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0、李秋红的消息

    这种饭店极其简陋,是夫妻店,没有服务员,招呼起来很是热情,把俩人面前的桌子擦的油光发亮。

    李沛启开啤酒,先丢给李览一瓶,再给自己启开一瓶,倒满,举杯道,“来,先干一个,咱哥俩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

    李览爽快的喝完,笑着问,“怎么愁眉苦脸的,堂堂的霸道总裁,怎么也得有点人生豪迈吧?”

    李沛笑着道,“嘿,你别说,以前看什么F4,F5之类的我觉得离谱,风流纨绔子弟我见的多了,也没有那号的,有几个人会喜欢那种沙雕女人,后来又看了几篇小说,更颠覆我三观,有这种总裁?

    又是冷酷,又是帅气,还霸道,我还好奇呢,这种公司怎么没有分分钟倒闭?

    全是扯嘛。

    现在才明白,电影电视剧的目的就是满足观众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感受。”

    他是有钱人,但是却厌烦许多有钱人身上的种油腻的优越感。

    李沛道,“你倒是挺多感慨。”

    “就是有事没事喜欢瞎寻思。”李沛把花生米往中间推了推,“没辙啊,现在压力挺大,一个不注意,就什么都跟不上了。”

    李览道,“果真是瞎寻思,你既然对生意上的事情感兴趣,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回家接老叔的班多好。”

    他是对生意不感兴趣,要不然肯定没有李沛的烦恼,既能满足父母的期望,又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李沛道,“我爸性格你还能不清楚?这暴躁脾气先不说,这控制欲就特别强,他要是有大姑父一半,我真没得话说,大姑父说让杨淮接班,就是杨淮接班,公司的事情就全给杨淮做主,他基本上就是不插手。

    你实话实说,我回家接班了,能有这待遇吗?

    他说不准还要指手画脚的,听他的吧,我不得意,不听他的吧,他肯定也是不高兴,爷俩关系更糟。

    公司要是做的比他好,那是他的功劳,毕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还得自夸虎父无犬子,要是做的不好呢,好嘛,那就是我的错,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败家子。

    你说吧,怎么做都不对,我屁颠屁颠的去接他的班,图个什么?

    我现在自己做,挺好的。”

    李览被他逗的乐了,笑道,“其实我也有这方面的忧虑,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说多了也烦心。”

    从内心来说,接班的话,真的是无所谓,像他母亲说的,做一个会下围棋的老板,耽误不了什么。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不愿意接班还是因为害怕,害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超越父亲。

    说好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呢?

    他害怕死在沙滩上的是他自己,毁了父亲的基业。

    李沛道,“其实你还好啊,大伯公司的结构合理,人事安排有条不紊,其实你真的接手了,基本上也就是甩手掌柜。”

    他老子就不行,事必躬亲,对公司是绝对掌控。

    李览同他杯碰杯,笑道,“别说那么多没用,你猜我昨天看到谁了?”

    “谁?”李沛好奇的问。

    李览问,“李爱军叔叔的妹妹,你还记得吧?”

    “李秋红?”

    李览点点头,“是她。”

    李秋红和他四姑处的好,在新加坡读书的时候,常来香港,李沛印象很深,因此道,“我记得后来她是跑到美国去了,好像还是跟着一个男的私奔的,李爱军叔还气的不得了,怎么会来香港呢?”

    李览道,“昨天在红磡站口见到的,我认出她了,穿着败了色的灰裙子,短头发,比以前瘦了一大圈,我盯着她看,她没认出我。

    就好奇的很,所以就偷偷跟在她后面,一路跟到深水涉,看到住处条件,明显不是太好,我还在想呢,这事是跟李叔说,还是跟四姑说。”

    李沛道,“跟四姑说有什么用,她现在忙得脚不沾地的,两个人以前处的再好,现在过去这么多年,这感情淡了。

    还是先跟大伯说,让大伯跟李叔说吧,至于他怎么处理,咱们不管了,反正咱们尽了义务。”

    两个人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钟,买了单,出了饭店,李沛的秘书已经等在车子旁边,李沛把车钥匙给他,让他开车。

    李沛把李览送到门口,连车都没下,掉头就走。

    李览站在门口,揉揉脸皮,清醒了一下。

    看到她奶奶正坐在门口发呆,就走过去道,“奶,你睡一会啊?”

    王玉兰道,“除了吃,就是睡,还能干嘛,再睡就是睡傻了。”

    在香港一些年,本就没多少朋友,她三两天就走完了。

    现在除了做做饭,洗洗衣服,其余时间就是无聊发呆,没牲口可养,没地可种,完全就是一个被社会边缘化的人。

    她只希望赶紧熬几天,好回家。

    李和看到李览喝的眼睛都红了,没多说什么,他年轻时候也是好酒的,简直是无酒不欢,说道,“上楼睡一会,起来刚好吃晚饭。”

    李览坐下来,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喝了一口,把遇到李秋红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他老子说了,“你看看,要不要跟李叔说。”

    李和道,“没事,你把地址发我手机里吧,回头我转给你李叔。”

    对于儿子能遇到李秋红,他也感觉很诧异,这个人基本上快从他的记忆中淡出了。

    让李览上楼休息后,他就迅速的拨通了李爱军的电话,而李爱军来的也比想象的快,当天晚上抵达香港。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李爱军怕打扰李和家人,没有去李家,而是在酒店安歇了下来,对特意赶过来的李和歉意的道,“真是不好意思了,大晚上的。”

    李和拍拍他肩膀,笑道,“多少年老朋友了,说这些话,多没意思,走吧,陪你喝两盅。”

    他发现了他头上的白头发,忍不住鼻头一酸。

    李爱军点头道,“好,不醉不归。”

    但是,实际上,两个人并没有喝多少,只喝了两瓶啤酒,李爱军就把李和撵走了,并拒绝了第二天陪同他去见李秋红的好意。

    李和没多强求,李爱军的家事,他这种外人不好多掺和,同他招呼几句,也就回家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