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66、不讨厌的人

    高思琪弱弱的话道,“我先下去,你等会可以吗?”

    李览点点头,笑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我在这里等着你。”

    “谢谢。”高思琪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我爸妈还不知道我在那里上班,麻烦你”

    李览不等她说完,就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说话的,你大可放心。

    “在那边上班还不到一个星期,之前是在旁边的饭店做服务员的,只是老板太恶心人,之后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就到浴场上班了。”高思琪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

    李览笑道,“难怪呢,我还想呢,大家是不是喜欢花钱找罪受。”

    “对不住。”虽然对方是在变相的损她按摩的手法不好,但是高思琪不以为意,只是尴尬的笑笑,推开车门下了车,“我也是暂时没办法,那里工资比较高,先在那里应付一阶段。”

    一个妇女手里提着水管从菜棚里面出来,诧异的看了一眼门口的车,问高思琪,“你怎么回来的?拦的黑车?”

    高思琪拢了拢鬓角,笑道,“让朋友开车送的,你身体不好,爸呢,让他浇园子就是了,你别乱动了,别小问题又折腾出大问题。”

    她老娘面色发暗,血气不足,把水管往水缸里一扔,高思琪抢先一步去关上了墙上的电机开关。

    “没见过真有累死的,人不活动开,得了懒病才会死。”她又往李览的方向张望了一下,低声道,“别逮着些不三不四的就往家里带,可自己长点心眼吧。”

    高思琪讪笑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就是普通朋友,刚好他有车,咱们去医院也方便一点,你别管这些,赶紧拿上东西,我们马上就走。”

    她老娘道,“哦,对了,你弟这个月生活费寄过去没有?只能你多辛苦一点,好在就这两年,等他毕业了,就不用这么辛苦,谁让我现在也生着病呢,你老子暂时指望不上。”

    高思琪道,“先给转了三百,回头我领了工资再给他再打钱,,他只要用功比什么都强,你要不要进屋换件衣服,现在就走,等会医院人多,又要排队。”

    “现在物价这么高,三百够什么呢?”她拧起来眉头。

    “寻思你等会去医院要花钱,就留了一点钱,”高思琪安慰道,“复查做完看看还有剩余没有,我再给转一点。”

    她老娘道,“你弟弟读书也费脑子,不比你轻松,你也担待一点。医院九点多才开门呢,不着急,你先让那个开车的小伙下来喝碗稀饭,不着急这一会。”

    说完就撩开门前的卷帘,哼唧哼唧的进屋了。

    高思琪回过头朝李览过去,拉开他的车门,“进来再喝点稀饭?”

    李览摇头,“我大饼子吃了四个,肚子没留下那么大的空,你要是饿的话,你就吃吧,我不吃了。”

    从车上下来,先让给她一根烟,见她不接,就给自己点着,四处瞭望,跟大多数农村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稀奇,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

    高思琪看到车上有水杯,就问,“杯子是你的吗?我给你添点水。”

    李览道,“车子是我一个堂舅的,杯子也是他的,你忙自己的,我不渴。”

    高思琪见他靠在车上不动,接着问,“那要不进屋里坐吧,我给你找个水杯。”

    李览笑道,“谢谢,外面太阳挺好,你进屋收拾一下,我在这等你。”

    他喝水必定是要茶叶的,这点和他老一模一样,如果没有茶叶,除非渴急了,要不然碰都不会碰杯子。

    不远处传来一阵狗吠,大概是闻着了他这个生人的味道,从车屁股后面一下子窜出来,高思琪立马站到李览跟前,对着那条龇牙咧嘴的大黑狗叫唤了两嗓子。

    大黑狗吐着舌头,开始围着她转。

    高思琪道,“不好意思,这狗瞎叫唤,不咬人的。”

    “这车谁的?”还没看到人,声音已经从外面传进来,是一个响亮的男人的声音。

    男人从车屁股后面走过来,五十来岁,中等个子,深陷的脸颊和乌黑的眉毛都随着他的粗粝的嗓门上下起伏。

    甩掉脚上的胶鞋,把肩上的铁锹竖在下巴底下,两只手按着,上下打量了一番李览。

    高思琪赶忙做了介绍道,“这是我朋友。”

    这会,她才尴尬的想到,她居然不知道李览的名字。

    所以,‘朋友’两个字到最后咬的太轻,几不可闻。

    李览朝着男人伸出手,“你好叔叔,我叫李览。”

    “家哪里的?”男人警惕的问。

    李览道,“皖北的。”

    男人道,“南方的啊。”

    对他们来说,出了关的地界都属于南方。

    李览道,“是的。”

    男人接着问,“家里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让李览有点犯难,回答做生意的,好像有点敷衍人,要是具体的,他也回答不上来,盖因他老子的做的产业太多太杂,说不上哪个是主业。

    因此便道,“主要是做废品行业的。”

    男人又瞅了瞅车牌,抬起头问,“这车牌好熟悉?好像是何大眼珠子的车子?”

    “你说的是何安稳?”李览记得他堂舅是有一个‘大眼珠子’的外号。

    男人道,“是他,能开上他车子,你们什么关系啊?”

    李览道,“他是我堂舅。”

    “堂舅?”男人挠头,自己嘀咕了一番,然后接着问,“你娘叫啥啊?”

    高思琪赶忙打断道,“爸,你这是调查户口还是怎么的?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男人不再纠缠这些,只是问,“你们哪里认识的?”

    “他在我们酒店吃饭,刚好认识,看到我拦不到出租车,就热心送我一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高思琪急忙抢过话。

    男人道,“那真是热心的很。方连同跟你家什么关系啊?”

    李览想了一想,倒是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那是我姑爹,方全和方力是我表叔。”

    “哦,我就说呢。”男人恍然大悟,“何安稳是老大,只有俩兄弟,你老娘是不是叫何芳?”

    李览想不到对方这么曲折迂回,还是把他家底给套出来了,就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高思琪好奇的问,“爸,你都认识啊?”

    男人高兴地道,“说起来,还是高中同学呢。咱们县里走出去的本来就不多,恰恰他老娘就是最厉害的一个,县一中的新盖的三栋楼就是她捐的,其中一栋楼还是我包的工呢。”

    高思琪向李览投去一瞥。

    她老娘拎着一个医院的装CT的塑料袋从屋里出来,她迎上去,给接过来自己拿着。

    她老子问,“这是去干嘛?”

    高思琪道,“医生说需要定期复查的。”

    她老子道,“那等着,我陪你们一起去。”

    在高思琪诧异的眼神中,她老子回屋刮了胡子,换了一身新衣服,套上了擦的蹭亮的皮鞋。

    “傻愣着干嘛,上车走啊。”他催促闺女。

    “哦。”高思琪正要坐副驾驶位,发现她老子已经抢先上了,只能和老娘一起坐后排,向李览投去抱歉的神色。

    李览在狭窄的院子里掉转车头,费了一番功夫之后,才把车开出了院子。

    高思琪老子坐在副驾驶位上,身子不肯老实,拉下车窗玻璃,笑道,“12缸的,想当年我就差点买一辆了,可惜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李览笑了,论围棋,他是专业的。

    棋差一招,未必就输。

    他没法在这种专业的问题上和业余人士一争长短,笑问,“高叔叔以前是做工程的?”

    “说也不远,几年前我不说多,手里百十万是有的,咱们县里的不少楼是我盖的。”高思琪的老子叫高嘉豪,原本只是个林场工人,市场经济的风吹到他们这种边陲小城有点晚,不过好在他赶上了,从小包工头做起,在乡下给人搭房子,积累起来了第一桶金,后来越发做大,开始承包商业工程。

    只是站在高处还没,就戛然落地,摔的很痛很惨。

    李览道,“时也命也,运气还是说不准的。”

    高嘉豪道,“你这话我喜欢听,有时候人的本事是一方面,主要还是要看运气的,就是这几年运气太背,真是干啥都不济。想当年啊,我还是风光的,哪里是像现在,人要没钱不如鬼,汤要无盐不如水。。”

    高思琪不好当面拆她老子的台,干脆转过头问李览,“你认识医院的路吧?”

    李览道,“放心吧,我认识的。”

    县城本来就不大,开车十分钟能全部兜完,所以很多路段根本不需要刻意记,只要分得清东南西北就可以。

    放在中控台的电话响了,他放低车速,看了一眼电话屏幕,是何安稳的。

    “舅,你们起来了啊。”

    何安稳道,“我问了服务台,说你一早开车出去了,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吧?有什么事尽管吱声。”

    李览道,“我就瞎打溜,你不急着用车吧?”

    何安稳道,“我车多的是,你尽管开着,中午有时间就回来吃饭。”

    “行,回头给你电话。”李览摁下关机键。

    一路行到医院门口,把车子停在门口,高思琪道,“谢谢你,麻烦你了,你有事就忙你的吧。”

    高嘉豪也跟着客气的道,“是啊,你们是大忙人,不能耽误你们的时间。”

    李览从车上下来,笑着道,“没事,你们先进去,我在外面等你们,反正也是没有事情做。”

    高思琪愣了愣,想不到李览居然这么和气,沉吟了一下道,“那你稍微等我们一会吗,进去拍个片子就行。”

    见他老子磨在门口不愿意走,干脆强行给拖拽走了。

    只剩下李览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站在医院门口。

    他想不明白,自己是图什么呢?

    高思琪一家人出来的很快,一个小时左右就出来了。

    李览把他们一家按照原路送回去,高嘉豪热情的留吃饭,他还是拒绝了。

    出门后,给何安稳打了电话,问清了位置所在。

    何安稳等人都在河边烤烧烤,树荫底下摆了两架烤炉,七八个人围着转,有带过来的羊肉,有河里捞上来的鱼,一应烤着。

    太阳高高升起,日光好像是直愣愣插下来的针,扎的人浑身发疼,他经不住热,下河游了一圈。

    上岸后,原本脱下来的衬衫,干脆又穿上了,省的等会脱一层皮。

    烤完后,众人又找了一艘船,烧烤、啤酒搬到了船上,一边吃喝,一边坐看两岸风光,热热闹闹的折腾了一整天。

    晚上,何龙在酒店请客,众人又喝了一个七荤八素,李览跟着喝了不少,没再回方家,而是径直在酒店睡的。

    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

    洗了一个澡,泡好一杯茶,站在阳台上,扒着栏杆,俯瞰小城高高低低的小楼,川路不息的行人和车辆。

    收到一条短信,居然是高思琪的,说是要请他吃饭。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

    约好时间,他掐着点就出了门。

    这次没有开车,走路过去,并不远。

    饭店的门脸不大,好在还算干净,高思琪见他进来,用纸巾把他桌位面前擦了又擦。

    李览笑道,“不用这么夸张,能凑合就行。你今天又起来这么早?”

    高思琪道,“昨晚上半夜去的,下半夜就回宿舍了,遇不到你这么好的客人,他们都喜欢动手动脚的。”

    李览道,“那就不做吧。”

    高思琪嘴角贴着茶杯,苦笑了一下,没再言语,把菜单推到了李览的面前。

    李览从来就不怎么会点菜,见对方执意让他点,干脆就随意写了两个菜。

    高思琪看看点了的菜,“这些菜真够硬的。”

    然后又按照菜单加了两个。

    “喝酒吗?”

    “你能喝吗?”李览问。

    高思琪点点头,“一人两瓶啤酒?”

    李览只从她身上闻到一股幽香,酥魂酥骨。还是镇定的道,“那就两瓶。”

    酒菜上来,她先给他倒了一杯,自己面前的杯子也倒满,然后举起道,“这一杯我先喝,算是向你道歉。”

    李览捂住她的杯口,笑问,“没头没脑的,向我道什么歉?你倒是说个理由啊。”

    高思琪道,“昨天我爸爸有点唐突了。”

    李览道,“叔叔很热情的一个人,咱们一起碰一杯吧。”

    两人一起喝完杯中酒。

    高思琪道,“你要回去了吗?”

    李览愣了愣神,“你怎么知道?”

    高思琪道,“那晚你和家里人通电话,我不是在一旁吗?”

    李览道,“大概还要等上五六天。”

    高思琪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端着杯子,笑问,“那我们以后还要机会见面吗?”

    李览道,“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怎么样都可以联系的,你有时间去首都玩,我也可以接待,给你做导游。”

    “真的?”她的眼中崩出亮光。

    李览道,“我是闲人一个,多的是时间。”

    眼前来说,他老子对他还没有多高的要求,所以,时间上没有拘束,行动上也没有管制,真正的逍遥人一个。

    高思琪道,“你们这些有钱公子哥的话我可以信吗?”

    李览道,“如果人可以简单的归类,然后加上标签,你自然可以不信我的。”

    他一直怀疑,晚上见到的高思琪,和白天完全不是一个人。

    高思琪举起杯子,“那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李览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夹起一块红烧肉。

    高思琪喝完后,深吸一口气,好像需要鼓足勇气才能开口似得。

    “我不是傻子,你是在应付我,也许是可怜我,也许是可以用来打发时间,”她顿了顿道,“我能感觉到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个好女孩?”

    李览很想绝情的回复,好与不好,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可没这么刻薄。

    “你多想了,我处朋友是这样,处的来的我就交,处不来的,我从来不搭理,你说的那些纯属多想。”

    高思琪咬咬牙,低声道,“我跟你说我没处过朋友,你信不信?”

    李览道,“这有什么不信的。”

    他自己也没处过朋友。

    高思琪看他这样子,不指望他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叹口气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在这种场合认识你,挺悲剧的是不是?”

    李览笑了,他再不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傻子了。

    举着杯子,先喝了,“我向你道歉。”

    高思琪笑问,“你又向我道什么歉?你不欠我的哦。”

    李览道,“你吃点菜吧,别光顾着说话。”

    高思琪把李览的杯子倒满,很是认真的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李览道,“这话更没头没脑了。”

    高思琪道,“你不觉得我在刻意接近你吗?”

    李览不知道是该夸赞她聪明,还是该欣赏她的实诚。

    刻意接近他的人很多,但是能成功不引起他讨厌的,只有眼前这一个。

    李览笑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高思琪道,“长大以后,似乎没有多少人会关心我是否快乐,所有的人都只看我有没有出息。我很讨厌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可爱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