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8、情分

    李览笑着道,“什么死不死的,你要真死了,我还得跟着后面担责任。”

    “是,是,李先生说的对。”安奋急忙附和,现在的态度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低声下气的姿态,甚至有点让人心生怜悯,活的未免太没尊严,“我这种人不值当你脏了手脚。”

    苍天啊,大地啊!

    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啊!

    即使是道歉,他都不知道李览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但是,没办法,他头上有佘子羚和潘少均这两座大山压着,俩人随便一个人就能把他安家打入万劫不复,完全不需要潘松和吴淑屏这俩老东西出面,所以,他是不得不低头啊!

    他老子是英雄,白手起家,虎父无犬子,他自然不会太傻。

    十六岁开始就纵横夜场,而且选择的都是符合他身份的夜场,太低端的不去,掉档次,太高端的也不去,他又不是傻子,明明是只羊,偏偏往狼群堆里扎,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何况,各路牛鬼蛇神也极多,肯定不会到去找铁板踢。

    现在,他想不到却真的踢到铁板了,还踢的莫名其妙,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李览朝着他的脸上吐口烟,他不闪不避,生受着,脸上还得挤出饱满的笑意。

    潘少均突然冷哼道,“少他娘的摆这幅委屈脸。”

    他对着安奋低声道,“你应该庆幸今天不是我父亲和吴淑屏吴董来,要不然我怕你受不住。”

    “潘董和吴董”安奋下巴惊得要掉下来,嘴巴合不拢。

    他终于意识到什么,潘少均和佘子羚替李览出头,并不是因为私人间的关系,而是因为家族关系。

    那么至少说明李览家的地位在潘家和吴家之上。

    潘家执中国快递物流、海运和仓储之牛耳,东风快递和其旗下的控股公司,年收入过千亿,其体量不可谓不大。

    吴家已经不止是单纯的地产商,而是全球最大的城市运营商,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财务营收状况,但是在地产这一块,他们家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如果这两家都要巴结这姓李的,这意味着什么?

    李家可以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他安家!

    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看着李览的眼神,终于多了一丝恐惧。

    年丰在一旁,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如果刚才是苦涩,现在是想哭。

    “之前呢,我其实放过话的。”李览来回踱步,所有人的眼光随着他的脚步来回移动,他们跟安奋同样一个心思。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啊,居然可以把安奋和年丰摁在地上摩擦!

    安奋自不必说,安信集团董事会主席安成功的独生子,将来是要继承百亿财富的,在财富榜上肯定是要留名字的。

    哪怕是丰年也不简单,话说,能开夜场的,又有几个简单的?

    从餐饮酒店到娱乐会场都做的很大,身家也是过几十亿的,怎么就这样轻易的低头了呢?

    众人接着听见李览道,“我要是轻松就这么了事,倒是显得我言而无信,你们背地里还肯定会骂我傻瓜呢。”

    “不会,不会。”年丰和安奋异口同声。

    安奋道,“李先生,这是你宽宏大量,不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冒犯虎威。”

    不顾旁人鄙视的眼神,他是逮着什么软话说什么,至于面子,不要也罢,他就不信了,那些鄙视他的人,又能算得老几,回头自己凶他们几句,他们还得向哈巴狗一样偎过来。

    所以,他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

    如果他此番落不了好,潘吴两家都是浦江大亨,生意上和他家本就有牵连,要是发狠了,他家里生意必定受损,将来变得一文不名,受到的将是长远的奚落。

    年丰道,“李先生,你怎么样能出气,你就说。”

    “你以为我治不了你?”年丰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神色逃不过李览的眼睛。

    “李先生,你多虑了。”年丰有自己的心思,他开门做餐饮娱乐的,店面是买断的,跟安奋有点不一样,生意上与潘吴两家是没有瓜葛的,再神气,还能在店门口拦着客人不让进门?

    只要有客人,他就照样躺着把钱挣了。

    他唯一忌惮的是,李览怕不是什么官宦子弟吧

    如果真是,他就只能低头了。

    所以,此刻,没搞清楚李览真实背景的情况下,他是不愿意撕破脸的。

    李览笑着道,“实话跟你说,家里也是做生意的,就是生意的场面稍微大一点。”

    “李先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年丰挺直了身子。

    李览似笑非笑的道,“很好。我敬你是条汉子,真跟我求饶了,我这人心肠子软,反而不好意思。”

    转过头看向安奋。

    安奋急忙道,“李先生,你放心,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办,绝对没有二话。”

    李览叹口气,对方这么没有骨气,低声下气,让他不好说狠话,“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次我还是要给你点教训,要说跟你家里为难,显得我不讲理,这样吧。”

    他指着王昆道,“你看看我这个兄弟,脸上破相了,我不要求多,你跟他差不多模样就行。”

    差不多模样?

    旁边的人听见差点没憋住笑,王昆眼睛肿的已经快睁不开,脸上破皮,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安奋虽然在李览手下吃了点亏,可依然白白净净,只是眼角肿胀了一点。

    要成王昆这样,还得下死手啊!

    安奋一咬牙,闭着眼道,“李先生,你动手吧。”

    “我可不动手,我是懂法的人,我能干这事吗?”李览道,“你自己动手吧?”

    旁边的人终于没忍住笑,后来是笑成一片。

    “我自己动手?”安奋沮丧着脸道,“我自己下不来这个手啊。”

    李览朝着旁边的人努努嘴,“你不是还有一群朋友嘛,让他们动手吧。”

    “啊。。”安奋叹口气,对一个扎着耳钉的年轻人道,“小辉,你过来。”

    说完闭上了眼睛,却是长久没有听见,又睁开了眼睛。

    小辉哭笑不得的道,“奋哥,我不忍心啊”

    实在是不敢。

    李览看看手腕上的表,笑道,“给你两分钟,过时不候。”

    “快点!”安奋吼道。

    “那我真打了?”小辉扭扭捏捏的道,见安奋点头,就举起巴掌,架势拉的很大,落在安奋脸上的时候,却是很轻,反复如此两次。

    桑春玲戏谑道,“还有一分三十八秒。”

    “没吃饭啊!”安奋冲着小辉怒吼。

    啪,小辉这一巴掌过去,声音很清脆。

    王昆指着自己的脸,“我记得刚才是用拳头抡的。”

    “马勒戈壁,快点!”安奋脸上虽然有点痛,但是心里更是着急,“你***真是一点用没有!”

    一点用没有?

    这句话貌似刺痛了小辉脆弱的内心。

    想这么多年,他就因为家世弱一点,跟着安奋跑前跑后,安奋让他干啥他就干啥,让他往东他绝对不往西,让他抓鸡他绝对不撵狗,简直是言听计从,唯他马首是瞻。

    但是呢,他从来就没有落过一句好,安奋对他不是打就是骂!

    他的父母,包括祖宗八代,早就让安奋骂了一遍!甚至是天天变着花样骂。

    尊严,不存在的!

    表面上,他还是对安奋恭恭敬敬,暗地里,却早就把安奋全家老少诅咒了一个遍!

    如果将来安奋落魄,他一定是第一个上去踩一脚的。

    桑春玲道,“还有一分十五秒。”

    “傻了啊!沙雕!”安奋对着小辉就是一脚。

    “那,奋哥,我真动手了啊。”不等安奋闭上眼,小辉一拳头就砸过去。

    安奋没反抗没骂,更使得小辉激动不已,梦里等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安奋躺下了。

    小辉嫌一只拳头不够,两只拳头轮流朝着安奋的脸色砸过去,安奋的鼻子出血了,眼睛肿了,额头破了皮。

    李览没喊停,其他人不敢喊停。

    “啊,疼死我了。”安奋连连尖叫,一把推开还在挥舞拳头的小辉,怒骂,“你想砸死老子啊!”

    小辉终于清醒过来,懦懦的道,“奋哥,是你让我打的。”

    安奋感觉嘴巴里涩涩的,好像鼻子里留下来的,手一摸,全是血,对着李览道,“李先生。”

    李览转过头,对丰年道,“年老板,我们的事情就等结果喽。”

    他愿意这么轻松放过安奋,只因为对方是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通病和虚荣,本质上不一定是坏的,拳头砸到肉,差不多也就算老实了。

    但是,年丰不一样,李览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刻薄、无情,既然对方不肯低头,他就没有留手的道理。

    李览瞧了瞧佘子羚和潘少均带过来的膀粗腰圆的五六个人,对潘均道,“首恶已株,从犯也不能放过。”

    潘少均会意,对着身后的人挥挥手,几条大汉冲入正对着潘少均嘘寒问暖的小弟中,猛地一阵拳打脚踢。

    姜远华和杜世鑫等人见有两个人悄悄的躲入了人群中,兴奋不已的给拉了出来,拳脚相加。

    年轻人平常都是纵情声色,疏于锻炼,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即使是对手,也不敢多加反抗,只能蹲在地上,勉强用胳膊护住脑袋。

    安奋见自己方这人被揍,不但没生气,反而有点欣慰,独挨揍,不如众人一起挨揍,心里起码平衡一点。

    而且,对方刚刚没有让这些大汉上手揍,显然是留了情面的。

    年丰一直没说话,此刻见此情况,事不关己,自然是高高挂起,李览的威胁话,他虽然听见了,心里有点不安,但是也仅仅是不安。

    闯江湖出身,哪里能没点胆量。

    李览招呼姜兴远等人走人,潘少均也示意身后的大汉们停手。

    在众人的瞩目中,李览带着一行人出了酒吧。

    潘少均道,“要不我们再去喝一点,刚才未免太扫兴了。”

    “你等一下。”李览关心的问王昆,“兄弟,怎么样,送你去医院看一看?”

    王昆不在意的摆摆手,笑着道,“心里出了口气,什么都顺了,没事,你们要喝酒吗?我们继续陪你们。”

    王鸥道,“李大哥,我要同你多喝几杯,好好谢谢你呢。”

    杜世鑫也道,“走吧,我请客,你们看看去哪里吃?”

    倒是没有一个愿意走的。

    李览笑着道,“真没事就行。附近有烧烤吗?咱们去烧烤吧,走路过方便,也不用开车了。”

    潘少均挨个散完烟,笑道,“车子放这里,大家跟我走,前面路口是一家烧烤摊。”

    他带头走在前面,和李览并排走在一起。

    他们的后面是桑春玲和佘子羚。

    佘子羚手里夹着一根烟,拒绝桑春玲给她点烟,接过她的火机,自己点着了,然后拧着眉头,低声道,“你也太胡闹了,俩人就敢来这种地方?

    我都不敢跟我妈说,要不然她肯定大发雷霆,你们啊。”

    胡灵在旁边听得奇怪。

    怎么就是两个人呢,抛开她和王鸥俩女孩子不算,王昆不算人?杜世鑫不算人?姜兴远不算人?

    尽管疑惑,但是只能装在心里不说,一来和佘子羚不认识,二来没有她插话的余地。

    桑春玲道,“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浦江,还是是他找我的,一个同学是做口香糖的,要进超市货架,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里聚上了。

    我也没想到安奋这帮人会今天找麻烦。”

    “进超市货架?”佘子羚突然驻步。

    “是啊?”桑春玲跟着停步,胡灵继续朝前走,好不让她们怀疑,她在听她们说话。

    “李览同学?”佘子羚继续疑惑的问。

    桑春玲指着走在前面的姜兴远,“就是那个大高个,开了口香糖厂,没什么销路,其实就是质量差了一点,想打开市场估价比较难。”

    佘子羚道,“然后呢,你拒绝了?”

    桑春玲道,“超市有超市的规矩。”

    “呵呵”佘子羚面带讥笑。

    桑春玲道,“你什么意思?”

    “你很精明呢。”佘子羚拔一口细烟,深吸一口道,“少自作聪明的好,这种事情还是问你老子和你叔叔吧,我想他们肯定有正确的答案。”

    桑春玲道,“我知道我笨,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佘子羚有心说,何止是笨,简直是愚蠢的无可救药!

    不过碍于那层淡淡的情面,不好说开,只是道,“你是当局者迷,你以为你们的情分仅仅因为你们是一个村的,是老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桑春玲道,“我们庄,包括你们,有谁没受过李叔叔的恩惠?”

    佘子羚摊摊手,“那还要我说什么?”

    桑春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桑家与别家相比,只多一层老乡的情分,戳破开后,简直不值一提。

    佘子羚接着道,“你应该比我了解李览的性格,他从来不求人。”

    说完,又感觉不妥当,“不对,是他从来不麻烦人,自己能做的事情,从来都是自己做,对于李叔叔他都是这个态度,何况是外人呢?”

    桑春玲懊恼的拍拍脑袋,“我真是猪脑子了。”

    谈什么超市程序?

    谈什么产品质量?

    她就该一口答应的!

    “快点吧。”佘子羚笑着催促道,“他们都跑前面去了,我们赶紧跟上。”

    ps:说好的万更差600字,明天补上。谢谢大家支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