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67、谈妥

    李览道,“人拥有社会属性,你的苦恼也是大部分人的苦恼。”

    即使是他自己,有钱又能怎么样,他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他老子第一个不同意,老娘第二个不同意。

    高思琪道,“我在刻意接近你,你能猜得到?会不会觉得我很讨厌,很做作,很有心计?”

    李览点起来一根烟,烟圈吐在腿上,又飘起来散开,他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静等她的下文。

    高思琪喝完杯底的酒道,“我没本事,又没什么学历,从小到大,别人夸赞我最多的就是漂亮,我走在马路上,十个男人,至少有九个半回头的,莫名其妙的,长的好看就成了我的资本,你说这是好事,还是笑话。”

    她说的非常的自信,随即昂着头看着李览。

    李览笑笑,不置可否。

    “你真的很漂亮,跟你说实话,要是你在马路上,我们是偶然相遇,我也会多看你几眼。”

    高思琪道,“真的?不会骗我?如果你肯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我自然不会急着说这番话,显得我挺下贱的,是个男人我就肯掏心掏肺,但是,你要走了,你一走,我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几句话,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似得,她的额头隐隐多了不少的汗,原本端坐着椅子上的身子也全部把重力压到了后椅靠上。

    李览两只手叠在一起,问,“我能帮得上了你什么吗?”

    以往潘均、庞宇等人轻描淡写说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只以为是吹牛,现在真让他给碰上了,他反而觉得是悲哀。

    高思琪道,“方士强我知道他,很厉害的一个人,虽然你们是亲戚,可是我没见过他待别的亲戚是这样的,我就知道,你也肯定很厉害的,不然他不会对你这么客气。”

    昨天她老子的口中,也才知道,李览的母亲捐建了本县的教学楼,花了上亿,对李览的认识又上了一层。

    李览道,“所以呢?”

    “你还不明白吗?”高思琪反问。

    李览认真的道,“从小,我受到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告诉我,人是平等的,包括现在,我确确实实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只是因为我的家庭情况比你好一点,而让你产生我比你高一等的错觉,我只能说我很抱歉,非常的抱歉。”

    与朋友的交往中,与同学的相处中,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的不注意而伤害到别人敏感的自尊,他的家庭太特殊了。

    历来,他是能低调就低调,好使别人不因家庭的落差而产生隔阂,要不然他真的很难有真正的友谊。

    高思琪道,“你很奇怪的一个人。”

    李览问,“我又哪里奇怪了?”

    高思琪道,“这里是小地方,可是不乏有钱人,从我上班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有人要给我买车、买房,让我不要上班,来养着我。

    对我来说,这些自然都是肥猪拱庙门,十分好的运气,也是未来的出路了。

    可是我总算不笨,有些事情我还是懂的,人呢,特别是男人,都是贱骨头。

    要是肯捧我,还没到手的时候,他们自然是千依百顺,说啥就是啥,天上的月亮说不准都要给摘。可一旦到手了,我就是孙子了,我反而得好好的哄着他,高兴了呢,带我出去耍耍,吃吃喝喝,好不开心。

    哄得不好呢,他这会开始有男人尊严了,自然是一脚把我踹的远远的,到时候掉烂泥地里,掉茅坑,都不会有人管我了,那样才叫没地方哭,倒霉是一辈子的。

    所以,我不会拿一辈子开玩笑的,他们给我什我都不会要的。”

    李览终于忍不住高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个很聪明很聪明的姑娘。”

    高思琪道,“你为什么不真诚呢,没事的,你可以实话实说,我是待价而沽。他们凭什么给我东西,给我钱呢,我有什么值得呢?

    你聪明人,该明白的?

    我能回报什么呢,所以既然回报不起,我就索性不要了。”

    李览听见这样直白的话,有点坐立不安,笑着问,“你还吃吗?”

    高思琪道,“我们再喝一瓶吧。”

    李览冲服务员招了招手,又接过来两瓶啤酒,一人面前放了一瓶,倒满酒端起来道,“你不算多喝吧?喝酒不用和我比,我大概是能喝一点的。”

    高思琪一饮而尽,空空杯底,笑道,“那你也不能小瞧我,我最高的时候,还是能喝上十来瓶呢,这几瓶酒算得了什么,没事,喝吧,喝完了就休息。”

    李览道,“巾帼英雄,反正你们这边的女人,很少有不能喝酒的。”

    比如他老娘的酒量,他爷俩加一块都不是个,他老子一直说这是老李家的耻辱。

    高思琪低声道,“我不奢望能做你女朋友的。”

    李览脸色绯红,不知道是酒顶的,还是羞的。笑道,“真的,我觉得我们说的有点乱,得好好捋捋。其实呢,我算是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找出路是吧?

    你是要做生意,还是要找工作,我这边都能帮得上忙。”

    看着李览的脸色,高思琪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那么,做生意怎么说,这个是要本钱的,而且,我从来没有做过生意,找工作呢,我又没能力,没学历,资本恐怕有点不够。”

    李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笑道,“做生意呢,并没有你想的复杂,本钱我可以借你,赔钱的经验多了,自然会找到赚钱的路子。找工作的话,依你的外形条件是够做模特的,就是学历上差了些许,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想给你找一家学校,进去学学形体,三五年后出道。”

    高思琪道,“你没听张爱玲说过吗,出名要趁早。”

    李览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工作了?”

    高思琪大着胆子道,“如果有第三条,我愿意走第三条路子。”

    李览道,“我家的情况,比你想象中的复杂,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吗?”

    高思琪道,“你放心吧,我是个很知趣的人。”

    李览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去首都或者浦江,随便你喽,反正都可以。”

    高思琪肯定的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行。”李览点点头。

    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轻易给一个人承诺,他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但绝对不是什么烂好人,性格上甚至还有点冷淡。

    能简单的事情,向来不给自己找麻烦,现在,他却给自己找了麻烦。

    他从皮夹里掏出来一叠钱,数也没数,就放到了她的面前,这一次,她一点儿也没有拒绝,只是道了一声谢,就装进了口袋里。

    在县里又接着胡混了两日,李览就跟着舅舅一起买了两刀纸,去了姥姥的坟头。

    何家的祖坟地原本是种水稻,后来慢慢改成了种土豆,大片的土豆花恣意盛开,黄的、白的、紫的,层层叠叠,一望无际。

    两个孤零零的土包就夹在花中,上面长着稀稀疏疏的杂草和两颗柏树,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方连同拿着镰刀把坟头上面的杂草给割了,然后笑着道,“山个月才用铁锹给铲过一遍,长的太快了。”

    何龙往坟头上剖了两锹土,把坟头往高往圆了堆,然后道,“这玩意怎么可能清理的干净,这么样就行,只要人能进的来。”

    方连同道,“家里的这点事,你可放心吧,我也就还能有这点用处。”

    李览在每个坟头上放了一堆纸钱,待纸堆着后,绕着纸堆撒了一圈啤酒。

    何龙领着他,何安稳、还有方全等兄弟几个,在坟头底下切切实实的磕足了响头。

    在方家又接着盘桓了两日之后,舅甥俩原路返京。

    一出机场,就看到了戴着墨镜站在出口的何虎。

    何虎先接过他老子的行李,却被何龙拿话顶道,“不知道给你老弟拎啊。”

    李览不等何虎手伸过来,就拒绝道,“不用了,这么几步路。”

    何龙问,“你一个人来的?”

    何虎道,“他们都在家做饭呢,不是一个人要怎么样。”

    何龙道,“那有个屁用。”

    他来机场的时候是自己开车的,现在车子还在停车场呢。

    李夺了何龙手里的车钥匙,笑道,“我下去开车,你们先走。”

    何虎道,“我车子也在底下,刚好都一起下去。”

    下了地下车库,先找到了他的车子,然后车钥匙就被他老子夺了过去。

    何龙道,“这车我开,你去跟你弟一起。”

    何虎把他老子的行李塞进车里,就跟着李览一起走了。

    何龙停在地下车库的车子已经布满灰尘,李览注入玻水,清洗干净挡风才把车子启动开。

    何虎坐在副驾驶位上付停车费,不等岗亭找零,就大手一挥,招呼李览直接走。

    李览调侃道,“哥啊,你现在是越来越财大气粗了。”

    何虎道,“只有吃过苦,才会明白有钱的乐趣。”

    李览道,“你也就比我大七八岁,说的这么可怜巴巴的干嘛?不晓得的,以为小时候我舅虐待你呢。”

    何虎道,“就比你大七八岁,我就比你多记得好多事。那会还在乡下种地,我记得清楚,偷拿了家里五分钱,被勾树条好一顿抽,要不是奶拦着,好家伙,你现在指不定就没机会喊我哥了。”

    李览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用在你身上算是贴切了。”

    李家的事情他了解的不多,但是何家的事情却是知道的不少,盖因自小跟着姥姥长大。

    何家与人有恩,与谁家有仇,事无巨细,老太太都会在那面前念叨,今天说一点,明天说一丢,反正该知道的,他都是知道了。

    他老娘上学的时候,每个月都会把自己的生活补助寄到老家,毕竟杯水车薪,他舅舅家的俩孩子,表姐何娟经常生病,一去医院,七块八块就没了。

    真正的生活改善,还是因他老娘和他老子成了亲。

    何虎道,“你小子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能噎死人。谁心里不明白,就我老子那性格,是吃苦就能熬出头的吗?

    我呢,是更不用指望,什么读书改变命运,现在大学生是前门进后门出,比狗还多,我又能算个屁。读书唯一能改变的就是,我不需要再种田了。”

    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他们老何家要是没有他姑姑,他们家将会沦落到什么地步。

    两个人说笑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家门口。

    何龙早先一部已经到了,帮着李览提下包,笑问,“我可比你俩早到十分钟。”

    李览道,“我俩没走机场高速。”

    何芳把他赶进屋子道,“去洗个澡,身上都是一股馊味。”

    李览应好,进屋洗完出来,发现他堂姑李燕、堂叔李阔等人都在。

    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

    他喝了一顿酒,一直迷迷糊糊地睡到下晚五点多钟。

    起来的时候,何芳正在门口剥豆子。

    李览诧异的问,“今天下班这么早?”

    一年四季,风雨无阻,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老娘都会准时去学校上班,俨然很负责任的。

    何芳道,“这一毕业就傻愣连日期也不记了。”

    “哦,抱歉,今天是休息日。”李览恍然大悟。

    “抱歉个鬼哦,跟我都不能好好说话了?”何芳白了儿子一眼。

    李览道,“客气了呢,你说我不会说话,不客气吧,你又准说我不会孝顺你,得,怎么都是我不是了。”

    何芳打趣道,“儿子,记住了,我是你亲妈,我誓死捍卫你抗辩的权利,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给你这项权利,比如将来谈对象了,该让着一点就让着一点的。”

    李览笑道,“那我要是没自己主意,我不就成二傻子了嘛,你忍心让你儿子,亲儿子受委屈?”

    何芳瘪瘪嘴,“你爸傻吗?”

    李和把嘴里茶叶沫子往地上吐出了老远,刚落地,就被大公鸡给啄走了,他清清嗓子道,“凡是你妈说的都是对的,凡是你妈说的就是要坚决拥护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李览受不了老俩口耍宝,干脆带着家里的狗往后山去了。

    在家没消停两天,他老娘居上破天荒的特意请假一天,没去学校,而是专程带着他去商场,给他买了一大堆的衣服,只为了让他显得成熟稳重一点。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终究逃不脱相亲的命运。

    “看我干嘛?”李和抱着茶杯,笑着道,“处的来就处,处不来就拉倒,又没人强按你头。”

    “喂,李老二会说话不会说?不会说就别说。”何芳不愿意听任何动摇军心的话,转过头安抚李览道,“你放心,妈能坑你吗?

    刘柏那丫头出落的真水灵,而且又是知书达理的,挺上进一个丫头,你洪阿姨自小也喜欢你,是不是?”

    知书达理?

    李览苦笑,他自小就认识刘柏,那丫头什么性子,他不可能不了解,古灵精怪,人前人后,完全是两副样子!

    他觉得他老娘受蒙蔽的概率很大,他压根不信,出国留学几年就能把性子给改了?

    简直天方夜谭。

    刘波家的房子是原来的单位分房,前是著名商业街,后背靠什刹海,算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位置了,但是这一片的居住环境就完全不敢让人恭维了。

    出于文化保护的目的,这一片连片瓦都没有拆过,路很窄,连一辆车都通行不了,两旁是老旧胡同,大多是做生意用的,有饭馆、有商店。

    没进胡同前,李和一家人就把汽车弃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穿梭在胡同里。

    刘家进门有一个过道,潮湿阴暗不见光,墙缝满是青苔,过道两边两扇门,住着两户人家,李和不确定是哪一家了,干脆让开位置,让何芳敲门。

    何芳手还没挨到门,门就自动开了,一个女孩子惊喜的道,“何姨,李叔叔,你们来了,快请进,我就听见声音像是你们,果真对了。”

    拉开门,让开位置,冲屋里喊,“爸,妈,你们看谁来了。”

    何芳指着李览问,“刘柏,你还记得谁吧?”

    “老弟,快进来。”刘柏笑着招呼道。

    李览眼角一抽,跟着老娘身后进了屋。

    刘波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手拿着一个苹果,腆着肚子坐在沙发上,对何芳笑着点了点头,至于李老二,只是扫了一眼,然后高声道,“该来的来,不该的也来。”

    李和本来不打算换拖鞋的,但是看到瞪眼的媳妇,脖子一耷拉,还是换上了。

    进门就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嘛,赶紧换个房子,要是缺钱吱一声,三百几十万的,我还是拿的出来的。”

    刘波呸的一口,往垃圾桶里吐了果皮,冷哼道,“老子还不想担个受贿的名头,你李老二我可是惹不起。”

    李和要还嘴,何芳赶忙打断,“你俩货有完没完了,赶紧给我闭嘴,我可受不了。”

    “对,你俩要是吵嘴到外面去。”刘波的老婆洪辛也跟着道,“你俩上辈子肯定是仇人,要不然这现在还掐个什么劲,求求你了,可消停一点吧。”

    刘波对着李老二蔑视的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热情的拉着李览坐到沙发上,笑道,“乖乖,我好久没见着你了,中午咱爷俩要好好喝一顿。

    咱们可不学某些人,年纪不大,落到了烟不能抽,酒不能喝的地步了。”

    这话是针对李老二的,李览倒是不晓得怎么接了,只是干笑道,“刘叔,你说怎么都行。”

    刘波拍拍他肩膀,“这话有底气,我喜欢。”

    刘柏端着一杯茶过来,笑道,“李叔叔,是用你的茶壶续水,还是给你另外倒一杯?”

    李和把茶壶递过去,“麻烦闺女了,水七成热就行,不用倒满。”

    刘柏把手里泡好的茶递给了李览,“小老弟,你别客气,喝茶。”

    然后拿着李和的茶壶去了厨房,看到何芳在帮老娘忙,就笑道,“何姨,你歇着,我给你泡杯茶,不用你忙的。”

    何芳把锅里的鱼给起了,然后道,“在家里也是常伺候那俩大爷的,没事的,我跟你妈说两句话。”

    她见刘柏要往茶壶里直接倒开水,急忙拦住道,“我来弄吧,你小心给烫着手。”

    刘柏笑把手里的茶叶袋打开道,“何姨,你可不用这么含蓄。你看看放多少茶叶?”

    “来的时候才泡过一壶,不用换。”何芳把茶壶的凉茶倒干净,只留下茶叶底子,再提着水壶往茶壶里缓缓的注入水,倒一点,停一会,如此反复,“你叔什么都好,就是喝茶的事多,不然压根就不喝。”

    洪辛道,“哪个男人能没点爱好,你老子这些年就是喜欢集邮,你问问他,早些年的钱要是省下来,是不是够买一套大房了,全给嚯嚯了。”

    何芳道,“你们家老刘的邮票不是还有升值空间吗?听说刘柏留学的学费不够,还卖了两套呢?”

    洪辛道,“那还是逼着没办法才卖的。”

    “我爸就那点爱好,你可别逮着就说了。”刘柏吐吐舌头,抱着李和的茶壶去了客厅,放到了客厅,“李叔,你注意着点,有点热呢。”

    “谢谢大闺女,勤快人。”李和笑着接了,“不像某些人啊,鼓着那么大的肚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简直和废人没两样了。”

    刘柏笑道,“李叔,我爸也没你说的那么糟糕,刚刚游过长江,马上还要参加马拉松长跑呢。”

    李和道,“最后带个随行医生,出了差子可不好玩了。”

    刘柏道,“李叔,你放心吧,我爸刚做过体检,没三高,血脂、心肝脾肺肾,全妥妥的。”

    李和心里暗暗的叹口气,这就是儿子和闺女的差别啊!

    他闺女要是在这里,那必定是要维护他的!

    结果呢,儿子熊!

    居然能眼睁睁的看着亲爹被人挤兑!

    洪辛和何芳开始往桌子上端菜,李览和刘柏起身去帮忙。

    李览问,“叔,咱俩喝啤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