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87、穷养的底气

    桑春玲跺跺脚,心里好生着恼,喝了点酒,怎么脑子就不够用了呢,更在佘子羚跟前丢了面子。

    见佘子羚盯着自己,笑道,“走吧,谢谢你,我陪你好好喝两杯。”

    两人大步跟上前面的胡灵和王鸥,接着一起追上的最前面的潘少均等人,交叉路口右拐,是一条美食街,虽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仍然是人声鼎沸,路两边皆是饭店,桌子已经摆到了人行道上,基本上是坐满了的。

    众人的目的是在喝酒,而不在吃上,所以也不挑口味,见一家烧烤店门口有空桌,也就随便坐了下来。

    四个女孩子负责去跟老板沟通,点菜、拿酒,一张桌子坐不下,又要求老板搬了一张桌子出来,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也才堪堪坐下。

    啤酒上来,柳林坡开酒,先给李览、潘少均,后面依次递给桑春玲、佘子羚等人,最后自己面前放了一瓶,未坐下,直接倒满杯子,端起来道,“今天认识大家很高兴,跟着大家涨了见识,以前他们说卧龙藏虎,总是我不懂这话意思,直到见着你们,我才算明白了。”

    来浦江的日子不算短,少说有半年,常在酒吧厮混,安奋如何嚣张跋扈,他们是了解的,想不到今天见到潘少均和佘子羚等人居然跟猫见了耗子似得,让他大为振奋的同时,更是诧异。

    当然,他更想不到的是,李览的来头居然这么大,本来以为是青铜,结果是王者。

    大家见李览起身,这才跟着站起来,一起倒满酒,端起杯子。

    潘少均举着杯子道,“兄弟,以后呢,全是一家人,别说客气话,看得起我,就多走动走动,不要那我们当外人就行。”

    说完,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杜世鑫道,“说实话,咱们是外来户,这地面上确实说不上话,但兄弟先给你吹个牛,将来到鲁东,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尽管招呼一声,要是有一句推辞的话,都不是人养的!”

    王昆已坐下,本就不大的眼睛,此刻肿胀成了一条线,但依然再次端起杯子站起身,附和道,“说实话,我们这些年在家里瞎胡闹,遇到一点窝心事,从来也不隔夜,就没现在这么窝囊过。单独拎出我们哥几个其中一个出来都不够瞧,但是,我们哥几个聚一起,发挥发挥能力,在鲁东地面上,也没人能小瞧的。”

    潘少均道,“你们那我是常去的,以后往那里转悠,大家不怕麻烦才好。”

    王昆拍着胸脯保证道,“绝对不能。”

    王鸥坐在李览旁边,嘀咕道,“看来,他们是准备回家了。”

    李览问,“为什么?”

    王鸥吐吐舌头,笑着道,“以前是觉得世界之大,大可行的,现在受了打击,自然要回家慢慢舔伤口了。我现在终于明白父母为什么不让我们去首都长住了,他们闹腾起来一个比一个能闹腾,还压不住性子,出了事情,真没人能兜底,现在才发现,还是老家好。”

    李览笑道,“可以的,有时间我去找你们玩。”

    王鸥端起杯子道,“那就说好了。”

    她考虑到等会要开车,也就轻轻抿了一口。

    众人说说笑笑,一直喝到十二点多钟,已经是第三场酒,柳林坡等人已经招架不住,李览对王鸥道,“你看着他们,送他们先走吧。”

    姜兴远走过来,揽着李览的肩膀道,“你呢,晚上不去我那里?”

    今晚,他是受到冲击最大的一个,好像他是第一次认识李览似得。

    李览道,“我有地方去,你安排好你朋友们,不用管我了。”

    王鸥重新去酒吧门口把面包车开了过来,李览把柳林坡、杜世鑫等人挨个推上了车,看着车子渐渐远去,才放下挥着的手。

    手还没摸到口袋,潘少均已经把烟塞进了他的嘴里,给他点着了。

    李览吸一口后,夹出烟,笑道,“谢谢。”

    潘少均道,“我最怕你客气。”

    望着坐在对面的桑春玲和佘子羚道,“怎么说,继续喝?还是换下一场?”

    佘子羚摇摇头道,“你安排个地方,带他去睡觉吧,我俩结伴走。”

    李览道,“不多坐一会?”

    佘子羚道,“算了吧,明天一早就要开会,我妈现在对我严格要求,去迟了,肯定要骂我的。”

    她同桑春玲刚起身,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已经慢慢靠到路边,然后俩人拉开车门,坐上位置后,同李览摆摆手,坐着车子就走了。

    潘少均道,“咱俩一人再喝一瓶走人怎么样?”

    “那我得去趟厕所。”李览算算已经喝了十来瓶,脑子清醒,身体却不受控制,走路开始摇摇晃晃。

    从厕所间出来,潘少均同他再次举杯,“喝了。那个王昆你怎么认识的?”

    李览道,“我同学姜兴远的朋友,你听过?”

    潘少均道,“我一说,你肯定也听过,他老子叫王元,倒爷出身的。”

    “是东北那个王叔叔?”李览诧异的问。

    潘少均点点头道,“是他,以前跟我老子去苏联混,半途撂挑子,出去另立门户了,你爸也没怪他,后来大概帮衬了一点忙,你爸拉扯了一把,生意风生水起,现在开矿、炼焦、做加油站,都挺不错的。王元跟我处的挺好,上次还在一起喝过酒,他家我去过,只是估计王昆这小子对我没印象,不过我一打眼就认出他了,跟他老子一样全黑瘦黑瘦的。”

    “他家我真没去过。”对于王元,李览并不算陌生,以前回东北乡下的时候,总少不了王元的招待和帮衬。只是这些年,已经疏于联系,“你以前瘦,脸上没肉,现在这体型,谁敢认?”

    “正准备减肥呢。”潘少均放下手里的烤串,笑道,“都打算晚上不吃夜宵,不喝酒的,结果没一天能断的。”

    “那就今天喝完,明天再断吧。”李览同他碰完杯,一口喝完,好奇的问,“他家应该还好啊,怎么看着挺没底气的?”

    潘少均道,“那还不是因为你爸。”

    李览问,“跟我爸什么关系?”

    潘少均道,“都跟你爸学的,儿子穷养,就像我,大学毕业之前,也只以为自己家是普通家庭,房子比别人家大一点而已,车子比别人家好一点,给家里算算,撑死也就几个亿财产,只在毕业之后,参加了工作,对家里才有了解。

    王元这老东西也有趣,明明家里是金山银山,却自己寒酸自己,藏着掖着,看起来也就是个小城市的暴发户,连儿子都不清楚底细。

    说实话,王昆底气但凡足一点,能把安奋这小崽子摁在地上死捶,王元这老东西可不是吃素的,从北往南,很少有他不沾边的关系,生意圈子也广,相比起来,安家算不了什么东西。”

    李览道,“一样,我们家的生意我也了解不全,只是我暂时没那个兴趣罢了。”

    潘少均问,“安家怎么处理?要不我跟我爸说一声?还有那个年丰,这个我明天先办了。”

    凭着他一个人的能力,他也就只能对付一个年丰,至于安信集团这种级别的,还需要他老子出面,没有他老子的授权,东风快递的资源他是没法完全调度的。

    李览摇摇头,“这个你先不用管。”

    潘少均问,“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我自己会处理。”李览想知道,他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还是楚门的世界!

    潘少均笑笑,没再多说,凭着李家的实力,这种小事情自然不需要多做处理,以为李览会给李老二打电话。

    立马引到了其它的话题,“你现在住哪里?咱家旁边不是有你家的房子吗?你要不要去住,到时候咱俩见面也方便。”

    李览摇摇头,“算了,我自己昨天刚刚买的房子,才住了一晚,等会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有时间你去溜达溜达,一起好好喝一顿。”

    瓶子里还剩下最后一点酒,他没倒进杯子,直接倒进了嘴里,喝完站起身,伸伸腰道,“我回去了,回见吧。”

    潘少均道,“我送你吧。”

    李览道,“不用,打个车方便的很,不折腾你,你赶紧的回去休息吧。”

    “别啊。”潘少均拉住要往马路上打车的李览,朝着不远处招招手,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面前,拉开车门,把李览推了进去,关上后道,“我呢,不亲自送你了,到家给我发个信息,ok?”

    “没问题。”

    潘少均对着司机交代几句后,这才把手从车上拿开。

    李览躺在车上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车上只有他一个人,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透过车窗,看到一个火苗乱窜。

    下车后,发现是司机坐在门口抽烟。

    “李先生,你醒了。”司机赶忙站起来,“看你睡的香,就没喊你。”

    李览掏出手机一看,吓了一跳,“两点钟了?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晚上别回去了,在我这里沙发上凑合一晚上吧。”

    司机道,“不用了,李先生,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那开车注意安全。”李览掏出来两百块钱,从车窗塞进去道,“买两包烟抽,麻烦你了。”

    “谢谢李先生,”司机自然喜不自胜。

    不等司机掉转车头,李览就打开了门,进了屋子,没有开客厅灯,而是用手机照明,径直去了自己的卧室。

    打开灯的时候,发现高思琪居然躺在他的床上。

    转身欲走,却听见高思琪道,“你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李览笑着道,“看你睡得香,我就准备去沙发上对付一夜。”

    “不好意思,我就等在这里等你一直等不回来,就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高思琪从床上坐起来,穿上拖鞋下来道,“你洗洗睡吧,我自己上楼。”

    李览替他打开楼梯道的灯,目送她上楼。

    进入浴室,胡乱擦洗一番,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的时候,高思琪正从门外面探着头对着他笑。

    “几点了?”李览问。

    高思琪道,“已经十一点了,你昨晚喝了多少,睡的这么死。”

    “大概十来瓶吧。”李览穿上衬衫,本还好奇狮王早上为什么那么老实呢,原来被关进了笼子里,正里面兜圈子呢。

    高思琪道,“我起来的时候,它在你屋里瞎叫唤呢,怕吵你睡觉,就给关笼子里了。你刷牙洗脸,我们直接吃早饭。”

    桌子的茶已经泡好,李览端起来喝了几口,然后刷牙洗脸。

    从卫生间出来,进厨房帮着高思琪端菜。

    李览吃饭细嚼慢咽,高思琪感觉很奇怪,问道,“你怎么了?我做的不好吃吗?”

    李览道,“昨晚喝多,现在嗓子眼还有点疼,等会吃点薄荷糖润润嗓子就没事了,你吃你的吧。”

    把碗里的饭扒完,拒绝再添饭,“你慢慢吃吧,我吃不下去了。”

    抱着茶杯,慢慢的品着。

    高思琪道,“那你等会要是饿的话就和我说一声。”

    李览道,“和你说件事情,关于你工作的,这边有个化妆品公司,规模、利润都挺不错,是这样,你要是愿意做,我可以出面负责担保贷款,往里面投钱,你在里面持有股份,不用怕不懂,进去之后,会有人带着你做,你只要用心学就可以。”

    高思琪道,“化妆品?我会化妆,可是开公司我什么都不懂,有人带着我倒是好,可是我很笨的,万一把钱赔光了,我可还不起。”

    李览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心下明了,便说道,“那就这么定,钱呢,还是照我说的,我给你担保,赚多呢,就给我多,赚少呢,就不用给,至于投多少钱,就是你说了算,你愿意做大股东就做大股东,愿意做小股东就做小股东,你可以自己做主。”

    给齐悦那边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一个小时,齐悦的车子就停在了门口。

    李览同她简单说几句,她就带着高思琪一起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