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80、路子

    齐悦笑着道,“李先生,你给点具体的意见,这样我也好操作。”

    李览和高思琪的关系,她还是有点琢磨不透,如果关系一般,却照顾深了,她就做的多余,也不讨好,明明关系很好,她却做的一般,那就不可原谅,李览说不准还要怪上她。

    李览道,“我和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这么和你说吧,算我半个老乡,只是想照应一下她,毕竟一个女孩子不容易,没有别的意思。明白没有?”

    齐悦眼睛轱辘转了转,既然李览已经说得直白,她索性也就不藏着了,直接道,“倒是有个注意,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李览道,“你说吧,适合她就行。”

    抛开他老子不算,他想安排她也很简单,毕竟他家的圈子很大,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又极多,随便找个地方,也能安置,但是不一定都是适合高思琪的。

    齐悦道,“其实,李先生那我就实话实说,也有我的私心在作祟。

    我一个朋友,是我在英国读书时的大学同学,比我提前先一年回国,创办了一家化妆品公司,做了大概三年,她的公司状况我很清楚,产品、渠道都是很好的,去年的营收有2200万,纯利润也有400多万,但是因为得罪人,现在银行突然抽贷,资金链上出现一点状况,让她陷入两难。

    从个人来说,我是爱莫能助,如果李先生你这边投资的话,既能解决她的困难,也是高小姐的一个去处。

    如果以高小姐的名义入股,高小姐既可以坐享分红,又可以一边学东西,而具体的事务上,我这个朋友是很可靠的,她也可以帮助高小姐成长。”

    李览道,“主意挺不错的,我问问高思琪吧,得先征求她的意见,如果她说可以,那就没有问题了。”

    其实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高思琪本身缺乏经验,光有资金也没有多大的用处,有人帮衬着,那是最好不过。

    齐悦道,“李先生,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让带我这个朋友来和你见一面。”

    李览摇摇头,“不用,我先跟高思琪说,如果她有兴趣,你们自己碰头,自己处理,我就不管。你朋友资金上差多少?”

    齐悦道,“如果只要求盘活,大概五六百万就够,如果要做大做强,有三四千万那是最好不过。”

    李览道,“那到时候再说吧。”

    他把公司的资料翻了一遍,大概都是他感兴趣的,对于整体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挨近中午,温启白再次走进办公室,李览随同他们一起去饭店吃饭。

    天热,一下车,李览就钻进了饭店并没有看门头,可是看到这里装修风格的时候,又感觉很熟悉,拿到菜单,才发现居然是四海酒店。

    只要不是淮海路店,他就不担心有被认出的可能,因此安心的坐在椅子上,把菜单给了齐悦,“你点吧,我只要一个粉蒸肉、红烧狮子头就可以了。”

    从小吃到大,四海的菜单他都能背下来。

    齐悦拿着菜单,连续点了五六道菜,李览又赶忙拦住,“就我们三个人,哪里能吃得这么多,吃不完可就浪费,差不多就行。”

    温启白道,“李先生,你放心吧,吃不完我打包带走,拿回微波炉热一热,还可以继续吃嘛。”

    齐悦放下菜单道,“那就先上这么多,菜不够我们再加。”

    李览刚拿起啤酒要先给温启白倒酒,温启白却赶忙起身,用自己面前的啤酒反倒给李览倒了一杯,然后把自己的斟满。

    举起杯子道,“李总,很抱歉,昨天简陋,没尽地主之谊,我敬你一杯。”

    李览杯子未动,笑道,“温总,你要是不坐下来,这杯子我都不敢端,按年龄,你跟我父亲差不多了。”

    “我哪里敢和你父亲比肩,当初李主席来浦江考察,我也只是跟在齐秘书身后有幸见过一次,虽然只说过两句话,可也是受益匪浅。

    那会大家都在说互联网泡沫,李先生却说,互联网就像啤酒,有泡沫的时候才最好喝。”温启白依然站着,感慨道,“我们公司的口号也是李先生亲自题写的,‘我们不预测未来,我们创造未来’。”

    齐悦道,“我还没机会见一见李叔叔呢。”

    李览笑道,“你跟齐叔叔说一声就是,多大个事。”

    齐悦道,“我爸大概怕我给他跌份吧,才不敢带我去呢。”

    说着自己都笑了。

    温启白再次端起杯子,虽然坐下了,但是还是弓着身子,屁股不沾椅子。

    李览无奈,还是同他碰了一杯。

    酒过三巡,温启白道,“李总,李主席的产业很大,你自然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公司,但是我有一个建议,你是学计算机的,进公司来主持大局不算跨行,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就能把商业上的规则揣摩清楚,对你将来主持中再集团是有裨益的。”

    李览接过他递过来的烟,点着后,吐了一个烟圈,慢慢悠悠的道,“我还年轻,有许多需要学习的,暂时呢,先走走看看,多接触社会。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一下的。”

    温启白见李览确实不感兴趣,知道多说无益,转而岔开话题道,“李总,昨天买房的时候,听你的口气,似乎你觉得房价还是要涨?”

    李览笑着道,“一线城市要是敢放开限购,能涨到你怀疑人生,将来实施限购政策的城市肯定越来越多,配合货币和银行政策,十年八年左右,房价会有一波下行的动作,但是想它继续涨起来也容易,就是放开限购。”

    反正,他老舅说过一句特别夸张的话,将来只要琼州不限购,成为东北第四省指日可待。

    温启白点点头,“这话是真有道理。”

    李览的话在他这里不一定有多大的价值,但是这笃定的态度,在某个层面是对李老二观点的延伸,所以他又是相当的重视。

    温启白道,“前年,儿子结婚,自己家房子是住不下的,买房是势在必行的,想着买一套离我们近一点的房子,以后有孩子,我们也方便照看,结果一看内环房价,随便一套都是过千万。

    不怕你笑话,我职位不低,工资也还行,拿过几次分红,收入这块按说算得上中等。可是,上千万现金是我是真拿不出来。

    公司草创的时候,齐秘书给过我们照顾,六六科技旗下的控股公司,我们是有股权的,后来没办法,卖了一点股票,才仓促买了新房。”

    李览笑道,“吴淑屏阿姨你不认识吗?”

    有这位地产大佬在,浦东浦西的房子不是随便挑?

    温启白笑道,“李总,你太看得起我了,能认识吴主席已经是够有脸面了,再拿这点破事劳烦她,那太不像话。”

    他的话李览只听三分,至于七分假,就懒得去计较。

    李览举起杯子道,“我敬你们俩吧,谢谢关照。”

    “生分。”齐悦莞儿一笑。

    “干杯。”温启白端起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吃好饭,齐悦抢着付了帐。

    李览在公司的办公室坐了一会,空调调的有的低,他索性给关掉,想午睡,又没午睡的习惯。

    不止他没有午睡的习惯,他一家人都没午睡的习惯。

    齐悦道,“公司的活动室有台球,我们去打几局?”

    李览摆摆手道,“谢谢了,喝点酒,就没力气了,还是歇着吧。真不用管我,你忙自己的吧。”

    待齐悦走后,他干脆拨通了姜兴远的电话。

    “喂,老弟啊。”电话里依然是那粗犷的声音。

    李览道,“你在哪里?”

    “你呢?”姜兴远反问。

    “张江。”

    “我靠!”

    “没事吧?”李览能听见一阵急刹车的刺耳声。

    “没事,没事,就是刹车有点猛。”姜兴远高兴地的道,“地址给我,我去接你,离你不远。”

    “现在不忙?”李览问。

    “忙个屁啊,”姜兴远道,“等着,十分钟后到,你准备下楼。”

    李览挂掉电话,把杯子里的水喝完,跑了趟厕所,然出了办公室。

    刚出门就遇到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问,“李先生,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哦,跟齐小姐说一声,我有点事就先走了。”李览识得这女孩子,温启白的秘书,上午进门的时候,就是她给他倒得茶。

    “喂,李先生”女孩子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李览已经走到了电梯口,她只得慌慌忙忙的冲进温启白的办公室。

    温启白追下楼,李览正蹲在马路边的一颗香樟树底下躲太阳。

    他气喘吁吁的小跑过去,招呼道,“李总。”

    李览道,“抱歉,我想你们都忙,就没跟你们说,自己下来了。我这边有个同学来接我,我们聚一聚,谢谢你的款待。”

    温启白道,“那李总,客气我就不多说了,有什么事,你尽管打我电话,我随叫随到。”

    “一定。”李览主动伸出手。

    “再见,李总。”李览手上的手机响了,温启白也就不再多说,遥送李览上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李览一上车,姜兴远敞开手臂就要给一个熊抱,车子突然晃动一下,李览赶忙挡开他的手,“喂喂,能不能养成停车挂空挡,拉手刹的良好习惯,你不要命,我还要长命百岁呢。”

    “切,胆子这么小,怎么混啊。”姜兴远嘴上虽然硬气,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挂上了空挡位,笑着问,“你来这边搞什么?”

    李览道,“有人请吃饭,就来蹭饭,你呢?刚好这么巧,你也来这边?”

    一辆车从后面过来,姜兴远不好再停留,一边开车一边道,“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各个超市跑来跑去,东扯扯西扯扯,累的跟狗一样。

    我跟你说实话,来这里我都有点后悔了,要是在老家,哥好歹还是有点知名度的,再加上我老子的名头,走哪里都好使,在这里,谁认识我啊。”

    说完后,一个劲的叹气。

    李览故意没接他的话茬,只是问,“现在去哪里?”

    姜兴远道,“去我住的地方吧。”

    两个人说了一路,穿过一栋栋高楼,一座座漂亮的小区之后,进入了偏僻的乡道,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座座高矮不一的民房。

    李览没好气的问,“不是说吴中路吗?”

    姜兴远道,“不是怕你不知道嘛,就说了个大路段,这里离吴中路也没多远。”

    车子最后在一座二层小楼停下,李览一看就知道是农民的自建房。

    房子门口是石棉瓦搭建你的棚子,从棚子里窜出来一条黄色的柴犬,一下子扑到姜兴远的身上,两只腿搭在他的胸口上。

    李览道,“你可以的啊,把你家的狗都带来了?”

    上大三的时候,姜兴远就开始在校外租房,李览常去那里玩,所以这只柴犬他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

    “来这边的货车多,随便就让他们给我带来了。”姜兴远顺了顺狗毛,把狗推开,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笑着道,“要不是为了养这货,我至于住这种房子嘛。”

    俨然是一个典型的铲屎官。

    李览道,“这我得服气你,不过呢,你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是得出来锻炼锻炼,尝一下人生百态。”

    他从初中以后就自己洗衣服了,而姜兴远直到上了大学,还不会洗衣服,两件衣服放了半袋洗衣粉,整个浴室全是泡沫,窗户未关,风一吹,满楼道飘,一时间成为整个班的笑柄。

    “你可不比我好多少。”姜兴远从饮水机倒了杯水,先咕噜噜把自己灌饱,然后才另外找了一个一次性杯子,给李览倒一杯,“渴死我了。”

    李览问,“就你一人住?”

    “那你寻思几个人呢?”姜兴远喝完一杯感觉不解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完后道,“要不你来陪我?哥罩着你。”

    李览摆摆手,“跟你?大夏天一起挤一身痱子,我可惹不起,你还是赶紧找个妹子吧,打死不跟你掺合一起。”

    好起立的时候,俩人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闹起来的时候,俩人跟仇人没区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