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6、门第高低

    杨淮听了这话,知他是多想了,继续拽着他道,“你这是什么胡话,我何曾找你要过钱了,全算我帮你的。”

    “哪里有这样平白无故帮我的?”伍泊雄显得比杨淮还着急,“我跟你说,我就一个妹子,你们这些有钱人,我惹不起,你放心,这钱真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杨淮摸摸他额头,笑道,“烧的不轻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哎,你别跟我开玩笑啊,”伍泊雄拍掉他的手,“你啊,高抬贵手,我们小门小户,可是玩不起!”

    当听说杨淮是万文集团的掌门人之后,他开始是震惊的,甚至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妹妹嫁了豪门,他没有一点儿欣喜。

    他胆战心惊的认为,这是因为自己少了人家的钱,妹妹以身还债呢!

    他自认是烂命一条,自己是无所谓,可不能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婚姻可是关系着她一辈子的,哪里能这么儿戏?

    “谁和你玩了?”杨淮认真的道,“雄哥,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能蒙你不成,我是诚心要娶你妹妹的。”

    “要不是看在认识的份上,我早就。。。。”伍泊雄恶狠狠的咬牙道,“拼着这条命不要,跟你同归于尽。”

    杨淮惊愕后,吓得赶忙拍拍胸脯,笑嘻嘻的道,“雄哥,我这小心脏可经不住你这么吓唬,呐,如果以后我待小君不好,你再收拾我好不好?

    请相信我行不行,我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伍泊雄半信半疑,嘟哝道,“你们这些有钱人的鬼话啊。”

    眼见老娘已经穿着一件藏青的裙子站在凉棚底下朝这边张望过来,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是不能当做住的,瞪了杨淮一眼,进屋换衣服去了。

    随意套了个衬衫,撸起来袖子,好像要干仗似得。

    伍泊君进门,又把袖子给他重新扯下来,挽了一道,然后道,“事关你妹妹我的终身大事,含糊不得。”

    伍泊雄气愤的道,“你真要嫁给那小王八蛋?”

    伍泊君纠正道,“以后就是你妹夫了,不要乱骂人,再这么说我就跟你恼了。”

    伍泊雄听见这话更气了,跺脚道,“你这还没进门呢,就帮上外人了?”

    “我帮你少了?”伍泊君把领带给他系上,“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不要让我难堪,ok?”

    伍泊雄支支吾吾的道,“可是。。。。你不会因为我才嫁给他吧,我的死活不需要你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必要这样子。”

    伍泊君急忙捂住他的嘴巴,朝着外面看看,然后低声道,“别让爸妈听见,他们俩身体都不好,非要把他们气死你才得意是吧?”

    伍泊雄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老妹啊,我全是为了你着想。”

    他还是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伍泊君认真的道,“如果真是为了我着想,我出嫁后,家里就全靠你了,答应我,不要再赌钱!”

    伍泊雄道,“只要你不跟那个小子走,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少人钱,慢慢还就是了。”

    伍泊君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承认我开始和他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可是越是深入了解,我越觉得他可靠,你说这么可靠又有钱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嫁?

    哥,我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你成熟一点,照顾好家里。”

    伍泊雄低着头,苦涩的道,“可是。。。。”

    伍泊君毫不犹豫的打断,“没什么可是,他这个人不坏,相信你老妹的眼光行不行?你应该高兴的,你老妹单身这么久,终于嫁出去了,是不是?”

    “嘿嘿。。。。”

    伍泊君摆摆手,“算了,比哭的还难看,我跟你说啊,不准再瞎寻思,要不然,我真跟你急眼。”

    对着镜子仔细打量了一遍,确认没有不得体的地方,就出了屋子,听见她爸爸在那嘀咕,“好好的白菜让猪拱了。”

    伍泊君噗呲笑着道,“爸,好了没有?我们走吧。”

    “走吧?”伍贤望向自己老婆。

    伍老太太点点头,上了杨淮拉开的那扇车门,接着伍贤上了车。

    伍泊雄因为体型过大,被伍泊君推到了前面的副驾驶位,她自己和父母坐在了后排。

    杨淮车子开的不快,但是距离不算远,还是很快的就到了地方。

    杨学文和李梅一看见车子进了院子,就第一时间从屋里出来迎接。

    杨学文对伍贤伸出手,“老哥,快请,快请,屋里坐。”

    那边李梅也拉着伍老太太进屋。

    李梅泡茶、削水果。

    伍老太太一面欠身,一面道,“谢谢。”

    手里的佛珠自始至终就没听过。

    李梅把饭菜端上桌,让伍贤和伍泊雄入座后,单独给伍老太太整了个小桌子,上面放了五六盘素菜,笑道,“大姐,做的不好,你别嫌弃,你放心,一点荤油都没有。”

    她倒是特意记住了老太太的忌讳。

    “麻烦了。”老太太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言语几句。

    饭丰盛,但是伍家的心思不在饭上,连酒都没有喝,简单的吃了两口,就算应付了一下。

    饭后,两家人分坐在沙发的两边,伍泊君亲自给大家端茶倒水。

    “老弟,你们这条件,没得挑。”这是伍贤开口的第一句话。

    李梅不懂粤语,只有杨学文在南方做生意多年,懂粤语,他接话道,“老哥,好不好不敢多说什么,就是敢保证,丫头进门了,吃不了苦,受不了委屈,只要俩孩子过得好,我们什么都认。”

    伍贤点点头,“论条件,我们是比你们差多,但是我们不差吃喝,人这一辈子有吃有喝,不少闲钱,还有什么多要求的?”

    杨家是有钱,但是他伍家不屑,今天他不是来高攀的,他闺女没有配不上杨家的道理!

    杨学文笑道,“哪里,哪里,老哥说笑了,说句难听话,就是我家徒四壁,天天喝啃馒头,俩孩子走到这地步了,我今天也得非厚着脸皮来求告你老哥。”

    他也亮明态度,两家不论门第高低,只谈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