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98、懊悔

    褚东坡笑着拨了电话,挂掉电话后道,“都说妥了,在迷谷巷碰头。”

    何舟道,“开你车吧,我车不开,省的晚上再喝酒,连个开车的人都找不到。”

    他拉开车门上了褚东坡的车。

    褚东坡开车到聚头的地点,车还没停稳就透过车窗玻璃发现,六七个人站在一家小卖部的门口,抽烟的抽烟,喝水的喝水。

    何舟道,“让你招呼两三个就行,谁让你喊这么多的,得,晚上你出钱吧,请客我可请不起。”

    “我就跟老葵和大门牙说了,”县城不大,大家来的这么快,褚东坡不稀奇,可来的人这么多,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随即释然,毕竟他是以何舟的名义招呼人的,“你是老大,你说我请客,我就请客喽,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的圈子是和刘善、刘佳伟等人区别开的,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以何舟为中心的,虽然何舟向来不以老大自居,但是他们却是不自觉的以他为首。

    小卖部门口的人看到褚东坡的车,就一起迎过来。

    褚东坡拉下车玻璃,笑着道,“等下,我把车停好。”

    何舟先下车,挨个丢过去一根烟,这帮人要么是他小学初中同学,要么是他老娘合作伙伴家的孩子,对着一个大嘴厚唇的年轻人问道,“老葵,最近忙什么呢?天天看不到你人。”

    这是他小学同学兼邻居向葵,俩人自小就处的极好。

    向葵道,“天天忙着相亲呗,来你这前几分钟还跟一个姑娘喝奶茶呢,贼没意思。”

    何舟道,“看不上人家?”

    向葵道,“虽说男人不靠脸吃饭吧,可人家就瞧不上我,没辙,我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指望我去上杆子追,那是不可能的。”

    何舟道,“那是因为你没遇到喜欢的,遇到喜欢的,你自然去追了。”

    向葵道,“家里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给我介绍的不是护士就是老师,从小我就怕打针,看到医生护士就哆嗦,看到老师我就跟讨厌了,好不容易不需要上学,家里再供着一个老师,我还活不活了。”

    “追不上就直接说,搞那么多歪理干嘛。”旁边站着的年轻人,高鼻梁,大眼睛,脸面倒是清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长着兔牙,可谓是一副牙毁了整张脸的典型。

    他就是何舟说的大门牙王栋。

    褚东坡把车停好后,招呼俩人陪同他到旁边的梦幻网吧溜达了一圈,回来后道,“猜的没错,几个崽子都在呢。”

    何舟道,“都是孩子,你们下手不要太重,教训下就行。”

    大门牙道,“欺侮小朋友这种事,我最喜欢了。”

    褚东坡对身边站着的一个胖子道,“胖子,你进去,给吓唬出来。”

    胖子很高,站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腰粗脸圆,听见褚东坡的话,瓮声瓮气的道,“好,我一手能提俩。”

    何舟笑着问,“胖子,你确定没问题?”

    胖子是他小学同学,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长到了一米七,块头虽大,可惜脑子不怎么好使,从小就备受同学欺侮。

    何舟自己都不明白,小学的时候出于什么目的,总爱帮衬他出头,自己的零食总有胖子的一份,之后胖子对何舟言听计从,到后来,谁也说不清楚,谁帮衬谁了,因为何舟说打谁,胖子就打谁。

    何舟仗着身后有个武松,从小学一路横行到初中部,称王称霸。

    初二的时候,学校的‘十三太保’中的带头大哥要在他面前立威,他自然不怂,他就一句话:胖子,上!

    他跟褚东坡等人都没机会出手,胖子以一敌五,在他目瞪口呆中,浑身冒着傻气的胖子,一板砖把人开了瓢。

    所谓的‘带头大哥’哭的连个娃娃都不如,家长过来找麻烦,在学校大闹,不管我家崽子有什么错,总之,他还是个孩子。

    何舟跟胖子说:好汉一人做事一人担。

    他害怕让老娘知道,那是免不了要挨一顿打的。

    但是,他没有考虑过,他这么做,差点毁掉一个家庭,使之万劫不复。

    在办公室里,作为证人,他亲眼看到胖子的瘸腿老子牵着傻媳妇给所谓的受害者下跪,祈求谅解,而旁边的胖子,早就被他老子打的遍体鳞伤。

    趾高气扬的受害者家属索要二千块医药费。

    即使是这样,胖子也没有把他供出来。

    最后,不知道是谁告密,也许是刘善,也许是褚东坡或者是大门牙王栋,他老娘还是知道了,他老娘让褚阳出面摆平的。

    直到现在,他还会用少不更事安慰自己,他有时也在想,如果没有人告密,他是否有勇气向老娘坦白?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如果代表的是没有发生,可是这种事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他长到如今,最悔恨的就是这件事。

    对于胖子,他心里不免多了许多的愧疚。

    胖子脑子不够用,中考一塌糊涂,家庭条件不好,自然是交不起借读费的。

    他老子在棋盘大街的路口支着一个修车摊子,一个摊子是用不上两个人的,经人介绍胖子进饭店做服务员,笨手笨脚的他,做不来这种事情,没到一个星期就被开除了。

    老板说客人不够他得罪的。

    后来又去小区做保安,工作倒是适合他,人高马大,往那一站,挺成样子,不过,运气背的不成样子,大老板视察,他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大老板,态度很不恭敬。

    大老板一气之下,不准备留他过年了。

    他再次失业。

    后来混到在工地搬砖,再也无人找他的麻烦。

    何舟口袋再不宽裕,偶尔也会支援他三百二百,还会劫富济贫,从褚东坡等人的口袋里扒拉出一点给胖子。

    高中毕业以后,他要去读大学,对胖子不放心,央求他老娘给胖子做个安顿,他老娘倒是没有拒绝,通过熟人关系把胖子安排进饭店做厨师学徒。

    从胖子身上,他才明白什么叫‘天生我材必有用’,他天生该做厨子的,现在已经是饭店的大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