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75、置业

    李览抱着杯子,把里面的水慢慢喝完,然后对着售楼的小姑娘道,“我们可以到售楼部准备合同。”

    “李先生,请跟我来。”小姑娘越过李览,带头走在前面。

    待李览和高思琪在售楼部坐下后,她挨个递上名片,笑道,“李先生,这是我的名片。”

    李览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女孩子叫王影,很好记的一个名字。

    接着另外一个短发的小姑娘给两个人又分别端了一杯茶过来。

    “谢谢。”高思琪一直在旁边,并没有多余的话。

    不一会儿,门口的大玻璃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男一女,男人身量不高,脸瘦长,脑袋转了半圈才望到李览这边。

    女人穿着黑色半身裙,身形窈窕,挽着圆形发髻,手里抱着一个蓝色文件夹,跟在男人身后,高跟鞋在光滑的地面踏踏作响。

    高思琪面对能与自己相比较的女人,在李览还没有起身的时候,就先站起来,暗恨自己不该穿平底鞋,显得比那个女人还要矮上些许。

    李览斜靠在椅子上,正要坐直身子,男人已经快步走过来,中途就伸出手道,“你好,李先生,我是温启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

    “你好,麻烦你了。”李览站起身和他轻轻握下手,笑着问,“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温启白道,“你的身份证上的照片和你本人相差不多。”

    李览笑着道,“一直长的比较成熟,请坐吧。”

    他是六六科技六六公司的法人,也是唯一的股东,有他的身份证件不足为奇,因此就不再多问。

    温启白指着身后的女人道,“这是公司的财务总监,齐悦。”

    女人同样伸出手道,“你好,李先生,我是齐悦。”

    “齐悦?”李览对着女人瞅了两眼,感觉很相熟的样子,就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

    齐悦抿嘴笑道,“李先生,提起我父亲,你应该认识的,我父亲是齐华。”

    “我还疑惑呢,在哪里见过,原来你和齐叔叔是一家。”李览从来没有见过齐华的家人,再次伸出手道,“幸会。”

    齐悦道,“我从英国毕业回来有两年了,一直都是在六六科技,直到今天才有机会见到你。”

    “辛苦,请坐。”李览倒是理解齐华的做法,因为他老子是最反对和厌恶企业内部搞裙带关系的,所以至今,不管是李家的人,还是何家的人,都未曾有任何一人在企业内任职。

    他老子以身作则,他手底下的高管自然更是不敢越雷池一步,齐华把齐悦安排到与中再集团不相干的六六科技,当然算是不违反他老子的规定的。

    何况,他不无自作多情的想,齐悦在六六科技,何尝不是打他的注意呢?

    毕竟,以齐华今天的身家和地位,完全可以给闺女置一份不俗的家当和事业,是没有必要在六六科技委曲求全领那么点工资的!

    温启白从齐悦手里接过那份文件夹,打开后,屁股离了座位,俯身平铺在李览的面前,笑道,“李先生,这是你要的资料。”

    李览随意看了眼,然后对身后的王影道,“你看看,资料不缺的话,直接办手续吧。”

    王影拿过来后,认真的翻了几页,然后道,“李先生,对的,我现在就给你打印合同资料,你付款是刷卡吗?”

    齐悦道,“你先把公司账户给我,我们公司给你走对公账,你尽管打合同做网签吧。”

    李览笑道,“这个钱我可以自己付的。”

    齐悦笑道,“你可饶了我们这些做财务的吧,以公司名义买,却走你个人的流水,到时候我们公司做账可就为难了。

    就用公司的账户就是了,到时候拿到发票,我们还能抵扣一部分税费的,反而还能省掉不少钱。”

    “那谢谢了。”李览想想也就同意了。

    用公司的钱,也是他老子的,他自己刷银行卡,也是他老子,横竖都是他老子的,左右没有区别。

    温启白道,“李先生,你想错了,你是老板,用自己的钱,哪里用得着谢我们。反而我们得谢谢你,你赏我们饭吃。”

    看他这谦卑的态度,李览反而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客气了,我是不管事的,全依仗你们。”

    那边,齐悦和王影在另一张桌子上办付款、签合同,全程没需要李览费一点功夫。

    王影和另外一个小姑娘跑前跑后,一会儿跑办公室,一会儿又是接电话,忙得很。

    没有用一个钟头,齐悦又抱着一摞文件过来,挑出来两张合同给李览看。

    李览看合同金额,与之前相差一百万,笑着问,“这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齐悦笑着道,“这种地方,只有李先生这种贪图环境清幽的才会买,一般人眼皮浅,自然是不愿意买这种地方的,价格是上不来的,他们说基本售罄,按我想,大概还有一半没卖出去呢,有些虚张声势的话是不能信的。

    李先生,你放心吧,回头我就安排人去办产证。”

    李览把合同递还回去,笑道,“那谢谢你,合同还有产证之类的东西,你就全放回公司吧,不用留在我这里。”

    这些东西他留在手里也是无用。

    “李先生,我会处理妥当的。”齐悦点点头,暗地里给温启白使了个眼。

    温启白似乎知道她要看过来,早预备下了,笑着接话道,“李先生,这边已经没有事情,公司在张江高科,从这里过大桥就能到,希望你能去看一下,给我们工作指导,查漏补缺,同时也好激发下大家的士气,这么多年,很多同事都好奇老总是什么样的人呢。”

    李览摇摇头笑道,“这话更客气,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除了会写点代码,就不会别的,你们何苦给我戴高帽,去看看是可以的,但是千万别说指导这类的话,要不然,我是没脸去的。”

    齐悦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话自然是没错的。”

    如若不是她父亲特意提醒过,不要在李览面前提李和,她肯定会说,小李先生在老李先生身前,耳濡目染,无论是眼界还是格局肯定比他们这些人要强的。

    李览摆正了手上的腕表,笑道,“午饭时间到了,我先请你们吃饭吧。”

    齐悦等人自然是笑着应好,甚至是求之不得。

    李览转过身问王影和另外一个小姑娘,“你们有午休时间吗?一起吧。”

    “李先生,谢谢。”王影正处在能拿高额提成的兴奋之中,不过随即又面露难色,道,“不过我们今天是我们值班的,这里不能离人的。”

    李览笑着道,“那等有机会再请你吃饭。”

    这才出了售楼部,站在门口,手里不停的掂着新房的钥匙。

    太阳高高的挂着,树叶被炙烤的蔫巴巴的,公路上除了偶尔跑过的车辆和他们这一行人,见不到任何人和动物的影子。

    温启白开车,李览坐在副驾驶上,剩下两女人坐在后排。

    一边开车一边问,“李先生,你这边还没有代步的车子吧。你看看有什么要求,我立马让人送过来一辆。”

    李览既然已经接收了公司的房子,再要一辆车子,自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笑着道,“随便吧,几万块钱的车子给我一辆就行,能开就行。”

    温启白道,“李先生,你的车子开好一点,还是有助于提升公司形象的。”

    李览怕他们不分轻重的给他配一辆跑车,就认真的道,“公司有皮卡吗,给我开一辆吧。”

    温启白愣了愣道,“皮卡?”

    李览道,“我刚搬到这里来,许多东西还需要去采购,有一辆皮卡车就比较实用。”

    温启白道,“那我明白了。”

    宽阔的马路两边,不是农田就是附近农民的自建房,行了二里地左右,才到一个小镇。

    李览不愿意再往市区去,就笑着道,“就这里停下,大家弄点吃的吧。”

    温启白点点头,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冷气底下待习惯了,从车里出来陡然接受从外面扑过来的热气,让人一时间很难适应。

    李览看到停车的对面就是饭店,没再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饭馆不大,只有一些平常的家常小炒,在点菜的时候,各人没有推让,只让齐悦随意点了两样菜,天热,不好下咽,各自胡乱吃了两口。

    齐悦结完账,李览等人一前一后跟着出了门,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站在门口。

    他对着温启白道,“温总,车给你送来了。”

    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李览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树荫底下停着一辆崭新的黑色皮卡。

    温启白从男人手里接过车钥匙,笑着对李览道,“我们去看看吧,看你满意不满意。”

    李览围着皮卡转了一圈,哭笑不得,他只想要一辆皮卡而已,可是这辆皮卡的价格够买一辆跑车了。

    钻入车里面,沿着马路跑了一段,然后掉转回来,下车后,散了一圈烟,笑着道,“没有必要这么办的,其实差不多就行。”

    温启白道,“车子涉及到安全,不能马虎的,好车制动性能好,安全性高,自己开着也舒心。”

    “那麻烦了。”李览不再推辞,“你们先忙吧,我这边刚拿到房,还要去商场添些东西,就先失陪了。至于公司那边,我就明天再过去。”

    温启白道,“这样吧,李先生,你刚来这里,可能什么都不熟悉,我让齐小姐陪你转悠吧,我就先行告辞。”

    齐悦道,“李先生,不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当做的,如果这点事情都安排不明白,我爸爸肯定要骂我的。”

    李览招手,“那你们上车吧。”

    齐悦朝着左侧的高思琪一扬手,笑道,“高小姐,请。”

    “齐小姐,仰仗你指路呢。”高思琪笑笑,没有坐在副驾驶上,而是坐在了后排。

    齐悦笑着坐上了副驾驶位上,对着李览道,“李先生,不用走远,前面拐弯应该有个超市。”

    车子开了不到十分钟,真如齐悦所说,路口的拐弯处是一家大超市。

    找了一个停车位,李览把车子停好,没急着下车,而是先喝了一点茶。

    茶喝的差不多,才放下杯子,推开车门,往超市里面去。

    他对着两个女孩子道,“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还有铺盖,就这些,见着就拿就对了。”

    三个人,一人推了一辆推车,齐悦是见着差不多的东西就往推车里扔,而高思琪显得犹豫不决,看到什么东西,反而先问一下李览。

    李览道,“你感觉需要就拿,我也一窍不通,差不多就行。”

    他正在研究一款热水壶,挨个看了标签,捡了一个最贵的,泡茶是少不了的。

    满满当当的,三个推车放不下,最后李览先送出去了一车,高思琪跟在身后,待东西放到车上后,就没再跟进去,而是站在车旁,主动要求帮着看东西,别让人给顺走了。

    李览把车子空调打开,让她进车里坐着了。

    买完东西,三个人返回李览的新住处。

    打开房门,李览没让两女孩子搬东西,从一个袋子里扔出来两条毛巾,笑着道,“二位不怕辛苦的话,可以帮我随便擦擦,面上的灰尘看不见就行,剩下的我明天找几个保洁,按一天时间搞。”

    凭他们几个人,无论如何是清理不完四百多平的房子的,比如他家,每到春节的时候,他姥姥和老娘那么勤快的人,也要从别处请保洁的。

    齐悦又从袋子里扒拉出来七八双拖鞋,找了只红色的,扯掉商标,换掉高跟鞋,笑道,“这不用你管了,这点小事,我一个人就行。”

    拎着一个水桶,同齐悦一起去拖把槽去接水。

    “是啊,我们俩就能忙完。”高思琪没有跟在齐悦身后,而是先拿去清洗了热水壶,清洗干净后,灌满水,插上电,开始烧开水。

    跟在李览两天后,她已把李览的习惯摸了八九不离十。

    她现在越发少话了,今天李览的行动,给她的思想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她知道李览有钱,可是没有想到李览这么有钱。

    在她们那种小城,有百万身家就是有钱的富豪了。

    她的预估中,李览这种家庭,起码也有千万的。

    千万算富豪?

    来到浦江,稍微有了见识,她才明白,千万富豪在这里太稀松平常不过。

    在老家拒绝财大气粗的老头子,她拒绝的毫不犹豫,可是这里却是年少多金的翩翩公子....

    遇到开豪车主动搭讪的,她承认,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失去了抵抗力。

    放不开李览这里,她说不清是因为脸面还是因为感情。

    总之,心下,还是有点小后悔的。

    但是,今天,李览的这个阵仗,让她觉得,自己是小看人了。‘’

    李览一个人随便就花了近千万。

    李览把车上的东西搬完后,就把车子挪到了另一边,好不至于占道。

    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翻拾袋子里的东西,一一做了归置。

    他发现一个袋子里居然装有肉和蔬菜,刚抬起头,就迎上了齐悦的目光。

    齐悦一面擦桌子,一面道,“不能大晚上的,还跑那么远的地方找吃的吧?你放心吧,肉坏不了,我已经给相熟的电器店打了电话,他们立马就送冰箱过来,现在估计正在路上。”

    李览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