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34、面试

    孙浩对着镜子又是摸头油,又是系领带,之后又坐在床上,把皮鞋上了鞋油,左擦一遍,又擦一遍,很是认真。

    李览歪在床上,忍不住问,“一个面试而已,用不着这么正式吧,大热天的,系个领带没必要吧?”

    宿舍里的每一个人都忙忙碌碌,只有他一个人清闲,让他很有负罪感。

    孙浩道,“我今天去中关村,应聘网易的前端开发工程师。”

    “笔试不是已经过了吗?”出于好奇,李和还和几个同学参加了校园招聘,做了好几个笔试,其中就有网易公司的。

    孙浩道,“笔试过了,还有面试的,大公司要是真有这么容易进就好了,有的还有一面、二面呢,要过三关斩六将,竞争激烈。”

    “那真是麻烦。”李览没有想过去工作的事情,自然就不知道找工作的流程,想了想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工作?”

    他从来没有利用过他老子的资源替自己谋过什么,但是看到四年同窗好友如此艰难,忍不住想帮一把。

    孙浩把擦好的鞋穿上,在地上咣咣跺了两脚,紧紧领带,昂着头道,“不跟你扯了,这次面试要是能过了,晚上请你吃饭。”

    李览道,“那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妈,你放心吧,我好着呢。”声音是从宿舍走廊外面传进来的。

    李览听出声音是白雪峰,只见他一面推门进来,一面聊着电话,“嗯,工作很简单,就是天天坐在电脑面前,不用受累,很轻松的,工资一个月三千多,对的。。。。对的,嗯,你跟爸在家注意点身体,别那么累。。。。

    我这不小了,不需要你们操心,什么?”

    他猛然抬高了嗓门,“又捡的谁家的地啊?别种那么多啊,你们忙不过来的。我结婚,结什么婚,连对象都没有,早着呢。

    我有本事我自己娶,没本事,就先这么着,你们啊,把自己过好了比什么都强。。。。。”

    孙浩捯饬好自己,就拎着装着简历和各种获奖证书的电脑包出了宿舍,临出门的时候,白雪峰冲他竖起一根大拇指,他笑着点点头,昂首挺胸的走了。

    白雪峰挂了电话,点着一根烟,长叹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李览道,“说的这么悲烈干嘛,不就是找个工作嘛,咱们计算机虽然不是双一流学科,可起码也是双一流大学的毕业生,我看网上新闻说起薪就有三千块了。再说,你这不是找到工作了嘛,5000块应该还可以吧?”

    他问的不是太确定。

    “谁说我找到工作了?”白雪峰道,“每个单位都让我等消息,结果现在一个消息都没有。”

    “那你刚才电话里。。。。”李览刚才听见了白雪峰的电话。

    白雪峰道,“我怕老人瞎操心,善意的谎言,我要是跟他们说现在工作没有,他们还不到着急死。

    想当年,老子考上大学,来首都上学,可是全村的骄傲啊。”

    “不至于啊?”李览疑惑了,“你应聘的哪个单位?”

    他们专业的学生,虽然不敢说水平有多高,可是做个程序猿还是绰绰有余的。

    “微软互联网研究院、完美世界。。。。大概五六家吧。”白雪峰说完又是长叹一口气。

    李览白了他一眼道,“那你还是去读研吧,博士毕业更好。”

    白雪峰脱了鞋子,盘着腿坐在桌上,继续道,“哎,工作不如意也就不如意吧,关键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有外系女生找来,结果真的是修电脑的,逼的老子自学修电脑,学校里学的那些什么计算机组成原理,数据结构,操作系统,计算机网络,算法,简直一点用处没有。现在修电脑的水平比我的专业课水平还要高。”

    李览大笑,“你愿意的,怪谁呢。”

    他同样会修电脑,不过却是被他老娘给逼的。

    他老娘一句‘学计算机的居然不会修电脑’差点让他暴走,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会出自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并且是从事高等教育的人的嘴里。

    不过,好在家里电脑的问题不复杂,他网上查查教程也就罢了,实在修不了,大不了就买一堆主板、硬盘、内存条,拆了电脑主机,挨个试着换上,总有能成功的时候。

    最怕的就是像他小叔李阔、小姑李燕这种文盲、半文盲,居然让他盗企鹅号,黑人家电脑。。。。

    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啊!

    白雪峰道,“老三失恋了,真应了那句话,毕业就是失恋啊。”

    李览道,“不能吧,上个月俩人还火热的很,给我们撒狗粮。”

    白雪峰道,“梁娅那娘们我都没看出来,居然那么能耐,出去实习了三个月,居然就敢看不起老三了。”

    李览问,“他现在人呢?”

    白雪峰看了看手机道,“现在这个点估计已经上火车了,他要回老家考公务员,从礼堂出来就走了,我也是刚刚给他打电话才知道的,估计伤心的很了。”

    李览道,“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

    白雪峰拍拍腿边入学时候发的绿色的帆布包,然后站起身伸个腰道,“我也得走了,有时间一起聚聚,喝点酒。”

    李览问,“你去哪里?”

    “唐家岭。”白雪峰把厚鼓鼓的帆布包扛在肩上,腾出一只手挥着道,“走了啊,回见。”

    “喂,”李览朝着他喊道,“缺钱记得给我打电话,给你算低利息。”

    他了解白雪峰的家庭状况。

    白雪峰是农村出来的,兄弟姐妹五个,他排行老三,父母给他上面两个哥哥盖房、安排结婚,耗尽了心力和积蓄。

    弟弟不争气,小偷小摸,更是让全家人陪着折腾,不少搭钱进去。

    最小的妹妹还在上高中,每个月再不花钱,也要五六百。

    这种家庭条件下,他不敢多奢求,大学以后,全部是自食其力。

    “老子是能缺钱的人嘛!”白雪峰头也没回。

    李览跟着他走到楼梯口,扒在栏杆上瞧着他慢慢地走下长长的楼梯,每个楼层的楼梯拐弯处就消失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又出现了。

    他越走越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