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39、楚门的世界

    他理解父爱,崇拜父亲,信任父亲,但是父亲却不信任他,处处侵犯他的隐私,在窥探他,掌控他。

    他用着父亲控股的企鹅号、微博、微信,用着父亲投资的浏览器、购物网站,甚至使用的手机都是父亲公司生产的。

    他差点忘记了,他的手机号也是中国移动的,虽然中国移动经过历次融资重组,已经不属于父亲旗下,但是父亲还是属于第五大股东,是外部董事,在里面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他的周围都是间谍,都是密探,他等于赤身裸体向李老二直播。

    即使李老二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也难以接受。

    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然后就是一阵敲门声。

    他打开门,探出头,宿管正在和他一同剩下的一个同学聊天。

    宿管对他的同学黄义勇道,“你尽快搬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等你们走了,我们好打扫卫生的。”

    他只听见黄义勇道,“放心吧,我等会就走了。”

    宿管道,“那就好,我们也知道你们毕业生不容易,可这是学校要求的,我们也没办法,得按照学校规定来。”

    黄义勇点点头,“师傅,谢谢你,我东西收拾好就走。”

    宿管瞄了一眼探出脑袋的李览,转身下楼去了,并不如李览料想中的一样。

    李览以为宿管会和他做如同黄义勇一样的谈话,为什么没有呢?

    是了,他想起来,这个宿舍楼是他四姑捐的,他的学校就是四姑的母校。

    他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

    他处在包围中,心里乱糟糟的,以前考虑的更多是爱好与兴趣,现在却总在权衡哪一种痛苦程度更轻。

    黄义勇向他这边张望,他就走过去,丢过去一根烟,“等会就走?”

    “你以前不抽烟的啊,现在抽的这么频了。”黄义勇愣了愣。

    李览先给他点着,又给自己点着,笑道,“习惯了好了呗,抽起来还不赖。”

    “哟呵,硬紫?”黄义勇入口感觉不一样,才想起来看看烟的牌子,“班里估计舍得这么抽的没几个,一百来块吧?”

    李览道,“无所谓的,本来抽的就不多。”

    “我等会就走,怎么,要送我?”黄义勇问。

    李览道,“要是需要,当然可以送你,单位在哪里,远不远?做什么的。”

    他自己都奇怪,他突然间居然这么多话了,还一连串问了这么多的问题。

    黄义勇道,“石景山创意产业园那边,其实咱这种水平,前期去什么单位都一样,还不是都要照样实习,多做多学。

    我单位还行,有知名度,进去镀镀金,以后溜槽方便找下家。”

    李览道,“你倒是想得开,上次我不是记得听你说想回老家的吗?”

    黄义勇道,“想是这么想,但是不甘心,好不容易四年熬出来了,回去找不到对口工作,四年不是白读吗?

    所以啊,先在这边工作几年再说,混不出头再回家考个公务员去,万一混出头了,那就场面了。

    还是你们本地人舒服,家就在这边,三年五载不工作都没事,反正家里有地住,不用交房租,也不担心没得吃的,家里吃啥你跟着吃啥就行。”

    李览道,“谁能笑到最后才是真的,我相信我们班的同学将来都不会差的,叱咤江湖是早晚的事情,互联网行业会有我们一席之地的。”

    有一点他得承认,在高考上,他是占了便宜的。

    黄义勇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开始归整行李。

    李览在一旁帮忙,收拾好以后,又替他拎起两个编织袋,送他到校门口。

    出租车停下,李览往后备箱塞上行李,给他打点好一切。

    黄义勇道,“等我领了工资请你吃大餐,说好了,不准变。”

    李览道,“不必特意请,改天我去找你,撞上早饭就吃饭,撞上午饭就吃午饭。”

    黄义勇道,“那我吃大馍,就请你吃大馍?这太不像话了。”

    “走还是不走啊。”出租车司机不耐烦了。

    “走了。”黄义勇给了李览一个拥抱,转身就上了车。

    李览看着车渐行渐远。

    现在,整一层楼,只有他一个人了,夕阳最后一点余光,从门廊的的窗户间穿插而来,好像要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

    身后背着一个双肩包,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提着编织袋出了宿舍,宿管要给他帮忙,被他拒绝了,另一只手也改为提,就这样一摇一摆的下了楼。

    楼底下刚好有辆出租车,司机朝他招手,“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谢了。”李览不相信这是运气,要不然,从小到大,他的运气就未免太好了,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一点坎坷和困难,好不容易有点烦心事,还是来自父母。

    现在,他越发认为自己和《楚门的世界》里面的主角一样,一直生活在美好的虚假世界里,被设定,被限制,被禁锢而不自知。

    他倒不是矫情到非要去经历困苦,他只是想活的真实,那样人世才有意思。

    每个人都向往自由而不仅仅是安定。

    坚持在校门口等了半小时,拦上出租车回了家,站在家门口,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就开车过去接你了。”何芳帮着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笑着道,“你也是赶上时间了,要不然你回来只能捡菜底了。”

    “谢谢妈。”李览发现桌上都是他爱吃的菜。

    “怎么抽烟了?”李和正弓着腰拖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是嗅到了烟味。

    “嗯,抽得少。”拖把头推过来,他让了下位置,笑问,“最近还好?”

    他老子的性子他不能不了解,压根就没见他做过家务。

    “好的很呢,想拖地就拖地,想洗碗就洗碗,想做饭就做饭。”李老二大声的很,肚子起来的速度,超出了何芳的承认能力,减肥是必须的。

    鉴于他越来越不愿意动,何芳开始逼着他分摊家务,为了家庭的安定团结,他是不做也得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