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7、旧相识

    手刚摸上口袋,身后的保镖就递上了烟,然后帮他点着。

    烟圈在他面前横了一会,终是散尽,九、十月份是首都天气最好的两个月,称为金秋是名副其实,没有雾也没有霾。

    唯一让他有不知足的是,天气慢慢转凉了,寒气能从地底蔓延到他的全身,对于他这种腿脚不灵便的家伙,日子不会太好过。

    烟抽完掐灭,扔进垃圾桶,拐过两道弯,往已经提前预定好的酒店去。

    李雯站在酒店门口东张西望,见到李爱军的身影出现,就急忙挥手喊,“爸,在这呢。”

    红灯刚灭,绿灯一闪出来,她就穿过马路,跑到了李爱军的身前扶着他。

    李爱军道,“我还没到瘫痪的地步呢,不用这么扶着。你妈来了没有?”

    继女对他有孝心,知道好歹,让他很开心。

    李雯道,“刚到一会,陪着他们聊天呢,就是她让我下来接你的,怕你不认识路。”

    李爱军问,“谭涛父母对你怎么样?要是不行,说什么咱也不同意,我闺女又不是嫁不出去,不受这个气。你记住了,不为自己,也得为我想想,你老子这辈子可没丢过脸。临老嫁闺女,本该喜气洋洋,扬眉吐气的,你别让老子碰一鼻头灰。”

    尤明月一直催闺女嫁人,李雯跟着烦躁,为此在家里还吵过架,李爱军担心李雯是受了逼迫才匆匆要结婚的,别多心以为他老李家容不下她。

    凭良心说,他一直拿她当亲闺女的。

    穿过马路,站在酒店的台阶底下,李雯挽着李爱军的胳膊,没有急着进去,她低着头,认真的道,“爸爸,谢谢你。”

    她进李家的时候,才刚刚上小学,她犹自记得他与妈妈领结婚证进门的那一天,她照往常喊了一声叔叔。

    谁知道他却大大咧咧的摸着她脑袋,笑哈哈的递过来一个大红包,大声的道,“傻妞儿,从现在开始,你得喊我爸爸了。”

    她脆生生的喊了一身爸爸,高兴地很,发自真心的觉得他配做他的爸爸。

    亲生父亲是一名货车司机,从小到大,她都是生活在他给她制造的恐惧中,喝完酒要打人,赌输钱了要打人,她就没见过他有心情正常的时候。

    母亲被他打的狠了,经常带着满身伤,抱着她流落在深夜的街头。

    后来,他出了车祸,母亲哭了,她却一点儿眼泪都没有,每每老家的亲戚给她电话让她给亲爹上坟的时候,她都是拒绝的,亲奶奶重男轻女,从她记事起,就是贱丫头、讨嫌鬼的骂着,她不会给好脸。

    但是继父总劝她说,那总归是你老子,去上刀纸不为过,她才勉强去的。

    母亲和继父组成了新的家庭,她有了弟弟,享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她真正意义上成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她总是很珍惜,她喜欢这个缺了一条腿,笑容满面的男人。

    李爱军道,“我是你老子,说这些话干嘛。反正啊,婚姻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看着办吧。不过,你妈要是不同意,你别牵扯到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当我什么都没说。”

    李雯道,“你这么说你良心不会痛吗?”

    李爱军笑道,“我从来就不会问我良心痛不痛,大概我良心不值钱吧。马克思同志可是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父女俩有说有笑,一路进了餐厅的包厢。

    李爱军刚进门,李雯的对象谭涛就迎过来,两边做了介绍,“这是我爸爸谭东,这是李叔叔,雯雯的爸爸。”

    谭东瘦高个,戴着眼镜,第一印象就感觉是个斯文人,他把李爱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伸出手道,“你好,李先生,赶紧坐。”

    李爱军同他握完手后,寒暄了几句,仰靠在软和的椅背上,笑着道,“谭教授,我们是第一次见吧?”

    他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察言观色自然是下了一番本事,瞧着对方的神色好像认识他似得。

    谭涛道,“喊我老谭就行,不瞒你说,咱们真有几分面熟。”

    “哦,听说你在华清任教?”李爱军见他点头,就笑道,“我以前在京大东校门摆过鞋摊,修鞋补鞋。”

    “哎呀。。”谭东慌忙的站起身,双手迎过来握着李爱军的手道,“我就说哪里见过呢,我说话你别见怪,我记得你的腿”

    李爱军大笑着撸起自己腿脚,露出来假肢问,“看看,这样对上了吧?”

    “抱歉,抱歉”好像揭了李爱军的短,谭东非常的不好意思,“不瞒你说,我也是京大毕业的,还在你摊子上补过鞋的,后来出国几年,回来就在华清任教了。”

    “冒昧问一句,你是哪一届的?”李爱军想着,会不会和李和沾点关系,万一谈的不妥,也得留点面子。

    谭东大笑道,“我是80级的,中文系毕业的。”

    “刘乙博你认识吗?”只要是李和圈子的,李爱军基本都认识的。

    谭东道,“虽然只比我大着三岁,可那是我老师,从本科到研究生,我都是跟着他的。”

    因这层关系,两家的关系倒是一时间近了不少。

    酒菜上来,一时间气氛融洽,尤明月和谭涛母亲刘素珍趁着男人在那闲叙喝酒,倒是你谦我让,互相攀谈了几句,女人是现实的,精明的,无非是打探些对方的家底。

    尤明月道,“你们都是知识分子家庭,我相信都是知书达理的,我们生意人,就有点市侩了,总盯着这柴米油盐酱醋茶,说多了,你们可不准生气。”

    闺女在家的时候,李家担着一切是应该,毕竟她嫁进了李家,但是,做人得有度,闺女眼前要出嫁,马上就是人家的人了,总不能结婚后还继续依仗李家吧?

    从她进李家门,李家就没给过她娘俩委屈受,已经替着养了这么多年的闺女,供到大学毕业不说,还送出国留学,从良心上来说,已经是很好了。

    虽然她手里也掌管着不少钱,可是归根结底是李家的,闺女结婚后,她打定注意不再补贴闺女的,李家不说,她也得有这个自觉,不能再没脸没皮。

    所以,她得看看对方的家庭,不能稀里糊涂的让闺女嫁,她要替闺女争取一切能争取的条件,起码婚后不会为身外之物操心。

    刘素珍道,“这是哪里的话,知识分子怎么了,也得穿衣吃饭,不然不得成活神仙了嘛,我们穷教书的虽然工资低一点,可我和他爸爸这些年还是攒了一套房子,你放心,孩子的新房就在附近,回头你可以去看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