示自己不是在糊弄人,他摆开架势,蓄势待发,可是最后巴掌落在对方脸上的时候,却是清脆的很,无一丝闷音。

    正要打第二个孩子,却被褚东坡一把拉过来,褚东坡不满的道,“这个不中,糊弄鬼呢,我告诉你们啊,要是不认真,就是打到明天早晨,都不算,全白挨,你们喜欢耗就陪着你们耗。”

    耳钉男心里有鬼,不敢辩驳,因此又重新朝着发蜡男抡了一巴掌,声音挺大,可是发蜡男连脖子都没有动一下。

    “没用力啊,留力气干嘛用的?”何舟指着旁边的胖子道,“要不要让他给你做个示范,你感受一下这个力度和火候?”

    看着胳膊比自己腿还粗的胖子,耳钉男吓的打了一个激灵,那一巴掌比自己脸还大,扇下来自己还能受得了?

    因此,他心下明白,这次不认真那是不可能了,势必要让他们满意的。

    一咬牙,一跺脚,一声不吭的一巴掌猝不及防的到了发蜡男的脸上。

    发蜡男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捂着疼痛的脸颊,一脸的不可置信,说好的兄弟情呢?

    敢情所谓的兄弟情是纸糊的啊!

    满脸的不忿!

    耳钉男抡打完后,没时间顾忌他的情绪,只是一个劲的朝着何舟和褚东坡等人望去,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

    何舟道,“就这么办,继续。”

    得到肯定和鼓励,耳钉男高兴不已,依照刚才的力度,依次对着另外两个人抡过去。

    却不知他的三个小兄弟,早就愤慨不已。

    褚东坡对着发蜡男道,“行了,你动手吧,警告你,不准徇私,要公平公正。”

    发蜡男早就迫不及待,对着耳钉男就是一巴掌,耳钉男一个趔趄坐在地上,有心想骂,可看看何舟等人,又只得忍着。

    发蜡男依次又打了另外两个男孩子各自一巴掌,不过力度相较于他施加于耳钉男和耳钉男施加于他们的都轻了许多。

    何舟等人装作没看见。

    这就给发蜡男等人产生了错觉,耳钉男分明是故意的,平时这小子就尖酸刻薄的很!

    每个人都轮番上去,在耳钉男那瘦弱的脸颊上下了重力气。

    耳钉男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最后何舟看的反而有点不落忍,摆摆手道,“中了,拜拜吧。”

    冲着胖子等人招招手,转身就走。

    胖子兴奋的道,“他们打起来了。”

    何舟回过头,四个孩子在那大声的争吵,显然还在计较刚才谁下的力气最大。

    他揶揄道,“这就是人性啊。”

    从巷口出来,褚东坡招呼大家进小卖部,拿烟的拿烟,拿饮料的拿饮料。

    何舟用脚戳戳胖子,“别傻站着,进去给我拿包软中,你自己买瓶可乐。”

    胖子拍拍干瘪的口袋,不好意思地道,“我没装钱,一毛钱没有。”

    生怕何舟不行,还把口袋底翻出来给何舟看。

    何舟被他这股傻气给逗笑了,指着褚东坡道,“瞧见没有,有付钱的人,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进去拿就是,知道没有?”

    褚东坡也在小卖部里面招手道,“胖子来不来了,不来就没你份了。”

    “来了,来了。”胖子高兴地晃着肥硕的身子跑进了小卖部,为此差点撞上门框。

    不一会儿,一手攥包烟,一手拿着已经空了的可乐瓶,从里面出来。

    何舟接过烟,没好气的道,“少喝点可乐,要减肥了吧?以后饭也少吃点。”

    胖子道,“有在减肥啊。”

    比划出两根手指道,“现在一顿只吃两碗饭了。”

    何舟无奈的揉揉额头,胖子的两碗不是普通人的两碗,是两大海碗,现在一般家庭都已经不用那种碗了。

    “你等会要不要上班啊?”

    胖子还沉浸在可乐的美味中,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大门牙王栋搭腔了。

    大门牙道,“他都连续半个月没休息过了,真是二傻子,他那个所谓的师傅也是个坑货,跟着饭店老板沆瀣一气。我晚上在他们饭店约了几个朋友,他那愣劲你们知道的,一看到我,活都不干了围着我说话,刚说上几句话,褚东坡电话就来了,他非要跟着我来,不让他来还不行。

    那饭店老板都拦不住,怕他犯二,没敢再拦着,就让他跟着我来了。”

    何舟道,“我说的,胖子,你就多休息两天,饭店老板要是敢找你麻烦,你跟我说,我去削他。”

    饭店是李沛的一个表舅开的,要不是看在李沛的份上,他绝对不愿意多搭理一句的。

    他们家的产业也不少,算是跨领域经营,可是唯独少餐饮酒店,为数不多的几家还大都是参股的,也多集中在省城和浦江这样的地方,要不然他也不会让胖子去这种小饭店受窝囊气。

    想当年,估计是他老娘没当回事,在李沛老娘那随口一提,然后段梅也没当回事,才找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饭店。

    胖子只是咧着笑,并不多言。

    众人也没跑远,附近的排挡的烧烤摊陆续摆了出来,选了一家常去的排挡,拿酒点菜,把两张桌子拼凑好后围着坐下。

    大家你来我往,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钟。

    喝完酒后,何舟对褚东坡道,“你把车子放这里吧,喝这熊样,别再开了。”

    褚东坡打着饱嗝道,“这点谱我还是有的,那我们几个就先走了。”

    那边大门牙已经拦住两辆出租车,顺路的都坐上了一辆车。

    唯独只剩下胖子一个人在那抱着羊骨头啃,要不是有何舟在,很少有人拿他当朋友处的,是以刚才大家走的时候,无一人肯招呼他一声。

    何舟递给他一瓶酒,笑道,“天天在后厨,你什么吃不到,还这么稀罕啊。”

    胖子道,“老板说,我要给他吃破产了,师傅看着我,不让我吃。”

    一边说话还不忘啃上一口。

    何舟道,“把酒端起来,我俩喝一口,哥最近一阶段都有时间,说吧,明天想吃啥,我请你。”

    他的杯子已经举起来,奈何胖子一点不通世故,听何舟说要喝酒,就麻溜端起杯子,却碰也不碰,直接往自己嗓子眼灌。

    何舟只能无奈的一个人自饮,一点儿也不计较,毕竟跟他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了,这货的德行早就了解了。

    胖子把一瓶啤酒喝完,拍拍肚皮道,“行了,不吃了。我们走吧。”

    胖子说走就走,根本不给何舟反应的余地,何舟急忙道,“你去哪里?”

    胖子打个指着红绿灯口的方向道,“我去学校。”

    何舟道,“三更半夜的去学校干嘛?脑子有坑啊?”

    胖子一本正经的道,“我脑子没坑。”

    何舟哭笑不得的道,“那你去学校干嘛?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走吧,跟我走,晚上到我那里去睡。”

    胖子摇摇头道,“我去学校接我妹妹,下自习了。”

    何舟问,“曲阜几年级了啊?这暑假呢,还上什么课?”

    他不得不服气胖子老爹起名字的能力,图懒省事,直接挪用地名,儿子叫曲阳,女儿叫曲阜,名字听起来还有模有样。

    胖子用油乎乎的手挠挠头道,“不知道,周六晚上回家,我去接。”

    何舟想了想道,“那一起吧,我陪你。”

    走了一段路,他才想起来问,“几中啊?”

    胖子道,“一中。”

    何舟没好气的道,“哎,真没法说你。”

    赶忙在路口拦住一辆出租车,把在那发呆的胖子拉了进去,“三四里路呢,走路至少要半小时,等咱们到了,你妹子也估计等的不耐烦了。”

    胖子急忙问,“那怎么办?”

    何舟甩开他的手,“所以我们打车啊。”

    胖子道,“我没带钱。”

    司机看了看两个人,正欲说话,却听见何舟说有钱,才没开腔。

    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正赶上学生放学,三三两两的正从学校大门走出。

    何舟付了车费,从车上下来,朝着学校里面张望。

    学校里面只有一栋楼是亮着的,路灯有一段没一段的,剩下全黑乎乎一片,他连人影都看不真切,对曲阳道,“你进里面找你老妹吧,我在这等着。”

    曲阳却是动也没动,举着胳膊,跟标枪似得站着,没一分钟,从学生堆里窜出来一个女孩子,一边跑一边喊,“这呢,这呢。”

    胖子的妹妹曲阜,何舟也是认识好多年了,只是一直当做小屁孩看待,没关注,后来去读了大学,也没再照过面,此刻猛然见着了,终于觉着那句‘女大十八变’是大有道理的。

    苗条的身段,漆黑的眸子,他绝对不愿意用‘漂亮’这种俗气的烂大街的词语来形容。

    调侃道,“敢情个子长的高,还有这优势啊。”

    曲阜道,“你长的矮而已,你要是长的高一点,大概早就发现了。”

    何舟道,“胆子不小啊,连你哥都敢开玩笑了。”

    曲阜嗅了嗅鼻子,笑道,“你俩喝酒了啊?”

    她知道哥哥基本上没有朋友,唯一肯在乎哥哥的就只有何舟了,所以愿意心甘情愿的喊一句舟哥,好替哥哥维护友谊。

    “喝了,三瓶,我一个人喝的。”胖子一直没插话上,着急的很,此刻终于得着了答话的机会,嘴不停歇的道,“褚东坡逼着大家喝,何舟喝了8瓶,大门牙喝了11瓶,老葵喝了9瓶,褚东坡喝了6瓶,张龙喝了12瓶..”

    “那褚东坡耍滑头了。”曲阜适时的打断了哥哥的话头,这种操作早就轻车驾熟。

    胖子兴奋的点点头,“对的,对的,褚东坡鬼的很。”

    说话愣了愣,才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塑料袋,递给曲阜道,“给你的。”

    曲阜打开塑料袋闻了闻,笑着道,“羊腿真相。”

    何舟这会才闹明白为什么那盘羊骨头为什么吃的那么快,原来早就被这小子私下藏了一部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藏的。

    笑着道,“你哥可真够宠你的。”

    曲阜一边啃一边得意的道,“那当然了,你们真以为他傻啊。”

    胖子嘟着嘴道,“你们才傻呢。”

    “他当然不傻。”何舟说的倒是真心实意,他自小和胖子一起长大,很是了解他。

    胖子他老子早几年为了获得残疾人补贴,带着胖子去做残疾认定,令他老子扼腕的是连个四级智力残疾都没评上,说不上是欢喜还是忧愁。

    ps:厚颜的说是上两句,就两句,有个年终盛典,有起点账号的麻烦帮着投上两张助力卡,谢谢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