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82、只生一个好

    毕竟这是鲁东的老大哥,发展的要比其它地方好很多。

    王鸥问杜世鑫,“蔡洋那家伙怎么没来?没道理啊。”

    杜世鑫道,“怎么,人家追你不乐意,现在不追你了,你又有想法了?”

    王鸥道,“哪跟哪,我就好奇这小子一个多月都没消息了,再不至于,也得露个脸啊。”

    杜世鑫道,“他老子给他找了个后妈,他能不着急吗?瞧着吧,这一年半载,他家里都不会消停。”

    王鸥张大了嘴巴,笑着问,“不能吧,他爸都奔六十的人了,没幼稚到这会还去找什么真爱吧?”

    王昆道,“那也不稀奇,现在有钱的,谁不找个红颜知己,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只是蔡洋老娘不愿意,人家也是风里来雨里去,闯荡过江湖见过世面的,生意做这么大,有她一份功劳,自然不惯着他老子,现在正闹离婚呢。

    蔡洋呢,现在夹在中间为难,包庇谁都是不对,干脆趁着乱局,从公司诓了一笔钱出来,省的以后毛都落不着。”

    王鸥道,“可明显是他爸爸不对吧?为啥就不能站他老妈一边呢?”

    杜世鑫道,“你没见过他妈,挺凶悍一人,他爸呢,就没戳过他一个手指头,他妈呢,不是打就是骂,一不如意,就把他往死里打,即使是现在,还有语言暴力,动不动就是你怎么不去死啊。

    关键吧,没对比就没伤害,对他哥却是宠的不得了,他哥三十来岁了,他妈动不动就是大宝贝啊,什么的。

    你说,他现在要是不想着法子捞着点钱,他将来估计什么都捞不着。”

    姜兴远问,“说的跟你亲眼见到似得。”

    杜世鑫同李览碰完一杯酒,接着道,“废话,他老子没发家的时候,跟我老子一样,还在章丘挖煤呢。

    就在旁边的搭的窝棚,两家都不远,上小学还做过同桌呢。

    再说,要不是我,你们怎么能认识他?”

    姜兴远哑然失笑,“还真是,不过他老娘我没见过,他老子我见过几次,挺和气一个人。”

    王昆道,“别操心他了,再怎么着,他都不会差,随便划拉划拉也有个几千万,怎么着都比大部分人强了。”

    姜兴远道,“奶奶个熊,那最苦逼的就是我了。”

    杜世鑫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现在是终于明白,为啥‘只生一个好’了,感谢政府计划生育抓的严,我家就我一个!”

    说完哈哈大笑。

    王鸥揶揄道,“你家也太能生了,俩哥俩姐,你还是老小,你可够呛,你说脑子哪里不正常了,搞什么口香糖,拿你老子一千万,不比做什么都强。”

    姜兴远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闷完,然后问,“有后悔药卖吗?”

    众人大笑。

    李览陪着众人一直喝到七点多钟,四箱子啤酒喝的干干净净,他已经跑了三趟厕所。

    晕晕乎乎中,好像想起来什么事,忘记通知高思琪了!

    点着一根烟后,拨通了高思琪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很快。

    高思琪笑着道,“没事,我已经吃好了,你少喝点酒吧。”

    李览歉意的道,“抱歉,晚上要是不回去,你自己关好门。”

    他刚挂掉电话,王昆从厕所出来,拦着他肩膀道,“兄弟,等会咱们换地方再继续喝。”

    李览道,“我都喝的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

    王鸥道,“走吧,遇到一起多开心,我没喝酒,等会我开车拉大家过去。”

    姜兴远道,“好不容易聚一次,这么回去就没意思了,一起去酒吧再喝。”

    杜世鑫对着李览特意问道,“哥们,你还有朋友没有,喊过来一起,都热闹,也给咱们认识认识。”

    李览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把姜兴远拉到一边。

    姜兴远把点着的烟塞进他的嘴巴里,自己再次点着一根,笑着问,“干嘛?清醒下脑子,我们准备走了。”

    李览拔口烟道,“你真想做口香糖啊?”

    姜兴远摊摊手,“你觉得我还有退路吗?这摊子是我整出来的,我得自己擦屁股,说实话,我什么不干,他们倒是巴不得呢,每年拿点钱,安心做个小开也挺不错,也不必和他们发生冲突。

    其实,我是闲不住,人呗,总得有点梦想,万一我老子哪点不在了,我指望谁去啊?我哥哥姐姐能管我?

    不存在的。

    现在这摊子算我的了,好也罢,坏也罢,我自己做,也碍不着他们事情,兄弟姐妹,我也不想闹那么难堪,没多大意思。”

    李览拍拍他肩膀,“你要进超市,我支持你,晚上我给你喊个人,谈不谈的成,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姜兴远诧异的问,“你有靠谱的关系?”

    李览笑着道,“这话说的,四季超市和阳波连锁听过没有?”

    姜兴远没好气的道,“废话,国内做的大的就是这两家,我天天跑,怎么可能不知道?采购牛的不得了,哪里是我是想进就能进的。你真的认识?”

    李览道,“我还能骗你?不过,你们的产品质量我不清楚,如果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进不去,我可不担保。”

    姜兴远一拍大腿道,“口香糖这玩意,没多大技术含量,各家的差别无非就是营销上。你放心,决不让你为难,只要能给我介绍一下就行,成不成,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李览掏出来电话,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上了姜兴远的面包车,因为只有11座才能挤下这么多人。

    王鸥开车,姜兴远坐在副驾驶位上指路。

    路过吴中路的时候,杜世鑫抱怨道,“刚来网上约了个妹子,以为走了桃花运,结果是个酒托,气死我了。

    可惜不是咱地盘,要不然我非给砸了!

    老子这么多年,就没受过这窝囊气。”

    其他人大笑。

    姜兴远道,“你当时不说,不然哥几个一起去,也能给你撑撑场子,即使不是咱地盘,咱也不能怕他们。”

    一路说说笑笑,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处酒吧门口。

    还没进门,就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响声。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刚点着一根烟,一辆红色的超跑就以炫酷的方式横空出场,稳稳的停在李览的面前。

    车门从两侧升起,从车上下来的是桑永波的女儿桑春玲,个子高挑,漆黑长发,刘海齐眉,摘下墨镜,笑着对李览道,“我的速度不算慢吧。”

    李览道,“春玲姐,想不到你真在浦江,我以为会扑空呢。”

    桑春玲道,“我老弟请我喝酒,这是给我面子。”

    车上又走下来一个女孩子,桑春玲一把拉过来,对李览道,“年龄比你大,喊姐姐就对了。”

    女孩子道,“别听她瞎说,喊我胡灵就行。我不喝酒的,今晚我负责做司机。”

    “MT900 GTR,百公里加速时间仅为3。1秒,极速可达340公里/小时。”王鸥围着车子惊叹了一声,“姐啊,真酷!”

    桑春玲见她是跟着李览一起来的,就笑着道,“不错嘛,好眼光。”

    王鸥道,“我可不是那些只认识法拉利和平治的土鳖。”

    李览把身后的几个人挨个向桑春玲做了介绍。

    桑春玲手一挥,笑道,“进去,今晚姐请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