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92、探讨

    眼见众人都不吭声,随着他老娘的眼神,一块望向了他这里。

    他老娘是个工作狂,工作和生活向来是很少能分开的,她自己这么拼命,却从来不要求别人她一样,从不强行要求别人加班,给别人多少钱就让人出多少力,是健康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

    企业的活力和生命来自对员工的尊重。

    所以,公司从到管理层到普通工人、司机都有严格执行的薪酬制度,这也是公司能发展到如今规模的一个原因。

    她老娘是从来不要求员工来家里汇报工作的,只是出于拉拢感情的需要,亲自下厨,偶尔请公司的高管来家里聚餐。

    吃好喝足之后,本是该在一起闲聊的,但是大家总会不知不觉的聊到工作上,好好的一顿饭,就变成了餐会。

    这就失去了她本来的目的,现在,聚餐是越来越少了,如果有聚会,一般也是在外面的饭店,很少来家里。

    今天,大家聚在家里,就很令何舟意外。

    他从来没有去过公司,甚至连公司门槛都没有踏过,但是餐会没有少参加,每次都是在旁听,是不需发言的。

    现在,他看他老娘的意思,是让他说两句话了?

    正思虑间,只听见老娘道,“小舟,你在货运站工作时间也不短了,说说你的想法吧。”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众人思量:小老板是什么时候进的货源站?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何舟心想,如果只有他们娘俩,他随意说说都是无所谓,反正让他亲妈笑话几句也是无所谓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口开河的话说八道,那就是给老娘丢人了。

    不过好在,他在每年的暑期都在货运站工作,对货运站的工作程序有了解。

    何况上大学以后,他也是潜意识的找一些关于物流方面的书看,再加上长期的耳濡目染,对家里的业务不算陌生,脑子里多少有点东西。

    因此沉吟道,“我觉得物流和快递的区别还是挺大的,物流的单量很大,我们现在做的无非是入仓、分仓、调拨、发货、配送,没什么玄乎的地方,效率上执行不严格,两天送到也行,三天送到人家也不管,五六天更是平常。

    因为是专线运输,或者拼箱运输、零担运输等等,大多都是在一个固定地点,毛利率较高。

    但是快递不一样,上门收件、上门派件,时效性挺高的,服务做的比我们好,缺点也有,就是单量普遍小,以80%的装载率来核算,一车货能装110个方,成本就是140元/方,对仓配执行效率要求很高,完全有亏本的可能。”

    众人听见他这一番话,以为他是反对,但是没想他话锋一转,“物流业已经进入精细化运营,从每个操作环节降低成本,减少差错率,提高运作效率,保障服务质量。

    实际上,即使我们不做快递,也同样需要加大投入、优化网络、整合运能、规范流程。”

    他一边说一边看她老娘的脸色,居然有了不耐烦的样子,难怪了,自己这些都是老生常谈。

    在做的这些人,包括他老娘在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抿了一口茶,顿了顿道,“其实,快递业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他们已经在做自动分拣系统、在做全包机货运开拓国际货运航线,做跨境物流,真正的做到了物流快递不分家,甚至一直反应迟钝的中国邮也快速的切入了寄递业务,而我们还围着物流、快递这两个概念里转圈。”

    话语里总带着一点批评的意思,所以越说声音越低。

    招娣笑了,笑的很欣慰,不过她没有表示意见,而是问旁边的常子欣,“常总,你觉得呢?”

    常子欣笑着道,“小舟说的很有见地,不错,在许多工作上,我们可能存在失误,导致我们还是跟不上市场的需求,特别是时效性这一块,我们完全没法和快递同行比。

    当然,我们的优势还是有的,小舟还没进公司,对我们的业务还没有全面的了解,我们的自动分拣系统是已经在做了,已经在江浙沪三省已实行自动搬运分拣,目前许多快递公司使用的是我们覆盖全国的仓配网络。

    我们不仅仅在做日化、啤酒饮料、食品、白酒、服装等流通型、消费型等供应链业务,也在做电子、化工、食品、机械、能源、林业生产型、工程型业务领域,覆盖能力可至全球24个国家和地区,跨境仓库数量达到131个,上一整年,跨境物流的收入占公司的三成左右,所以,对很多工程公司来说,不管是做国内项目,还是国际项目,要做设备投送的话,除了几家大型国企,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在建材,基础设施建设,轨道车辆,军工物流,冶金矿业等行业形成了国内领先的专业优势。”

    招娣笑吟吟的看着何舟。

    何舟的脑袋更低了,他这才想起来,他们家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做跨境物流了,他老娘伙同东风快递的潘松以及国内的几大国企物流企业、私人老板,通过海陆空各种方式,差点搬空乌克兰、亚美尼亚、捷克。。

    他老娘一战成名,奠定了在中国物流行业的地位。

    只是,他老娘说的少,而他忘性也比较大。

    现在才明白,他老娘为啥经常说他说话不经脑子呢。。

    宋晨国道,“小舟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见识,很是不错,何总,你是后继有人了。”

    其他人自然纷纷附和。

    招娣笑着道,“年轻人可不能这么捧,要不然得,这还没毕业呢。”

    她抱起了茶杯,众人知道她的习惯,纷纷起身告辞。

    招娣道,“代我送下你宋叔叔、常阿姨她们。”

    何舟起身,亲自把众人送到了门口,并一一握手告别。

    回到楼上,招娣还是坐在沙发上,鲍素华在一边收拾卫生。

    招娣问,“跟谁又喝这么多酒?”

    何舟道,“刘善,他要出国,跟我告个别,潘应也在,我们几个喝了一点,也没多少。”

    招娣把茶杯放下,笑着问,“这个暑期工作怎么样?有什么想法没有。”

    何舟叹口气道,“清晨搬货,中午搬货,夜晚搬货,我只想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解脱苦海。”

    招娣笑着道,“有些工人做搬运工已经做十年八年了,人家怎么做的?偏偏你只做个把月,还瞎抱怨。”

    何舟道,“那是公司的升迁制度有问题,人家做了十年八年为什么还是要做工人?”

    招娣道,“少干不错、论资排辈在公务员队伍里都行不通了,你觉得在企业里能施行吗?一点儿不动脑子。还有很多年龄比你小的呢,有的都做两三年了,怎么没听见人家抱怨?”

    何舟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抱怨,你直接问,人家肯定回答你:不论何时,都站在公司的立场上,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把公司的利益当成自己的利益,时时处处为公司着想,而不是置身事外,以高度的责任心对待自己的工作。”

    招娣噗呲笑了,白了他一眼道,“就你会瞎胡说。”

    何舟笑道,“我是实话实说,但凡他们有别的选择,也不会做搬运工。”

    招娣道,“你觉得我让你去货运站是什么意思呢?”

    何舟道,“从基站做起,了解货运站的基本运营情况。”

    招娣点点头,“那不就是了,你既然了解这些工人的困难,你以后制定政策的时候,会不会多为他们考虑一点?”

    何舟毫不犹豫的道,“那是当然。”

    招娣笑着道,“你看,你这不就是有所得了嘛,如果你什么都不了解,又不清楚别人的感受,员工怎么能产生归属感呢?

    没有归属感的企业,永远是留不住人的。物流行业的人员流动性很高,为什么我这里偏偏有有做了十年八年的老员工呢,做了这么多年还不愿意走呢?”

    何舟道,“因为工资待遇比同高。”

    “因为我尊重他们!”招娣很是骄傲的道,“从司机到送货员、分拣员、仓管员、搬运工,我一视同仁。”

    何舟道,“那我多向你学校了。”

    “知道就好。”招娣剥了一个橘子给他,然后接着道,“过几天我要去巴西考察一趟,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何舟想了想道,“我还是不去了吧,我马上就开学了,还有一份暑期论文没写。”见他如此说,招娣没有再做强求,只是笑着道,“瞧瞧你喝成什么样子了,赶紧去洗洗睡吧,明天上班不要迟到,哪怕后天不上班了,也要坚持站好明天最后一班岗。”

    “真的?我明天就可以结束了?”何舟喜出望外。

    招娣没好气的道,“快去吧,不要让我反悔。”

    “好嘞”何舟高兴地很,天知道,他这个暑假是怎么熬过来的!

    手上的水泡破了又长,长了又破,现在手上都是厚厚的一层茧子。

    甚至整个人都晒黑了一大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